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74亲自把她揪回来


    当他被熊豹扒光丢进热气腾腾的药桶里,没过五分钟就开始哭爹喊娘地想爬出来。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又烫又痛又火辣辣的烧死人,还有活物在里面不断往他的皮肤里钻……

    真是太恐怖了!

    “老实待着,不许出来。”

    熊豹手拿长棍,压的赤烈云卿动弹不得。

    “这是专门为你调制的药剂,必须泡,再难受也得忍着!”

    有熊豹这尊大神蹲守,赤烈云卿只能放弃挣扎,哭唧唧地趴在桶沿上。

    他白白胖胖,泡在污浊的药汤里,像一只粉白粉白的大汤圆。

    第一天对赤烈云卿来说,简直是非人的折磨,比上酷刑还要难受。

    可是,不管他呼天喊地还是痛哭流涕,熊豹都不肯放水。

    等赤烈云卿慢慢适应后,熊豹开始引导他调整呼吸,活动经络,主动吸收药汁。

    就这样过了一天后,屋里多加了一个药桶。

    熊豹领来了一个男人,对方老老实实脱了衣服进了桶里。

    看对方被冒着蓝色火焰的药剂包围,一声不吭,眉头都不皱一下,赤烈云卿着实佩服。

    有了对比,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变强不是嘴上说说,这点儿苦都不能吃,以后他还谈什么和月流萤一起搞大事!

    有人作伴,赤烈云卿开始有一茬没一茬地跟人聊天。

    最初,他说十句,对方吭一声。

    后来那人被吵得不行,才勉强回应,两人渐渐聊了起来。

    有人陪着一起吃苦,赤烈云卿倒也不再觉得难受,竟真的坚持了下来。

    而另一药桶里的令狐绝,也是头一次知道五皇子居然如此话痨。

    不过他态度亲和,嫉恶如仇,也不觉得令狐绝脸上丑陋。

    两人性格合拍,聊着聊着居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月流萤这几天住在国医馆。

    她刚给在九珍楼承诺的壮汉开了补药,保证他回头一定能生五六个胖小子。

    送走了壮汉和他老婆,月流萤过来看赤烈云卿和令狐绝。

    他们俩身上蛊虫的相似之处在于,这两只蛊都是自幼都养在身体里。

    这种情况下,想要把蛊虫从身体中剥离出来,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跑汤药能暂时缓和蛊虫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同时进一步调理身体机能。

    等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就是解蛊的时候。

    见二人聊的不错,赤烈云卿和令狐绝越好出去吃酒,月流萤把这边的事情交给了熊豹。

    她借用了隔壁的炼药室,为自己准备了五个药桶。

    现在的情况,让月流萤不得不把提升武力值放在首位。

    没有强悍的武力,就不足以保护自己。

    如今,月流萤已经招惹了足够多的麻烦。

    可她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自身低弱的武力和高超的医术完全不匹配。

    万一哪天熊豹不在身边,没准儿她真会被人抓去当药奴。

    为避免有那一天,也为了以后打脸自己亲自上场更痛快,月流萤炼了洗髓元丹和洗髓元剂。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适应这身体的缘故,她发现身体素质越来越接近前世。

    前世她不但是丹王,还是把武王都踩在脚下,让人哭着叫爸爸的大佬。

    真能恢复到前世的水平,那这片大陆就任由她横着走了!

    将这两天炼制的洗髓元剂分别倒入五个药桶中,月流萤脱了衣服跳进第一个木桶。

    这间屋子就在赤烈云卿的隔壁,有熊豹照看,她不用担心会被人打扰。

    月流萤盘腿而坐,吞下洗髓元丹后,她开始配合体内经络,吸收药水中的洗髓元剂。

    “她真躲在国医馆不回来了?”

    战王府,赤烈云煌从赌石那天就在等月流萤回来后找她“算账”。

    谁知这个小骗子一头扎在国医馆,不回王府了。

    她居然一点儿都不担心他鸠占鹊巢,霸占了这里。

    “主子,要不您去国医馆看看?”

    肖玉怂恿道。

    他现在也不得不佩服月流萤心大。

    偌大个王府丢着,她啥啥都不管,难道就不怕赤烈云煌对战王府怀有恶意?

    “五殿下也没回来,据说他也在国医馆。”

    肖玉补充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王爷在月流萤心里的地位远不如赤烈云卿。

    这怎么行呢!

    既然月流萤和赤烈云煌是天定姻缘,中间最好就不要有什么波折。

    青梅竹马已经是过去式了,有同生咒和合欢蛊才是完美伴侣!

    即便有肖玉的怂恿,赤烈云煌也没有立刻动身,总想着月流萤会回来,这里是她的家。

    可是他等一天,没回来。

    等两天,没有。

    三天赤烈云煌都快等成望妻石了,别说人,月流萤就连个消息都没传回来。

    “主子踩碎了十块白玉砖、拍碎了两张水晶桌、捏碎了十七个琉璃杯、毁了一副金丝棋盘、打坏了一套玛瑙碗碟……”

    段乘风一笔一笔地跟肖玉算账。

    “肖大哥,再这么下去,就算家里有矿也折腾不起。”

    不但段乘风,就连左夜也跟肖玉求饶。

    “现在没人愿意在主子跟前伺候,大家都哭喊着宁可去界域,也不想进听雨阁。”

    “肖大哥你想想办法,把主子引到国医馆去。”

    “凭什么月小姐祸害了主子,自己躲在国医馆,让我们这些人倒霉啊!应该祸水东引……”

    “咳咳!”

    左夜的话没说完,段乘风不断冲他挤眉弄眼,还连声咳嗽提醒。

    “你咳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左夜刚说完,一片玄色的衣摆进入他眼帘。

    “主子好!”

    左夜立刻站直了身体,露出灿烂的笑脸。

    “宁愿去界域也不愿在我跟前伺候?”

    赤烈云煌活动了一下手腕,将衣袖慢慢折了起来。

    “左夜,本王很久没指点你的武功了。今天天气不错,我在练武场等你。”

    哦,不——

    左夜一脸惊恐,扭头向肖玉和段乘风求助。

    别看我们!

    大兄dei,不是哥们狠心,是不对你狠,遭罪的就是我们啊!

    肖玉眼睛看天段乘风眼睛看地,两人假装隐形人。

    “你们太毒了!”

    左夜悲愤不已,跟着赤烈云煌离开,没一会儿,一连串的惨叫就从练武场传了出来。

    “主子,我错了!”

    “小段也背后说您坏话了!”

    “主子你是天上地下最最好的人……”

    好不容易声音没了,赤烈云煌阴沉着脸从练武场出来。

    “走,去国医馆!”

    既然月流萤躲国医馆,他就亲自去把她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