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13他终于抓住了月流萤的命脉


    她已经有了至尊的医术,现在就缺个可心的厨子。

    既然左夜厨艺这么好,要不就他了?

    “左夜小哥!”

    月流萤笑眯眯地冲他招了招手。

    不顾赤烈云煌还在,她直接当场挖墙脚。

    “你有没有跳槽的想法?”

    “要不别跟着他,直接跟着我得了。我别的不能保证,但是地丹天丹什么的,随你吃个够!”

    又是这一招!

    赤烈云煌气得牙痒痒。

    丹药管饱,在复兴社月流萤就是用着法子,拐走了柳媚儿。

    这会儿她又开始故技重施了!

    不容月流萤继续“诱惑”左夜,赤烈云煌冷脸打断她的话。

    “左夜是本王的人,他哪儿都不去!”

    妈耶!

    王爷好可怕!

    脖子上凉飕飕的杀气,吓得左夜后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大小姐,我是不是得罪你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坑我!你是想玩死我老左吗?

    情急之下,左夜连忙对自家王爷表忠心:

    “我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总之我永远跟在王爷身边,哪儿都不去!”

    呃……

    这话怎么越听越诡异?

    这是表白吗?

    月流萤的目光在赤烈云煌和左夜身上转来转去。

    果然,男男才是真爱啊!

    看左夜傻乎乎的,还很贤惠会做饭,身量也比赤烈云煌小一些,估计是下面那个吧……

    月流萤虽然嘴上没说,但什么都写在眼睛里。

    这下,可把赤烈云煌给气坏了。

    “本王不是!”

    本王的取向很正常,就喜欢娇滴滴,软乎乎的小姑娘!

    后面这一句,赤烈云煌是在心里说的。

    眼瞧着情况不对劲,左夜立刻爆发出强大的求生欲,很怂地跑了。

    “小气……”

    见赤烈云煌一脸得不乐意,不肯放人,月流萤气愤地塞了一只狮子头在嘴里。

    她把狮子头当成赤烈云煌来泄愤,一个劲地狠咬着。

    看着月流萤的模样,熊豹和明心都笑了。

    他们以前怎么没发现大小姐是个吃货啊?

    不过,这个样的大小姐真是太可爱了。

    最近战王府风雨飘摇,月流萤用稚嫩的肩膀撑起了整个王府,成功地扭转了局面。

    这些天她的成熟和成长熊豹都看在眼里,直到现在,月流萤才终于有了点儿属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气。

    “你要是喜欢吃他做的菜,住在王府不就成了。”

    赤烈云煌放话勾引道。

    月流萤把国医馆当成家,把战王府当成旅馆,这种行为他早就不满了。

    要是左夜能用一手厨艺勾得月流萤回家,也算是他的功劳一件!

    “这个……”

    月流萤想了想,目前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要搞,赤烈云煌的这个建议真心不错。

    “好!”她扬起小下巴。

    “不过我可要申明,我是不会轻易放弃左夜的!”

    “最近没事儿,我正好有时间在家里招揽他,我天天邀请他来战王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功了。”

    月流萤坚信,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锄头。

    为了一口吃的,她拼了!

    咔嚓——

    赤烈云煌脚下,一张密密麻麻的蛛纹在地砖上散开。

    所以她留在王府,是为了别的男人?

    太气人了!

    赤烈云煌很想揍人。

    只是,他不会跟喜欢的小姑娘计较,毕竟对方才十五岁,所以有问题的一定是左夜。

    憋着一肚子火气,赤烈云煌转身离开,找到左夜,让他陪自己练了一个时辰的武。

    等左夜顶着熊猫眼,从练武场爬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保住了肖玉的大腿。

    “肖大哥,都是兄弟,你给我指一条生路吧!呜呜呜……”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左夜心里委屈啊!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王爷整死的!”

    对左夜,肖玉是十二万分地同情他。

    事情的经过,肖玉已经知道了,这事儿左夜实在是太倒霉了。

    完全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

    现在拥有一门手艺居然还惹来了杀身之祸,真是没想到啊!

    “你要是想活命,我有个建议。”

    肖玉凑到左夜耳边,轻声指点他。

    “把你的厨艺传授给王爷,让他学会了做吃食给王妃。”

    “不是说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先要抓住她的胃么,王爷若是能用厨艺抱得美人归,你绝对是第一功臣!”

    征服她的心,先征服她的胃?

    等左夜把这话转述给赤烈云煌后,他心里默念了一遍。

    好像很对!

    自己老是找不到攻克小骗子的办法,就是因为没摸清她的命脉,捏住她的弱点。

    现在知道她喜欢美食,那还等什么呢!

    “本王看她今天吃的最多的是那道蜜糖肘子,走,去厨房。”

    说做就做,赤烈云煌立刻站了起来。

    “啊?现在?”

    左夜呆了,他满身伤痛,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要被奴役了么?

    摊上这样的主子,宝宝心里苦哇!

    左夜在厨房里教赤烈云煌蜜糖肘子的时候,紫竹苑里,之前昏迷的几个老兵一个个醒了过来。

    身上的伤消失了!就连陈年旧伤,也没感觉了!

    原本雷山以为他们弟兄几个遭此大难,不死也会变得和废物差不多。

    没想到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跟洗了桑拿一样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邓石头给他们答疑解惑。

    “你是说大小姐现在是很厉害的药师?是大小姐救了我们?”

    “真是老天开眼,战王府有福!有大小姐在,战王府有救了!”

    老兵们原本就是月崇楼麾下的士兵,后来受伤残疾,才来王府当护卫,一住就是很多年。

    他们对战王府的感情很深,王府有难他们心里着急上火,却找不到办法。

    现在月流萤立起来,扛得住事,是大家最乐意看到的。

    “不止如此,大小姐说明天还要给我们一个大惊喜!”

    邓石头憨笑着。

    “熊叔让我们好好洗个澡,吃饭了早点儿睡觉,明天会是我们彻底改变命运的一天!”

    “石头,你打什么哑谜啊?”有人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们一件事,因为大小姐出手,熊叔现在成了武王。”

    “什么?!”这回,好几个老兵惊得站了起来。

    武王?!

    大小姐到底对熊豹做了什么,能让他进步这么神速?

    难道明天,他们也会和熊豹一样,成为幸运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