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21如何证明我是我,这是个大难题


    “熊叔,把这个无耻的狂徒给我叉出去!”

    哈哈!

    熊豹差点儿笑死。

    小姐肯定是故意的!

    和熊豹相反,西门金快被气死了。

    他好歹是个人物,走哪儿别人都恭恭敬敬的,还是头一次遭遇这样被赶出门的事情。

    “老夫是豪气商会的七长老西门金!”

    西门金咬牙切齿地说道。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战王府,西海王就在府里,换个地方他早就一巴掌把月流萤拍地下去了。

    “西门金?没听过。”

    月流萤笑着摇头。

    “我只知道西门大主事,从没听他说过豪气商会有七长老,也没有见过你。”

    “之前,我和西门策约好今天还豪气商会五十万金,见不着他本人,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的。”

    噗——

    西门金快被气吐血。

    西门策被他害死,脑袋割下来送给柳大师当歉礼。

    这消息只是一小撮人知道,西门金总不会大张旗鼓地去宣扬。

    现在月流萤一口咬定不认识他,让西门策来,这叫西门金从哪儿把死了的人变活?

    她分明就是在找借口!

    “你们快告诉她,老夫是谁!”西门金指着旁边那二十个小债主,让他们给自己证明。

    “公主,他的确是豪气商会的长老……”

    “对啊,他是七长老没错……”

    小债主们看这架势,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善了,恨不得赶紧离开,一个个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可是,月流萤不会给他们这机会。

    “你们是一伙儿的,自然帮着他,我可不会相信你们。”

    “除非他能证明自己就是西门金长老,豪气商会的欠款由他来领取。否则,我只认西门策。”

    月流萤鼓着腮帮子,看上去就像个和人斗气的孩子,十分执拗。

    证明“我是我”,是西门金这么大年纪,遇到的最荒谬的事情。

    可偏偏月流萤咬定不松口,他怎么办?!

    西门金认定,小丫头定是没那么多钱还债,所以故意胡搅蛮缠来拖延时间。

    他自然不会中计!

    “老夫这里有豪气商会七长老印章。”

    西门金右手摸索腰间,刚准备取下来玉章,被月流萤喊停。

    “印章可以作假,也可以是偷的,这种哄人的把戏,只会骗小孩子。我已经成年了,不会那么轻易上当。”

    月流萤干脆坐下来,看样子是跟西门金杠上了。

    这特么明显是找茬!

    “那你想怎样?你是不是没钱还债,所以才对老夫百般刁难?”

    西门金怒了。

    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么羞辱,让西门金胸中怒火不断攀升。

    “我告诉你,你可是立了心魔誓的。要是不兑现誓言,后果你自己负责。”

    西门金怒不可遏。

    “老人家,这一点不需要你强调,我是月家人,自然说到做到。”

    “欠的钱我早就准备好了,可是我凭什么给你呢?”月流萤轻嗤一声,桃花眼挑衅地看着西门金。

    “你是谁啊?五十万金可不是小数目,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都不能证明你自己……”

    月流萤扭头,左手遮嘴,小声跟熊豹说道:

    “这个世上为什么有这么蠢的人?要证明‘我是我’,立个心魔誓就成了啊!”

    “他不肯立心魔誓,肯定是假扮的。熊叔,你说我们要不要把他捆起来,送给西门策?”

    “抓着一个假装七长老的骗子,西门策会不会很感谢我们?”

    虽然月流萤挡住了自己的嘴,说话还很小声,可这种小声场上的人都听到了。

    熊豹忍着笑,一本正经地看了看西门金。

    “大小姐,你说的没错。西门大主事不来,这事儿一定有蹊跷。我看——”

    熊豹还没说完,西门金举起手立下心魔誓。

    “我是豪气商会七长老西门金,掌管豪气商会驻霓羽国的一切事务,西门策也要听命于我。”

    誓成,金光没入西门金的眉心。

    “现在可以了吧?”

    老头目光阴冷。

    今日之耻,他一定要偿还!

    习武之人不可轻易立心魔誓,以免影响自己的心境。

    今天他居然为了这么点儿小事,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证明“我是我”,生生被逼着立了心魔誓。

    虽然誓言是真,不会对他的武道有影响,可西门金的老脸都丢尽了。

    此仇不报,若是传扬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哎呀,原来您真的是西门长老!”

    月流萤立刻站起来,脸上的笑容又天真又纯真。

    “真是久仰久仰!”

    “刚才多有得罪,实在是涉及到钱,我年纪小,没见过世面,不得不谨慎再谨慎。”

    “还请西门长老多多包涵,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啊……”

    久仰你妹——

    听到这么虚伪无耻的话,西门金很想杀人。

    既然都久仰了,为什么还不认识老夫,非要老夫用心魔誓力证?

    月崇楼是个耿直爽朗的人,怎么他生的丫头如此刁钻奸猾?

    西门金懒得和月流萤耍嘴皮子,今日之仇他一定会报,不过当务之急,是追债。

    “钱呢?”

    西门金伸出手。

    他现在只想看到五十万金票。

    要是月流萤拿不出来,他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七长老别急,请跟我来。”

    月流萤在前面领路,走到了战王府门口。

    见二人走了,那些小债主们连忙慌里慌张地跟在后面。

    他们一个个心里打着小鼓,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果然,到门口后,月流萤停下了。

    “月流萤,你这是什么意思?”西门金皱眉。

    他声音很大,引来了很多围观人群。

    今天是朝云公主还债的日子,十天凑齐一百万金,对老百姓们来说是天方夜谭。

    即便有几个债主死了,月流萤不需要还那么多,可是五十九万金也是很大的压力。

    毕竟,战王府的窘迫和穷酸,那天之后在西门策的宣扬下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所以今天很多人都偷偷躲在外面,等着看大戏。

    果然,在西门金开口说话后,路边冒出密密麻麻的人头。

    看着他们,西门金说话更带劲了。

    “说好五十万金,今天还,老夫可不会因为你是个女孩子,就宽限时间!”

    “快还钱!否则就按照约定,把黑甲军、封地和战王府抵给豪气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