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10不好,战王府出事了!


    更何况有柳媚儿做桥梁,复兴社和月流萤之间的纽带就不会断。

    今天复兴社拍卖会能以压倒性的胜利碾压豪气拍卖会,都是因为月流萤的丹药。

    这位是冉冉升起的新星,更别提她背后还有强大的师门。

    黄毅有预感,这个世界也许将会因为眼前这位稚嫩的少年而改变。

    “毅叔——”

    柳媚儿咬着嘴唇,有些犹豫。

    “我走了,这边的事情怎么办?”

    柳媚儿说这句话,黄毅就知道她心里是想跟着月流萤的。

    他笑着摆摆手。

    “我还没老糊涂,这点儿事情难不住我。”

    “我会写信给总部,另派人过来接手你的工作。你就放心吧!”

    “还有,日后跟在柳大师身边,不懂就要虚心求教,多学着点儿,别给大师添麻烦。要是有什么为难的,可以回来找我。”

    黄毅的叮嘱,让柳媚儿红了眼眶。

    他当着月流萤的面儿说你可以回来,是想告诉她,复兴社也是柳媚儿最后的家。

    这么说明显会得罪人,可黄毅还是直接说了。

    他的这番话,让月流萤对黄毅高看了几分,连带着对复兴社的印象也更好了。

    至少比起西门金和西门策,复兴社更有人情味。

    “毅叔,我一定会好好听柳大师的!”

    柳媚儿走到月流萤身边,恭敬行礼。

    “媚儿见过大师!”

    “柳姐姐日后叫我少爷就好。”月流萤扶起柳媚儿,对黄毅点了点头。

    “谢谢黄大师成全!你放心,我不会让柳姐姐受委屈的。”

    “而且,我和复兴社的合作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我在这里,就会为你们提供丹药。”

    “等时间充足,机会合适,我们还可以联手做一些事情。”

    月流萤最后这句话说的很含蓄,黄毅却听出了苗头。

    西门金献上西门策人头,来化解和月流萤之间恩怨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怎么现在听月流萤的意思,她和豪气商会之间的恩怨还没完?

    那敢情好啊!

    复兴社和豪气商会是不死不休的敌对关系。

    要是月流萤真的能站在他们这边,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柳大师有什么需要,别客气,只管跟媚儿说。我们复兴社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大师达成心愿。”

    黄毅一开口,月流萤立刻接上了。

    “说起来我现在就有一件事情想请复兴社帮忙,请帮我兑换五百万的银币,越快越好。”

    兑换钱币?

    还都是银币?

    黄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以月流萤的身价,随便出手都是金票,最次也是银票,她为什么要换银币?

    五百万银币就是五十万金,都换成银币,不但量大,而且非常重。

    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个么,是西海王请我兑换的。”月流萤直接甩锅给赤烈云煌。

    “具体做什么,他没跟我说。”

    “不过,我和西海王私交不错,既然他求了我,我自然是要帮忙的。”

    原来如此!

    黄毅二话没说,直接应下。

    “请放心,我们会尽快调来这些银币。”

    离开会客厅,月流萤身后不止跟着熊豹,还有柳媚儿。

    因为柳媚儿要交接手中工作,月流萤和她约定等复兴社这边处理好,她们到时候在国医馆见。

    出了复兴社,月流萤发现赤烈云煌没走,在门口等着。

    他要干嘛?

    没等月流萤绕开,赤烈云煌的声音传到她耳中。

    “小骗子,本王什么时候要兑换五十万金的银币了?”

    咿,他怎么能听到自己和黄毅的谈话?

    月流萤吃惊地看着玄衣男子。

    这人到底还有多少能耐她不知道?

    “你竟然偷听我说话!”月流萤小脸气鼓鼓的。

    “哼!”

    赤烈云煌往前走了两步,低头看着月流萤。

    “你说说看,这是第几次让本王给你背锅了?”

    “有好事儿你从来想不到本王,一遇到麻烦本王就成了你的挡风墙、背锅侠。小骗子,你是看本王好欺负么?”

    被赤烈云煌一番逼问下来,月流萤有些心虚。

    这么说来的确有好几次了……

    “你别生气,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自然是要互相帮助,相互合作。”

    既然被对方发现,月流萤干脆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笑得特别甜。

    “要不,我回头送你几颗丹药,你拿去送人?”

    如此敷衍没有诚意的回答,让赤烈云煌恨不得捏死这个没良心的骗子。

    丹药对月流萤这个炼丹小怪物而言,就是毛毛雨啦!

    想用毛毛雨来打发他,真是欺人太甚!

    “今天晚上回王府睡。”赤烈云煌说了一句。

    啊?

    月流萤不太明白。

    好好的,怎么扯到睡觉上面了?

    见少年白净脸上懵懵的样子,赤烈云煌嗓子有些干。

    “回王府睡觉,本王就不追究你打着我的旗号做的那些坏事了。而且,本王还可以继续帮你背锅。”

    本王愿意当神奇背锅侠,为你背一辈子锅!

    “你有这么好?”

    月流萤再次吃惊。

    第一次见面赤烈云煌可是差一点儿杀了她呢!

    现在他突然从大灰狼变成大狼狗,要是他屁股后面有尾巴,绝对摇得跟螺旋桨一样。

    这画面,让月流萤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不就是回王府睡一晚上么,睡一觉就能让堂堂西海王为自己背锅,值了!

    “成!我晚上一定回去!”

    月流萤话刚说完,段乘风急匆匆地从远处赶来。

    “王爷,出事了——”

    什么事?

    月流萤正准备竖起耳朵偷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却听到了段乘风后面的那句话:

    “是战王府出事了!”

    战王府!

    这下,月流萤脸上笑容消失,眼神变得十分犀利。

    “战王府怎么了?”

    王府只有明心一人,难不成是她出了什么事情?这也不太可能啊!

    “月小姐,你们的人刚回来,有人受伤很重,还死了两个人。”

    段乘风这段话说的月流萤更加不明白了。

    战王府空荡荡的,还有什么人?

    月流萤有些疑惑地看向熊豹。

    “不好,一定是小雷他们!”熊豹又惊又怒,忙跟月流萤解释了几句。

    当初他遣散王府奴仆,有十来个老兵受了月崇楼的恩惠,怎么都不肯离开。

    刘一伟偷走王府室友钱财后,老兵们去追击他。

    月流萤前几天让熊豹召回他们,段乘风说的一定是这些老兵!



------题外话------

    今天只能八千了!我经历了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