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84本王得了相思病


    看着这张小脸上的温柔笑容,赤烈云卿的心,被猛地撞击了一下。

    是啊!

    阿萤这么强,若我还是废柴,怎么配当她的朋友呢!

    说好要保护她的,我怎么好意思一直让阿萤为我挡风遮雨!

    如果当太子,成为一国之君,能为阿萤留一方恬静安详的地方……

    那我拼了!

    “我会努力的!”

    赤烈云卿握紧了胖拳头,一脸坚定。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之前战王出事,月流萤被流言蜚语中伤,还差点儿被人害死。当时他离的远,鞭长莫及,没能保护好小伙伴。

    赤烈云卿发誓,日后定不会再这样了。

    “我相信你,你是最棒的!”

    月流萤抱了抱赤烈云卿,拳头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放心,有我在,你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储君。”

    两个小伙伴你一言我一句,直接把霓羽国未来的皇位给敲定了。

    当晚,赤烈云卿回了战王府,找到了赤烈云煌。

    “阿兄,我要当皇上。”

    对当年的事情,赤烈云卿听说过一些,知道皇位其实应该是赤烈云煌的。

    既然他想争一争,必须要跟阿兄说清楚。若赤烈云煌有这个心思,他不能跟阿兄争。

    当皇帝?

    赤烈云煌长发落地,俊美的脸在烛光下忽明忽暗。

    这个弟弟是个乐天派,赤烈云煌本以为他会当一个悠闲富贵的王爷,怎么会忽然有这样的志气了?

    “为何?”

    “大皇兄欺负阿萤,他想成为太子,我不能让他如意。”

    面对兄长审视的目光,胖墩儿有些结巴。

    “而且,我,我也想保护阿萤。”

    “我希望有一天,霓羽国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

    肖玉听到这话,心里一咯噔,为赤烈云卿捏了把汗。

    所以,五殿下是来跟自家王爷叫板的吗?

    兄弟修罗场这么快就要上演了吗?

    果然,在听到胖弟弟后面的话后,赤烈云煌眉头一挑,犀利的眼神落在了胖墩儿身上。

    “阿兄……”

    妈耶!

    阿兄的气势好可怕啊!

    赤烈云卿身上的胖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小胖子有些迷糊。

    就在这时,赤烈云煌站起来,走到他跟前。

    “不错!很有志向!”

    玄衣男子大手压在赤烈云卿的肩膀上。

    单是一只手,就给人重若千斤的感觉,压得胖墩儿喘不过气来。

    “皇位你喜欢,就拿去吧!”

    “既然你想弄死赤烈云霄,我就不出手了,留给你练手。不过——”

    赤烈云煌话音一转,声音变得有些阴森。

    “我的女人,我自会保护。只要有本王在,整个天元大陆都不能欺负她!”

    咳咳……

    听到赤烈云煌的霸气宣言,肖玉连忙低下头。

    王爷的醋劲好大,这酸味怎么都应该是三十年的陈年老醋了吧!

    真酸哟!

    赤烈云卿没察觉到敌意,脑子也没转过来,他还发自肺腑地夸了一句,“阿兄真厉害!”

    这个马屁,非常及时的挽救了胖墩儿的性命。

    赤烈云煌很满意弟弟的表现,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是武学上有什么不会的,需要帮忙的,只管来找我,我让肖玉指点你。”

    “这,这方便吗?!”

    赤烈云卿一脸惊喜。

    肖玉可是赤烈云煌身边的头号干将,年纪轻轻武功就深不可测。

    赤烈云卿可是亲眼见过他在万人中取人首级,如囊中取物一般简单。

    “你是我亲弟弟,又是她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会帮你。”

    “谢谢阿兄!”

    赤烈云卿最后兴冲冲地离开。

    等他走后,肖玉背对着赤烈云煌比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

    高!

    自家王爷不愧是动脑子的高手!

    轻轻松松地就打败了隐藏的情敌,恐怕赤烈云卿心里还对赤烈云煌感激的不行。

    玩阴的,五殿下远不是主子的对手啊!

    “这个小骗子,真是没良心……”

    赤烈云煌没有注意肖玉的神色,只是看着外面深色的夜幕,目光有些惆怅。

    她扎在国医馆不回王府,完全把他抛在脑后了。

    算了!

    山不来救我,我就山!

    她无动于衷,只能他主动出击了。

    第二日,月流萤起了大早,跟官理和成渝用餐的时候,魏琪说西海王来了。

    “他来干什么?”

    官理一脸的不乐意。

    这个西海王,到底想干嘛?

    没等官理拒绝,赤烈云煌已经大大方方的自己过来了,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王府似的。

    “来的真巧,我刚好也没吃。”

    赤烈云煌坐在月流萤旁边,自己盛了粥。

    “你——”

    官理从没见过这么死乞白赖的人,他还是众人口中那个天煞孤星,残忍凶悍的王爷么?

    这整个儿就是一个无赖啊!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月流萤没有察觉到赤烈云煌和大哥之间的暗流,她关心的是病人的病情。

    “不好。”

    赤烈云煌叹了口气。

    他戴着赤玉面具,身着玄衣,这一声长叹下,竟然显得有些孤独寂寥。

    “蛊毒犯了?这不可能啊!”

    月流萤嘴里塞着包子,左手搭在赤烈云煌的脉搏上。

    脉搏很虚弱,让她有些心虚。

    对方好歹昨天帮了自己,她却在国医馆忙着没回去探望一下,好像有点儿不近人情……

    “唉……”

    赤烈云煌又是一声长叹。

    “我怀疑我得了相思病——”

    噗!

    成渝一口粥喷了出来,正好喷了官理一脸。

    “相思病?”

    成渝手指指着赤烈云煌。

    他曾在西海城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对赤烈云煌十分了解。

    这就是个不近女色,在情爱方面近乎无情的人。

    更别提他身上那种怪癖,说好听点儿是重度洁癖,说直接点儿就是厌女症。

    但凡有女人靠近赤烈云煌,他就会一脸厌弃,强烈的情况下还会呕吐。

    打他主意的女人都被他杀了!

    这样的人会得相思病?开什么玩笑!

    这话说出去谁信啊!

    “相思病?”月流萤灵动的桃花眼盯着赤烈云煌,一脸若有所思。

    她是知道他身上有同生咒,还有合欢蛊。

    这么说来,赤烈云煌现在是被和他怀有同样咒术和蛊毒的女子给影响了?

    啧啧!

    西海王这是桃花要开了?!

------题外话------

    谢谢在QQ阅读追文文的亲们,我没办法在QQ阅读上回复你们的留言,只能在这里感谢你们,么么!谢谢大家的推荐票!爱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