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73想不想和我一起当大佬?


    这一摸不要紧,摸脉之后,月流萤微微一愣。

    又是蛊?

    还是嗜吃蛊!

    怎么回回遇到事情都是和蛊毒有关?

    那个阴魂不散的灵古族的女人到底是谁?她怎么到处祸害人!

    “你为什么不吃了?”

    赤烈云卿把一碟香酥小鱼干往月流萤跟前推了推。

    “这是你爱吃的,我特地让厨子加了辣子,保证又香又酥脆!”

    看着赤烈云卿脸上的笑容,月流萤没说什么,而是夹了一条鱼干喂进嘴里。

    果然香香辣辣,很对胃口!

    “阿萤,是不是我的病不好治?”

    赤烈云卿并不笨,见月流萤表情不对,他在旁边轻声问道。

    “其实也没关系。”

    他傻傻地笑着。

    “反正你又不会嫌弃我胖,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胖怕什么,说明我心宽……”

    “能治。”

    没等赤烈云卿说完,月流萤大声说道。

    “啊?”赤烈云卿刚还想宽慰小青梅,让她别担心自己,没想到结果这么意外。

    “我能治好你!你并不是天生如此,我一定能把你治好。”

    月流萤拍了拍赤烈云卿的胖手。

    “可,可是……”

    既然他有救,为什么月流萤脸色不太好看?

    “这事儿我要跟你父皇谈。”

    月流萤咬着一口糖醋排骨。

    “我给你治病不收钱,可你父皇那边必须出血!不让我出口恶气,我心里不平。”

    “皇宫里的好东西多,这回我得好好宰上一笔!”

    原来是这事儿啊!

    赤烈云卿拍了拍胸口。

    “没问题!我父皇私库里有很多绝世珍宝,只要你喜欢的,我都给你弄来。”

    见自家大小姐忽悠五皇子去皇上那儿坑东西,熊豹连忙低头吃饭。

    不能看!

    他正直的三观正在被一点点掰弯!

    应下给赤烈云卿治病,月流萤心里想到了一个人——赤烈云煌。

    他和赤烈云卿兄弟二人关系不错,而且他身上也有蛊毒。

    兄弟俩同时中蛊,这件事情着实蹊跷,对方说不定是认识他们的人。

    是皇上派人做的吗?

    这个可能性不大。

    皇上十分宠爱赤烈云卿,所有皇子中他最疼的就是他,他不会害自己儿子。

    如果赤烈云卿不是这么胖,武学天赋能更高一些,他会是皇上最理想的太子人选。

    既然不是他,那这人究竟是谁呢?

    这对兄弟到底碍了谁的眼,挡了谁的路?

    对她下合欢蛊的人,和给他们下蛊的是同一人吗?!

    月流萤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这些,她干脆直接放弃。

    她打算回王府找赤烈云煌,他看上去蔫儿坏蔫儿坏的,这种头疼的事情还是交给他。

    说不定他们可以联手抓住背后作怪的那个女人!

    此时,战王府里。

    被月流萤念叨的赤烈云煌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主子,您是不是病了?要不要请月小姐给您看看?”

    左夜连忙拿了厚披风给赤烈云煌披上。

    “本王不是病了,是有人在想我。”掖了掖披风,赤烈云煌勾起唇角。

    大家平日少见王爷笑,自从到了京城,进了战王府,他脸上的笑越来越多。

    按理说,这是好事。

    可赤烈云煌这么自恋,让左夜有点儿受不了。

    这还是我们家王爷吗?

    就在这时,肖玉拿着一沓资料过来。

    “主子,您要的资料都在这儿。”

    知道他们有正事,所有人都退下,屋里只剩下赤烈云煌和肖玉两人。

    玄衣男子手指翻阅着资料,时而点头,时而沉思,最后甚至闭着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

    “五年前,我来到这里。”

    赤烈云煌睁开眼睛,这双眼中涌动着浓烈的杀意,压得肖玉身子都快站不稳。

    “而五年前月流萤突然身患怪症,武功尽失,成为废物。正好,是同一天。”

    “主子,你是说王妃她,她就是……”肖玉一脸吃惊。

    “应该是。”

    赤烈云煌眼中杀意散去,露出一丝丝温柔。

    “我为她挡劫,折损一半武功。她当初为我挡劫,从天才变成废物。”

    “同生咒,同生同死。只要自己神魂不灭,另一人活着,就可以死而复生。”

    难怪他能重生在天元大陆,因为月流萤帮他挡了死劫。

    既然如此,她真的是月流萤吗?

    明明两地相隔数万里,为何天元大陆的月流萤会和他之间有同生咒?

    这咒术究竟是何人在何时下的?

    赤烈云煌皱着眉头,重新翻看着月流萤从小到大的详细资料。

    “月崇楼带她回来时,她已经六岁,战王对外说她生母难产早亡……可这是真的吗?”

    “如果她不是月崇楼的女儿,她会是谁呢?”

    “我现在认识的她,是真正的月流萤吗?”

    赤烈云煌嘴里冒出的这些问题,把肖玉问得晕头转向。

    这些事情他哪儿知道啊!

    “主子,既然王妃就是和您同有同生咒的人,那她身上岂不是也有合欢蛊?”

    肖玉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

    “是。”

    赤烈云煌点了点头。

    “成渝大师说过,只有同一合欢蛊的雌蛊雄蛊,才会相互吸引。”

    肖玉脑中浮现出马车上的那一幕。

    “难怪您见到王妃那么……情不自禁……”

    原来都是蛊毒闹的啊!

    “你想多了。”

    一眼就看出肖玉的脑补内容,赤烈云煌手中珠子一弹,打在肖玉额头上。

    “就算没有同生咒和合欢蛊的作用,她也是我的。”

    这种感觉,言语解释不了。

    只能说,月流萤在闯进马车的时候,就闯进了他的世界。

    这个小骗子,这辈子别想把他打发了!

    月流萤不知道赤烈云煌所想,吃饭后她去了炼药室,炼了一管药剂给熊豹。

    “等会儿定会有人再来给纳兰蓉求药,这药剂二十万金一分不少。”

    等熊豹应下,月流萤踮脚攀着赤烈云卿的肩。

    “云卿,想不想跟我一起成为这个世界最强最牛逼的大佬?!”

    “想!”

    赤烈云卿握紧胖拳头。

    若是以前,他不敢这么想,可现在小伙伴有大本事,她定能帮自己。

    赤烈云卿不想再被人背地嘲笑是战五渣。

    他也想有能力站在月流萤身边,成为她真正的伙伴。

    “有勇气,我很欣赏你。”

    月流萤重重地拍了拍赤烈云卿宽厚肥实的肩。

    “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哭……”

    很快,胖墩就知道月流萤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