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08何以服王?唯有王妃!


    有那么一刻,赤烈云霄觉得自己会立刻死去。

    周围的喧嚣热闹,人们的谈笑风生,他都能听见,却怎么都发不出求救的声音。

    谁来救本宫!

    来人,快来救我!

    眼前的光亮渐渐暗下去,声音渐渐消失,赤烈云霄陷入混沌中。

    都说人之将死时,死神会带你重新走一遍,把你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再次回放。

    随着赤烈云霄呼吸慢慢停止,他眼前的画面不断变换。

    让他吃惊的是看到的每一幅画面都跟月流萤有关。

    “听说殿下是我的未婚夫?那以后的日子,请多关照哟!”

    “大殿下,我会努力当一个让你骄傲,和你比肩的皇子妃的!”

    “殿下,我成废物了,再也帮不了你了……”

    最后的画面是一个雨天,素衣少女跪在大皇子府门口,一声又一声地唤着他:

    “殿下,求你劝劝皇上救我父亲……”

    “只要能救我父亲,别说嫁给西海王,就是让我立刻去死,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赤烈云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最后临死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月流萤。

    “流萤,月流萤……”

    赤烈云霄嘴唇动了动。

    “殿下你醒醒!”

    “表哥,你别吓我!”

    猛地,眼前一亮,强光刺得赤烈云霄眼睛生疼。

    等他看清楚周围,发现自己还在拍卖场,林雨桐和纳兰蓉分别在他左右,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我没死?

    赤烈云霄捂着胸口,发现原本憋闷的心脏变通彻了,之前咳血引起的胸疼也没了。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劲有力。

    “我这是怎么了?”

    看到旁边正收拾银针的月流萤,赤烈云霄有些不明白。

    刚才他离死亡那么近,体会那么明显,不像是假的。

    “柳大师帮你治病时,你突然像走火入魔似的,嘴里不断地叫着那个小废……的名字。”

    林雨桐脸色黯然,心里酸溜溜的。

    要不是发生这种事情,她还不知道其实月流萤在赤烈云霄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

    “还好大师妙手回春,把你救了回来。”

    心魔?

    赤烈云霄一愣。

    这么一解释,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出现那种濒临死亡的体验了。

    “怒急攻心又吐了那么多血,人体最是虚弱,这个时候被心魔侵入很正常。”

    月流萤用手帕擦了擦手。

    “你这一百万金花的很值啊,要是换个水平低的药师,你恐怕早就死了。”

    原来如此!

    赤烈云霄连忙站起来,对月流萤行礼。

    “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关于心魔,赤烈云霄听说过很多,一些优秀的武者因为心魔走火入魔,最后爆体而亡。

    幸好今天有柳大师在,救了他一命!

    这一刻,赤烈云霄十分庆幸自己刚才大方地拿出了一百万金。

    否则他就算小命保住,也会伤了根基。

    “不用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月流萤摆了摆手,十分大度。

    旁边,熊豹看着赤烈云霄对月流萤感激涕零的模样,觉得画面实在太辣眼睛!

    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大皇子是个绣花枕头,人形草包呢!

    这傻逼被自家小姐忽悠着倒贴一百万金,吃了闷亏,还在感谢小姐。

    他真是智商欠费,脑子里装的都是屎!

    不过,他活该!

    肖玉和熊豹的想法一样。

    这种被人耍的团团转,却又是送钱又是感谢的傻逼,居然还是王妃的前未婚夫……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粑粑上!

    还好月流萤脱离苦海,成了西海王妃。

    “主子——”察觉到周围气温在降低,肖玉连忙回过神。

    看到赤烈云煌寒冰似的眼睛,他打了个寒颤。

    王爷这是怎么了?

    “他居然敢喊小骗子的闺名。”

    赤烈云煌很生气。

    月流萤用银针让赤烈云霄陷入梦魇中,可这个男人竟然边梦魇边叫月流萤的名字。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脑海中到底在意淫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

    明白了王爷的爆点,肖玉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王妃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的乐子,就算你们是未婚夫妻,也不能太过干涉她报仇啊!”

    他要是不拦着,说不定王爷就提刀上去砍人了。

    肖玉提到了月流萤,赤烈云煌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的确,看到她玩得乐不思蜀,他就知道月流萤要亲手折磨仇人。

    要是自己真的做了什么越俎代庖的事情,她肯定会不开心。

    气温渐渐恢复,肖玉松了口气。

    他现在打心眼里把月流萤当成主子娘娘供着了!能制服自家王爷的,唯有王妃啊!

    “包叔——”

    就在这时,月流萤让熊豹把铺子的地契拿出来。

    “我这里有一些铺子,殿下要买吗?”

    月流萤向赤烈云霄展示手中的地契房契。

    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赤烈云霄原本被治好的心脏,再次颤抖了起来。

    这是他的东西!就是他之前为了凑钱买五品天丹,贱卖的固定资产!

    这些房契怎么落到柳大师手里了?

    “刚才也不知道哪里的土豪,一口气出售这么多地产,我正好手里有钱,就买了一些。”

    “看在殿下和我也算认识的份儿上,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我优先卖给你。”

    月流萤笑容十分真诚。

    到这时,赤烈云霄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资产贱卖,被月流萤捡漏抄底了。

    可气的是,她居然打算转手卖给他这个原主。

    “殿下既然能拿出八百万金来竞拍洗髓元丹,想必是不差钱吧!”

    月流萤笑着,抽了几张房契。

    “这一条街的商铺都在这里,是京城最好的地方,我便宜卖给你,就收你一百万金吧!”

    噗!

    跟在赤烈云煌身后,刚走到一楼的肖玉,在听了这话后差点儿喷血。

    他买这一条街商铺的时候,狠狠压价,只花了不到五十万金。

    月流萤倒好,一转手一百万金,直接翻倍。

    赤烈云霄还真是个冤大头啊!

    “我没有钱了。”

    此刻,赤烈云霄终于清醒过来。

    月流萤的话提醒了他,即便他是中宫嫡子,是尊贵的大皇子,也不该有这么多钱。

    要是皇上知道,追问他钱从哪儿来的,他如何解释?

    一个皇子的资产比皇上的私库还要富有,他难道是要造反吗?

    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眼看着房契在月流萤手里攥着,却不能买回来,赤烈云霄心如刀割。

    这些是本宫的!全都是本宫的啊——

------题外话------

    哈哈,还有六千,我做饭了晚上继续来写!么么!我会加油的!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