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26阴云密布,迷雾重重


    按照赤烈云卿说的,这几天他都呆在宫里。

    也就是说,灵古族的蛊师,也在霓羽国的皇宫里!

    “怎么了?”

    见月流萤脸色这么吓人,赤烈云卿连忙乖乖坐好。

    小伙伴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怕!他是不是说错什么话?还是做错什么事了?胖墩儿有点儿怕怕。

    “把你来国医馆之后遇到的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情,吃的每一样东西,都给我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月流萤边说话,手中摸出了银针。

    “阿萤,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啊……”

    赤烈云卿还没说完,月流萤已经脱了他的上衣。

    啊!

    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袒胸露背的,赤烈云卿连忙伸手捂着胸前。

    他这个举动,倒是把月流萤气笑了。

    “你光屁股的样子我都见过,现在挡什么挡,难道我还会非礼你不成?!”

    月流萤扒开赤烈云卿的胖手,手中银针飞快地扎在他心脏周围。

    “快回答我的问题。”

    “哦——”

    赤烈云卿粉白的胖脸渐渐变红,脸颊红通通一团,像偷喝美酒还喝醉了的人一样,很是娇羞。

    “我回宫,先见了父皇……”

    胖墩缓缓说了起来。

    赤烈云煌见过的人很多,皇上、皇后、德妃、很多宫女太监……

    他陪皇上用过餐,在皇后那里吃了一些点心,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在德妃的宫里。

    至于吃的食物,都是宫里常见的,大家都吃了的。

    这下,月流萤的思路断了。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对赤烈云卿下蛊的人在宫里。

    既然如此,给赤烈云煌,令狐绝,还有月流萤下蛊的人,是不是也在宫里呢?

    当初灵古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在灭族后,灵古族的人到了霓羽国的皇宫?

    月流萤心中有很多谜团。

    不过当务之急,是控制蛊虫。

    蛊师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刺激了蛊虫,让赤烈云卿身体里的蛊虫大了一倍之多,快要危及他的生命。

    难不成蛊师发现有人在帮赤烈云卿解蛊?

    “你跟谁说过我给你治病的事情?”

    月流萤问道。

    “国医馆的事情我没跟任何人说,就连父皇和母妃都没有。”赤烈云卿连忙摇头,“没有你允许,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这下,月流萤更是奇怪。

    赤烈云卿没说,难不成对方是从他的食量上判断出来的?

    仔细想了之后,月流萤摇摇头。

    她只是暂时控制了蛊虫,只能阻止赤烈云卿继续吃更多,却并没有立刻改变他嗜吃的毛病和吃饭的分量。

    那么对方究竟是谁?又是如何发现问题生出警惕,并且加重报复的呢?

    月流萤找不到答案。

    既然搞不懂,那就只能往宫里走一遭了,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你父皇什么时候有空?我要进宫亲自见他,跟他说说你的情况,顺便敲诈他一笔。”

    见月流萤语气轻松了一些,赤烈云卿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父皇到处派人找你,他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就是你,连我母妃都排后面了。”

    赤烈云卿笑了起来。

    “只要你有时间,哪天都成。到时候你只管狮子大开口,我父皇一定不会拒绝的!”

    赤烈云卿的话,让月流萤想到那天姜涛拍下七品地丹时的苦逼模样。

    皇上这一次也是割了一大块肉啊!

    “七品地丹他是给你了吗?”

    月流萤捏着银针,慢慢地转动着。

    “没有。他找了太医分析你的药,琢磨着看能不能仿制出来,结果太医笨死了,把药给毁了。”

    “你不知道,我父皇那个气哟,当场就赏了那几个太医一人二十大板。”

    提到这事儿,赤烈云卿就觉得好笑。

    要是月流萤的药能够轻轻松松地分解,被人制造出来,那她还叫什么丹圣呢!

    见小伙伴这么笑话自己的父亲,月流萤觉得皇上也挺悲催的。

    不过,他想走捷径,盗版丹药,没想到白白丢了八百万。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活该!

    “那就明天或者是后天,我亲自去见一见你父皇。”

    结果没等月流萤先主动,姜涛带着圣旨来了。

    皇上宣赤烈云煌和月流萤明日进宫,参加宫里举办的荷花宴。

    以朝云公主的身份进宫赏花?虽然这道圣旨不在月流萤的意料中,但也不错。

    她也很想去会一会赤烈景这个皇帝!

    晚上,月流萤写了一些药单,让熊豹拿给柳媚儿,单子上都是给赤烈云卿治病需要的药材。

    赤烈云煌和令狐绝两人,人手多,人脉广,他们的药材自己可以找。

    赤烈云卿这一份,就只能麻烦复兴社了。

    等熊豹回来后,月流萤在紫竹苑找见了雷山那些老兵。

    “大小姐!”

    此时见到大小姐,老兵们心里对她的敬仰,如滔滔江水一般。

    今天亲自见到月流萤打脸西门金和豪气商会,他们心里那个痛快,比大热天吃了冰西瓜还要爽。

    自从月崇楼失踪,战王府就萧条了下来,特别是月流萤失踪,更是雪上加霜。

    现在月流萤能顶起大梁,让老兵们非常自豪,这才是王爷的女儿,才是我们战王府的大小姐。

    “我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见你们,不过熊叔已经把大家的心意转达告诉了我。”

    “谢谢你们对战王府的付出,也谢谢你们对我的认可。”

    月流萤语气亲切,笑容甜美。

    听她这么一说,雷山几个急了。

    “大小姐,您跟我们这些大老粗说这样客气的话,我们实在是承受不起。”

    “我等还要感谢大小姐给了我们新生,谢谢您!”

    八人同时行礼。

    “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月流萤摆了摆手。

    “我的计划,想必熊叔也跟你们说了。”

    “加建加固红木城,提升黑甲军的战斗力和装备,把他们亲人全部接到红木城,这三件事情是你们几个人的任务。”

    “金票和丹药我已经准备好,我希望你们能马上执行我的计划。”

    “钱的事情,只要有我在,就不用操心。”

    “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的红木城要无坚不摧,我的黑甲军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要忠心不二。”

    “谁敢背叛战王府背叛我,不给任何赎罪的机会,直接杀!家人连坐!”

    听了月流萤的话,雷山心尖颤了颤。

    熊豹说大小姐和以前不同,他之前没有体会。

    现在面对面,雷山终于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