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03姓苗的,你是来砸场子的?!


    赤烈云霄眼冒金花,耳朵嗡鸣,呼吸急促,整个人就像掉进冰窖里似的,全身冰凉。

    本宫的四品天丹……本宫的……

    “表哥!”

    见赤烈云霄一直吐血,纳兰蓉吓得大哭起来。

    不就是一颗四品天丹么,没拿到算了,有必要把自己整成这样么!

    “让老夫来。”

    苗松林出现在纳兰蓉面前,扶着赤烈云霄坐下。

    “你走开!不要你假惺惺的!就是你害了表哥!”

    看出这老头就是害赤烈云霄吐血的“元凶”,纳兰蓉猛地推了他一把。

    苗松林武功不弱,自然不会被一个小姑娘推倒。

    纳兰蓉因为担心才说过分的话,所以苗松林没跟她计较这么多。

    “纳兰小姐快住手,这位是苗松林,苗大师!”

    柳媚儿没想到苗松林居然到复兴社拍卖会来了,还大手笔买下了四品天丹。

    他不是应该在豪气拍卖会吗?

    不过,西门金请来救场的大师到他们竞争对手这里买丹药,这消息传出去,豪气商会的脸都会丢尽吧!

    一听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居然是苗大师,纳兰蓉眼圈一红,立刻跪了下来。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表哥!”

    “起来吧。”

    苗松林空手一挥,将纳兰容扶了起来。

    “他是怒火攻心,没什么大碍。”苗松林拿出银针,在赤烈云霄胸口扎了几针。

    哇——

    赤烈云霄吐了几大口血,终于缓过气来。

    “多……多谢大师……”

    本来对这个抢走自己洗髓元丹的人,赤烈云霄恨不得杀了他。

    可他又没真晕过去,自然听到了柳媚儿的介绍。

    苗松林,丹圣——

    赤烈云霄一下子就看到了机遇。

    既然失去四品天丹已成定局,他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搭上苗大师这棵大树呢?

    不过,还没等赤烈云霄做什么,苗松林已经收针。

    “没什么大碍,回去补补血就成了。”

    “大师……”

    赤烈云霄伸出去的手还在半空中,对方已经直奔着台上的四品天丹而去,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咿,就这么走了?

    赤烈云霄后面还有好多话要说呢,结果苗松林根本就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噗嗤——

    看到这一幕,楼上的月流萤笑了。

    “咿,这个苗大师挺有趣的。”

    抛开苗松林和官理师父之间的恩怨不谈,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很耿直的老头。

    “脾气又臭又倔,哪里有趣了。”

    成渝在旁边哼哼道。

    “都说了谭老的死和赵馆长没关系,他不知道听谁胡说八道,硬是一口咬定是赵馆长的错。”

    “幸好赵老不跟小辈一般见识。可就这样,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每次遇到我们都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从成渝的话语中,月流萤能想象出那副画面来。

    不过听二哥话里的意思,苗松林以前和他们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因为他师父死了,他才和赵霸天翻脸,还跟官理不对付。

    换个角度来看,月流萤也能理解苗松林。

    要是她的师父去世,哪怕有一丝捕风捉影的怀疑,她也会去追查,说不定做的比苗松林还要过分。

    这么说,苗大师算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既然他心中有怀疑,这事儿很简单,赵馆长立个心魔誓呗!”

    月流萤大大咧咧地说道。

    有天道爸爸在,什么阴谋诡计,牛鬼蛇神,都逃不过天道爸爸的法眼。

    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搞这么复杂呢?

    在月流萤说完这话后,屋里一度陷入诡异的静谧中。

    “怎么了?”

    见官理脸色有些尴尬,成渝不断抽嘴角,月流萤微微皱眉。

    “这是最直接的办法啊!”

    看着三弟满是困惑的小脸,官理哭笑不得。

    “苗松林的确要求我师父立心魔誓,不过被拒绝了。”

    “要是我老师真的这么做了,日后他还怎么维护自己的形象?丹王尊严不容侵犯!”

    在天元大陆,赵霸天是站在药师金字塔尖的顶级大佬。

    让大佬应付这种无厘头的杀人罪名,还立心魔誓,他的脸往哪儿搁?

    大佬也是要面子滴!

    被苗松林步步紧逼,没一巴掌拍死他,已经是赵霸天的宽容了。

    官理这么说,月流萤只是笑了笑。

    若是她,会先自证清白,再追究苗松林以下犯上的罪名。只有这样,才是真的维护丹王的尊严和荣誉。

    不过这是苗松林和赵霸天的事情,她是外人,就不哔哔叨了。

    看出月流萤神色中的不认同,赤烈云煌嘴唇微微上扬。

    耿直的小姑娘,不懂人心的算计,把什么都想的那么简单,真是单纯的让人担心啊!

    不过,这也正是月流萤的可爱之处!

    罢了罢了,大不了日后多多护着她吧!

    此时,苗松林已经麻利地支付了九百万金,从柳媚儿手里接过了四品天丹。

    双手捧着天丹,苗松林被萦绕在天丹周围的丹云迷得如痴如醉。

    值啊!

    这九百万金花得真是太值了!

    “不,不对。”在仔细检查了天丹后,苗松林突然出声,“这不是四品天丹!”

    什么?!

    他这话一出,不但柳媚儿变脸,场下那些宾客们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过来了。

    难不成复兴社拍卖假药?弄个假的天丹糊弄人?

    “苗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媚儿脸上笑容隐去。

    她就说嘛,苗松林是西门金的贵客,为什么不在豪气拍卖会呆着,偏到复兴社来。

    他这是来砸场子的吗?

    柳媚儿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阴谋论”三个字。

    不过,对方虽然是丹圣,但复兴社背靠秦曲国,也不是吃素的。

    更何况官理、成渝和月流萤都在三楼,他们三位大师也不会允许苗松林随意泼脏水。

    “幸好本宫没买……”

    还在为痛失四品天丹而后悔的赤烈云霄,此时心里舒服了很多。

    原来是假药啊!

    自己的钱总算是保住了,没有打水漂。

    “姓苗的,你想搞事情吗?!”

    成渝实在忍不住,直接从楼上一跃而下,落在台上。

    “这丹药是我亲自鉴定,的的确确是四品天丹没错。你可不要为了私人恩怨胡说八道,丢了自己的医德!”

------题外话------

    先更两章,我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