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48朕委屈,朕想哭!


    在小太监的出卖下,月流萤很快就抓住了另外三个太监。

    一番拷问,他们回答的结果一致。

    指使他们这么做的,是皇后身边的锦荣大姑姑。

    目的和月流萤想的一样,让她和胖墩儿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再带人来抓奸。

    虽然月流萤在神农岛长大,门派里这种腌臜事情基本没有,可耐不住她有一个喜欢看话本的师侄。

    这位师侄搜集了很多话本,许多还是绝版。

    月流萤没事的时候就会去搜刮师侄的话本,里面写了很多人世间的情仇爱恨,下药这种事情,她就是从话本中看到的。

    不过,皇后真的有那么蠢吗?

    这个问题,月流萤不想去思考,这么头疼的事情应该交给皇上。

    啪!

    月流萤拉响了烟花。

    大白天,烟花在空中炸出漂亮的花朵。

    熊豹一看,口道“不好”,立刻飞身往烟花处跑去。

    紧跟在他后面的,是赤烈云煌和肖玉。

    难不成月流萤真的出事了?

    赤烈景捏了把汗,连忙带人呼啦啦地赶过去。

    之前他还觉得熊豹的行为太打脸,是多此一举,可现在月流萤要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就不但是被打脸,还会完蛋!

    赤烈景快步跟在赤烈云煌身后,他心里不断咒骂,到底是哪个蠢货,非要在今天搞事情。

    赤烈云煌对月流萤的重视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

    万一月流萤出事,今天真就没办法收场。

    等一群人赶到,月流萤正在一边嗑瓜子一边训赤烈云卿。

    熊豹到时,见大小姐没事,还有精力训五皇子,一颗心总算是放下。

    赤烈云煌虽然知道月流萤一定会平平安安,但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脚步才放缓。

    “父皇!”

    低着头乖乖挨训的赤烈云卿在见到赤烈景后,立刻不顾形象嚎啕大哭着,跌跌撞撞地冲进他怀里。

    他块头大,重量足,冲过去差点儿撞飞了赤烈景。

    等皇上好容易稳住身形,赤烈云卿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父皇,有人要害我啊!”

    什么?

    赤烈景心惊。

    “卿儿,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看到最心疼的儿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赤烈景连忙安抚他。

    “他们,还有她,他们卑鄙、无耻、下流、一肚子坏水,竟然要害我……”

    赤烈云卿满脸泪痕,结结巴巴地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可恶!

    赤烈景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动手之人何其恶毒啊!

    这不是要毁掉月流萤和赤烈云煌,这是要毁掉他的宝贝儿子,让赤烈云卿一辈子抬不起头啊!

    人都有偏心,赤烈景最在意的就是胖墩儿。

    虽然赤烈云卿很胖,没什么武学天分,但他是赤烈景从小养在身边,抱着长大的,别人怎么能比!

    “你们说的是真的?真的是锦荣命令你们这么做的?”

    赤烈景阴森森地盯着跪着的宫女和太监们。

    他倒是很想怀疑这是月流萤的阴谋,不过没等他做什么,月流萤手里的刀就已经贴在第一个太监的脸上。

    “心魔誓。”

    月流萤淡淡地说道。

    “我发誓,是皇后宫里的锦荣姑姑命我们把五皇子抬到这里……”

    见识过月流萤手段的太监,立刻立下心魔誓。

    这位姑奶奶真是太可怕了,他再也不想受到刚才那种折磨了。

    之后的太监宫女,一个个纷纷立下心魔誓。

    比起心魔誓的恐怖,月流萤带给他们的心灵创伤更大。

    五个人利索地立了心魔誓,直接打消了赤烈景的怀疑。

    “姜涛,把锦荣抓来。还有,把皇后给朕叫来!”

    赤烈景气得要疯了。

    当初他和陆灵湘的事情是皇室丑闻,即便有赤烈景压着,还是有人私底下议论。

    今天,居然有人要用这样的方式,祸害他的儿子。

    这是要让赤烈云卿陷入丑闻的漩涡中,成为抢走嫂子的恶棍,被天下人嗤笑啊!

    不管皇后要怎么对付赤烈云煌和月流萤,赤烈景都没有任何意见,可是她不该打赤烈云卿的主意,这是赤烈景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的。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此时,赤烈景对月流萤的感激不添加任何水分。

    幸好她发现端倪,否则他们真的被捉奸,到时候造成的恶劣影响简直不堪设想。

    赤烈云卿的一辈子都会被毁掉!

    “我不委屈。”

    月流萤把弄着手里的小刀。

    “我只希望皇上给我个公道!在宫里遭遇这种事情,足够恶心的我一年都吃不下饭。”

    “要不是我留心,说不定今天就中招了。”

    “我唯一的要求是,作恶者交给我亲手处理。我窝囊了这么多年,有些人还真把我当废柴,蹬鼻子上脸,赶着来欺负我了!”

    “今天不一刀一刀地片了她,我就不姓月!”

    很快,赤烈景就捕捉到了月流萤话语中透露的讯息。

    月流萤不是废物么?她是怎么制服四个太监加一个宫女的?

    “你的武功……”

    赤烈景打探地问道。

    见他又是紧张又是好奇,月流萤笑得很甜很甜。

    “说起来,还要感谢纳兰蓉和林雨桐。”

    “若不是她们处心积虑地要杀我,还把我丢进仙回湖,想淹死我,我又怎么会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经过生死劫,我的武功不但恢复了,还有很大的长进。”

    “等拿到大殿下的一百万,我再去求柳大师,买一颗洗髓元丹,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进步。”

    什么?!

    月流萤武功恢复了?!

    这个消息,让赤烈景心中是说不出的感觉。

    当初,赤烈景为她和赤烈云霄订下婚约,就是看中月流萤的天赋。

    要是知道她武功会有恢复的一天,他根本不会拆散这对姻缘,把月流萤指婚给赤烈云煌。

    现在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月流萤是武者,还拥有五万黑甲军的嫁妆,她若真是嫁给赤烈云煌,那岂不是强强联手,自己的皇位更加保不住了?!

    此时,赤烈景悔得肠子都清青了。

    千金难买早知道,他为什么就不能多一点点耐心,再等一段时间呢!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朕啊!

    朕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赤烈景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