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14惊!左夜叛变了


    八个人,需要八份洗髓元丹。

    月流萤在邀月阁专门腾出个房间当炼药室,明心好奇地在旁边看着。

    之前从熊豹那里知道自家小姐就是最近闻名京城的丹圣柳英大师后,她完全傻眼了。

    现在看着月流萤熟练地炼化丹药,明心眼里的崇拜之情怎么都抑制不住。

    小姐真厉害!

    膜拜!

    我家小姐是大佬!

    生怕打扰了月流萤炼药,明心全过程都安安静静,乖巧的不行。

    她这样懂事,倒是比文倩强多了。

    “这么晚了,你先去睡吧——”

    看出明心眼里的困意,月流萤揉了揉她的头,“小孩子长身体,要多睡觉才行。”

    “小姐,我不小了,马上就十四岁了!”

    明心打了个呵欠,杏眼泪汪汪的,又萌又可爱,看起来很好欺负。

    月流萤干脆腾出手,捏着她脸颊的软肉揉搓了起来。

    婴儿肥的包子脸就是好啊!

    可以揉搓出各种形状来,可塑性太强了!

    又软乎又嫩滑,手感好极了!

    “大小姐……”

    明心头一次发现月流萤这么恶趣味。

    她刚准备拒绝自家大小姐的蹂躏,发现赤烈云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

    他手里端着一盘不知道是什么,散发着阵阵热气。

    即便明心再迟钝,这时候也感觉到了玄衣男子身上散发的寒气,还有他赤玉面具后,眼里的冷意。

    好可怕……

    明心往月流萤身边凑了凑。

    原本这几日的相处,让明心对传说中的赤烈云煌改观很多。

    她觉得西海王除了冷淡一点,其实是个好人。

    西海王府的那些人也特别特别好!

    他们不但帮忙收拾打扫王府,还把王府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可是现在被赤烈云煌这么盯着,明心竟有一种小猎物被野兽盯住的感觉。

    吓得她小心肝颤颤的发冷。

    妈耶!

    西海王好可怕,真不愧是传说中的煞星!

    大小姐这么好的人,难道真的遵从圣旨嫁给他吗?那岂不是羊入虎口了?

    “怎么了?”

    见明心小身子一抖一抖,月流萤这才发现赤烈云煌来了。

    她的目光落在他右手的托盘上。

    那一团黑乎乎的……是什么鬼东西?!

    在月流萤看过来的时候,赤烈云煌身上的冷气已经消散干净。

    他端着盘子走进来,扫了一眼明心。

    被这带着淡淡杀气的眼神扫过,明心差点儿腿软地跪下。

    好可怕了!

    明心很想逃走,远离这个凶神恶煞的王爷,他一进来,屋里的气压都低了很多。

    可是一想到月流萤只比自己大一岁多,怎么可以把小姐一个人丢在这里?

    所以明心即便双腿抖抖,还是坚持留了下来。

    我要保护小姐,不能让大小姐被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欺负了!

    明心握着小拳头,哪怕脸色发白,还是坚持守着月流萤。

    呵——

    倒是个忠仆!

    冲这一点,赤烈云煌勉强放过了明心。

    他把盘子放在月流萤面前,手中变出一双筷子。

    “这是本王刚做的肘子,你尝尝?”

    “不,我拒绝。”

    扫了一眼盘子里黑乎乎的东西,月流萤十分不给面子地后退了三步。

    “我虽然是个吃货不假,但我是个有节操的吃货。这种色、香、味俱不全的东西,不叫食物,叫毒物。”

    对吃,月流萤是非常挑剔的。

    她又不是专门试吃的体验官?为什么要虐待自己的嘴和胃?!

    这种事情如果妥协一次,必定会有第二次。

    所以坚决不能妥协!

    “你……”

    赤烈云煌有些头痛。

    为了这么一道菜,他炸了五个灶,毁了十二口锅,废了三十多个猪肘子,最后才勉强成功。

    赤烈云煌本想着月流萤能尝一口,夸一夸自己,好给他点儿动力。

    谁知道对方这么坚定不移,坚决不吃。

    这跟左夜说的不符合啊?!

    左夜说男人下厨给女子做饭,女孩子一定会感动的热泪盈眶。

    哪怕味道一般,女孩子也会吃很多,边吃边表扬,说“真好吃,真厉害,某某你好棒哦!”

    得到了心上人的鼓励,男人就会越有干劲,更加努力提高厨艺。

    话本里的套路都是这么来的!

    怎么到了月流萤这儿,这些套路不管用了?

    赤烈云煌微微皱眉。

    “月小姐,你尝尝吧!这还是我们王爷第一次下厨呢!”

    左夜小心翼翼从门外探出一颗求生欲极旺的脑袋,双手不断作揖地祈求道。

    从下午到晚上,他已经被王爷折磨得欲仙欲死了。

    要是月流萤不买账,主子说不定会再次虐他……

    主子自己追不到媳妇儿,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我真是娇弱可怜又无助啊……

    “不吃。”对左夜的恳求,月流萤直接忽略。

    头可断,血可流,吃货气节不能丢。

    这种残次品让她试吃,只怕是会食物中毒。

    “你自己尝尝。”月流萤筷子塞给赤烈云煌。“你试试,看能吃不。”

    拿着筷子,赤烈云煌犹豫了一会儿,夹了一块喂进嘴里。

    熟了,虽然没有那么软烂,但能吃。

    赤烈云煌在吃方面不怎么挑剔,也不会刻意去追求。

    在他看来,美味佳肴和咸菜窝窝头没什么区别。

    它们的作用都只是用来填饱肚子,并没有别的用处。

    “还可以。”

    赤烈云煌认真点评道。

    这回月流萤算是看出来了,他们不是一路人。

    没想到赤烈云煌生活中那么精致贵气,可在吃方面完全是……邋遢极了!

    真是没有共同语言啊!

    越过赤烈云煌,月流萤直接跟左夜点餐:

    “左夜,晚上给我煮点儿宵夜!”

    “我想吃薄皮鲜虾大馄饨,配玉米饼,萝卜糕,再来一笼鲜菇腊肉烧麦。辛苦你了!”

    听了月流萤的话,左夜差点儿跪了。

    这位心机实在太深了,轻轻松松就离间了王爷对我的信任。

    都说越美的女人越有毒,古人不欺我!

    左夜终于知道,肖玉为什么那么痛快地提前称呼月流萤为“王妃”了,因为他的求生欲最强!

    扶着门框,左夜扛着自家主子的压力,对月流萤第一次用了敬语:

    “王妃放心,小的马上去做!鲜虾馄饨里加点儿三分肥七分瘦的鲜肉怎么样?”

    求王爷不如求王妃!

    想在赤烈云煌手下活过来,抱紧王妃的大腿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节操什么的,能吃吗?

    左夜痛痛快快地叛变了。

------题外话------

    感谢wei蓝月、逍遥游游是我、没了心如何相配的打赏,谢谢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