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63有钱一起赚,才是好兄弟


    三只骰子,点数4—10为小,11—17为大。

    黑色绒布上三只骰子,分别为5点,4点,3点,刚刚好12点。

    “我赢了。”

    月流萤手指头轻快地在桌子上敲了起来。

    怎么会……

    自己明明摇的是小啊!

    为什么会这样?

    冷汗从王吉的鼻尖上掉下来,他仿佛置身冰窟中。

    一把输了七十三万金,他就算是搭上全家人的性命也赔不起啊!

    “雾草,真的赢了!”

    一群赌鬼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

    王吉是谁啊!

    他的右手号称赌神之手。

    按规矩是王吉先摇出结果,再由月流萤来猜大小。

    可这次月流萤提前说了“大”,以王吉这种老手,肯定会摇出“小”。

    谁知道他居然摇出的是大!

    这不明摆着给人送钱嘛!

    “不,不可能——”

    看到结果和自己想的截然相反,管事脸色铁黑。

    王吉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给钱——”月流萤站了起来,模样别提有多高兴。“今天运气真不错,赌神是站在我这边的。”

    “快点儿拿钱,我还等着赶下一场呢!”

    若是换成其他人,管事不会给钱,甚至还会给对方一个罪名,或者是想办法弄死对方。

    可对面的是谁啊?

    她是世上最年轻药圣,身后还有两位成名已久的药圣。

    除非他不要命,想得罪三位大佬,否则只能乖乖拿钱出来。

    “稍等。”

    管事狠狠地瞪了王吉一眼,亲自去取了七十三万金票。

    拿着金票,管事的手在颤抖。

    这么多钱是赌场半年来的进账,这一下子全都输光了。

    他该怎么跟商会交代?西门策肯定会活剥了他!

    越想管事心底越是一片黑暗,他已经可以预料到自己悲惨的未来了。

    “真墨迹。”

    月流萤从管事手里拽过金票。

    她左手拿着金票,右手五指飞快从金票上划过,只听到“哗哗哗”响,没一会儿就点完了。

    这点钞的架势和速度,让人大开眼界。

    如此熟练,这位药圣大人该不是经常在家里点钞吧?

    众人心里暗戳戳地想着。

    “不错,是这么多。”

    把所有金票拿好,月流萤走到管事面前,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大师,您愿意帮我?”管事眼睛一亮。

    就算输了钱,如果有一位药圣站在他这边给他撑腰,哪怕西门策是大主事,也不敢动他。

    而且说不定因为月流萤的青睐,他还会提升。

    此时管事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下子登顶,脸上乌云散去,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等着吧——”

    月流萤笑得意味深长。

    “大哥二哥,我们走!”

    月流萤给了管事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带着官理他们离开了赌场。

    “就这么完事儿了?”

    成渝觉得不对劲。

    以月流萤记仇的性格,怎么可能只拿点儿钱就轻易了事。

    “我们去下一家赌场。”

    月流萤小声说道。

    “不能只在一只羊身上薅羊毛,惹急了他们关上门不接待我,那我岂不是亏了。”

    “那你为何要帮管事?”

    对月流萤后面的举动,赤烈云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打算怎么帮他?”

    听了这话,月流萤摸着怀里的金票,一双桃花眼笑得春意盎然。

    “我把豪气商会旗下的赌场都赢一遍,到时候每家都输一大笔,他就不是最倒霉的,有人陪他挨罚。”

    “难道这不是帮他?”

    “你啊!”

    听了月流萤的解释,官理哭笑不得。

    她倒是聪明,把什么都考虑到了。

    月流萤最后给人留个念想,也是避免有人去其他赌场通风报信。

    真是一肚子坏水!

    果然,按照月流萤说的,她去了第二家赌场。

    和刚才一样,她依旧只赌大小,本金还是七十三万,最后赢了。

    临走时,月流萤照样说了句“别怕,我会帮你!”

    这话让输钱输得割肉滴血的赌场管事感激涕零,恨不得跪下来磕头感谢了。

    走一家赌一家赢一家,月流萤兜里的金票越来越多。

    四场下来,本金加上赌金一共三百六十五万金。

    “三弟,你为啥不叠加去赌啊?”

    看到月流萤每次只拿七十三万,成渝不太明白。

    一圈儿走下来,他算是看出来了,月流萤就是锦鲤体质,赌大得大,赌小得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成渝好奇,她为什么不狠狠赚一大笔?

    “包叔跟人打听了一下,这些赌场半年差不多能赚八九十万金。”

    “我要是赌太多,他们手里没钱赔,去找西门策,我还怎么去坑下一家?”

    “赚钱么,贵在细水长流。”

    四把下来赢了几百万金,这叫细水?

    我信了你的邪!

    成渝大手捂着脸,觉得自己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真的好深好深。

    “咱们先分赃。”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月流萤先把官理三人的七十万拿了出来。

    “这是刚才找你们借的钱,扣除本金,剩下赚的咱们四人五五分成,你们看成吗?!”

    月流萤心算了一下。

    官理和成渝的三十万变成九十万,两人一百八,赤烈云卿的十万变成三十万。

    “不,你现在需要钱,你拿着。”

    赤烈云卿连忙摇头。

    他知道月流萤现在有多穷多需要钱。再说赢钱是月流萤的本事,他不能拿。

    他如此,官理和成渝也不肯收。

    这钱借给月流萤玩儿,输了他们没打算叫她赔,赢了也没打算赚她的。

    “不成。”

    月流萤坚决摇头。

    “兄长对我好,是我的福气。可我们结拜的时候就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大哥二哥这是要违背誓言吗?”

    好说歹说,月流萤把一百八十万塞给了官理和成渝。

    随后,她硬塞给赤烈云卿三十万。

    “多谢你们借给我本金,我现在这儿还有一百五十五万呢!别担心我。”

    噗——

    熊豹本来没怎么关注月流萤最后得了多少,此时听了她的话,他差点儿喷血。

    多少?

    一百五十五?

    靠昨天赚的三万金,又找人借了七十万金。

    这不到半天时间,大小姐的钱就翻倍成了一百五十五?!

    大小姐,你是天神吗?

    昨天晚上月流萤调侃自己是天道之子,熊豹此时有点儿信了。

    这么说,欠的一百万金不到一天时间月流萤就赚出来了?还绰绰有余?

    “走,豪气商会还有最后一家赌场,也是这里最大的赌场,你们等会儿跟我一起下注!”

    “有钱一起赚,才是好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