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75你这个小妖精


    此时,月流萤已经坐在第五个药浴桶里。

    三天时间,她淬炼了经络,将细如根须的筋脉根根疏通拓展,如今如同树枝般粗细。

    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月流萤想拼一把极限。

    “我一定可以的!”

    少女眼神坚毅,汗水顺着发丝一滴滴落在药水中。

    在上昆仑,众人都羡慕她年少得志,是年青一代的领军者,甚至吊打许多老人。

    所有人都说她天赋卓绝,是千年难遇的天才。

    可是没人知道,她私下里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

    二师父说她骨子里就刻着不服输这三个字。

    这话,月流萤非常认同。

    她天性傲气,不喜欢低头,不愿委屈自己,学不会虚与委蛇,不懂拍马溜须,更不会为谋得好处当舔狗。

    所以,为了让自己事事顺遂,过的舒适自在,月流萤只能努力当大佬。

    只有成为大佬,才能随心所欲,率性而活,遇到反对指责直接拍飞,谁敢不服摁死再说。

    这是一直以来支撑月流萤变强的最重要的动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

    成为大佬,就有绵延不绝的寿命。

    月流萤觉得,人活着除了让自己过的舒适之外,剩下的目的就是吃。

    为了有生之年能吃遍天下,唯有不断晋级,让自己有足够长的寿命支撑到她品尽天下美食。

    如今,月流萤努力的目的又多了一个,就是寻找回去的路。

    这里不是她的家,她要回神农岛。

    那是她从小生长,为之战斗的地方,有她的授业恩师,师长,同门,那里是她的家。

    为了这个,她也要变强。

    疼痛,不断冲击着月流萤,又吞下一口药丸后,她咳出一大口血。

    难道这就是极限吗?

    不!

    “我是神农岛的绝世天才,是上昆仑青云榜的榜首,这点儿小问题难不倒我……”

    月流萤龇牙笑着。

    “噢,是吗?”

    一个声音响起。

    火光中,一人浴火而生,走了出来。

    心魔?!

    月流萤大惊,洗髓筋骨居然逼出了心魔。

    “你到底是谁?!”看着浑身被火焰笼罩的人,月流萤恨不得上前宰了他。

    若不是这人,她又怎么会渡劫失败。

    “你怎么能忘了我……”

    男人缓缓走来,金红色的火焰熔成一个面具遮住了他的脸。

    “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我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月流萤一把抓去,火苗避开她的手,把男人推送过来。

    她抬腿压住男人胸膛,伸手去掀他的面具。

    等看到对方的容貌,月流萤一惊。

    赤烈云煌?

    怎么是这货?

    不过,不管对方是谁,她都要破除心魔。

    月流萤右手成钩,掐住对方的脖子。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必须完蛋一个!

    ……

    “小骗子,醒醒!快醒醒!”赤烈云煌冰凉的手拍着月流萤的小脸。

    她脸颊通红,双目赤血,显然是走火入魔。

    “王爷,她怎么了?”

    屋外,熊豹声音焦急。

    方才赤烈云煌来找月流萤,才知道她这几天一直在闭关,心情立刻好了许多。

    谁知没过多久,就听到里面声音不对劲,赤烈云煌这才破门而入。

    “出去!”

    赤烈云煌右手一挥,将门“哐”地关上。

    “肖玉,没本王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是。”

    门外,肖玉背着宝剑,如同门神一半守着。

    “你——”熊豹被赤烈云煌的这个命令给气坏了。

    月流萤在里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赤烈云煌和她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他想做什么?

    这是要毁了大小姐的清誉吗?

    “老爷子,消消气。”肖玉笑着安慰熊豹,“您可打不过我,不如先等等。”

    老?

    熊豹一听,更气了。

    他现在可是武王,外表看着就是个中年人。

    这个肖玉一脸大胡子,看上去比他更苍老!他才是老人家!

    “你年纪也不小,装什么嫩?”

    熊豹怼道。

    肖玉还是头一次被人说老。

    他心里委屈极了,按照年龄来看,他不过是二十多岁,正是青壮年!

    两人你盯我我盯你,彻底杠上了。

    屋里,赤烈云煌进了药桶,手指飞快地在少女身上推拿。

    他大手冰凉,让头脑昏沉,身体发烫的月流萤渐渐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先看到的就是赤烈云煌的美颜。

    月流萤愣了片刻后扑上去,双手掐着他的脖子。

    “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月。”

    没等她狠掐,赤烈云煌右手制住她的双手。

    他将月流萤双手扣在头顶,压着她贴着桶壁。

    “小骗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本来是清心寡欲的人,偏偏这个丫头一再撩拨他,不知分寸。

    她难道不知道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是很容易变身魔鬼的吗?

    他可是正常男人!

    “呸!你个心魔,你害的我好苦!”

    月流萤扭动着,雪白的肌肤不断在药汁里起起伏伏。

    看着青灰色药汁中起起伏伏,若隐若现的樱红,赤烈云煌脑子嗡一声,像被重物撞击了似的。

    偏这片刻的分神,让月流萤抓住了机会。

    她膝盖一顶,双手挣脱,抱着赤烈云煌沉入木桶中。

    淹死你!

    月流萤咕噜噜地吐着泡泡。

    这心魔困扰了她多年,每次都坏她的好事,今日必须除掉他。

    药汁呛入赤烈云煌口中,他才回过神来。

    知道月流萤是被心魔困扰而走火入魔,才做出这种事情,他并没有责怪,反倒有些心疼。

    听到少女呼吸急促,似乎是憋坏了,赤烈云煌伸手抚摸着她的脊背让她放松。

    偏月流萤一心要弄死心魔,双腿缠着赤烈云煌的腰,拼了死把他压在桶底。

    真是个倔强的妮子!

    “张嘴!”赤烈云煌大手在少女极有弹性的PP上拍了一把。

    “你——”

    被心魔吃豆腐,月流萤大怒。

    她刚张嘴准备大骂,赤烈云煌吻了上来,为她度了口气。

    呼呼——

    差点儿憋死的月流萤攀着赤烈云煌,大口吞着气。

    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赤烈云煌被她急促的探入,弄得耳红面赤。

    他托着她钻出水面,伸手在月流萤颈部一捏,少女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我真是个君子。”

    赤烈云煌苦笑。

    香玉在怀,他居然什么都不做。

    要是旁人知道,不会说他是柳下惠,反而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盯着衣摆高高拱起的地方,赤烈云煌把邪火压了下去。

------题外话------

    谢谢快乐蓝猫,wei蓝月和紫罗兰70的打赏,谢谢!明天兔子就回家啦!还有两天过年,年三十的晚上在读者群发红包,群号234611638。一百个红包,先到先得嗷!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