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55你们很快就有新的女主人了


    月流萤没想到赤烈云煌身上的咒术居然是这个。

    “大小姐,同生咒是什么?”

    看着赤烈云煌胸口血红和妖紫两种颜色交织的咒符,肖玉皱起眉头。

    他跟在王爷身边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听说他身上有咒。

    “同生咒是一种失传已久的古老咒术。”

    月流萤拂去火苗,一个类似鸳鸯锁的符咒没入赤烈云煌身体里。

    “是将两人鲜血交融,以古语咒法为枷锁,打入双方的神魂中。”

    “中咒人,将相互依存,彼此牵绊,同生共死。”

    “一人受创,另一人会受伤。一人神魂俱灭,另一人也得下地狱。”

    “这种咒术我也只是听说,这还是头一次见到。”

    听月流萤这么一解释,另外三人脸色恍然。

    “这不就相当于心魔誓里的主仆誓言吗?”

    左夜有些紧张地说道。

    “照你这么说,若有人找到和王爷有同生咒的人,杀死对方,就会伤害王爷?”

    左夜一说,段乘风和肖玉也紧张起来。

    这同生咒就是赤烈云煌的软肋啊!

    “是,也不是。”

    月流萤摇摇头。

    “同生咒也有好处,若是两人一起双修,往往会事半功倍。”

    “而且一人受伤甚至身死,另一方可以帮他抵挡死劫,也算是多了一条命。”

    月流萤暗道可惜。

    《神农药经》里《毒经》中咒术部分残缺,她知道的也不算多。

    即便他想帮赤烈云煌,也无能为力。

    “多了一条命啊!听起来似乎不错。”

    肖玉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

    “肖大哥,你四不四傻!哪里不错了啊——”

    段乘风哼了一声。

    “我们王爷这么厉害,哪儿需要别人给他续命。”

    “反而是现在,王爷突然出事,肯定是和他捆绑同生咒的人连累了咱们主子。”

    “这种弱鸡的存在对主子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主子得不到他的好处,反倒会被连累。”

    段乘风的话,也解释了为何赤烈云煌会突然武功折损一半。

    这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种事情多来几次,赤烈云煌迟早药丸!

    “你说得对!”

    左夜连忙来到月流萤跟前。

    “公主,你能不能解开王爷身上的同生咒?”

    “不能。”月流萤摇头。

    “我解不开,或者说整个天元大陆没有人能解开这玩意。”

    这一点,月流萤很自信。

    这么久,赤烈云煌只是被诊治出了三种剧毒和蛊毒,可见大陆上的药师根本不知道咒术。

    “不能解开……?”

    左夜挠了挠头,忽然眼睛一亮。

    “那你能不能找到那个人?”

    左夜的意思月流萤明白。

    既然这人会威胁到赤烈云煌的性命,不如他们把对方保护起来。

    不能杀,那就圈进,把对方当成国宝,里三层外三层地保护着。

    “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无能为力。”

    月流萤是十分坦诚。

    “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寻找的思路。”

    “好好好,您说!”

    三人连忙看着月流萤。

    只要是为了王爷好,月流萤怎么说他们就怎么执行。

    “第一、这个人是女人。”

    “什么?!”左夜声音老大,“女的?!”

    “对!”

    看到他们吃惊的模样,月流萤笑了起来。

    “你们没看到咒术的形状是鸳鸯锁吗?对方肯定是个姑娘。”

    “不知道咒术是哪位大佬下的,大概是想把她和你们家王爷撮合成一对。”

    月流萤笑容甜美,心里也很乐呵。

    之前她还担心不好摆脱和赤烈云煌婚约,现在她不担心了。

    这个男人就算成婚,也会和他绑定同生咒的女人成婚。

    否则咒术反噬,那可是很销魂入骨的哟!

    看到月流萤脸上的小得意,肖玉忍不住为自家王爷担心了一把。

    难得王爷对一个女孩子上心,谁知出了该死的同生咒,叫他无法操控自己的感情和婚姻。

    呜呜呜,王爷真可怜啊!

    “第二、这个女人今天早上遇到了重创,也许是事关生死。”

    月流萤接着说道。

    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何赤烈云煌会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是今天早上。

    “不过,幸好有西海王,那个姑娘应该化险为夷,平安无恙了。”

    “那刚才王爷为何吐血昏厥?”

    肖玉问道。

    看着床上依旧昏迷的赤烈云煌,作为他最忠诚属下的肖玉十分担心。

    “之所以如此,是他身体里的蛊毒犯了。”

    月流萤坐在床边,小手按压在赤烈云煌的心口。

    “王爷之前从不曾这样……”

    段乘风说道。

    赤烈云煌中合欢蛊也不是一天两天,每次都是半夜子时发作。

    今日提前,可把他们吓了大跳。

    “因为这次不一样。”

    月流萤耐心地为三人答疑。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姑娘身体里有合欢蛊的雌蛊,而且和你们王爷的是一对。”

    “方才蛊师操作雌蛊,目的是要伤害她,可这一次全部被他承受了。”

    月流萤指尖在赤烈云煌心脉处按压,他皮肤下雄蛊像疯了一样震颤,蛊师还在操作雌蛊。

    真是个倒霉的家伙!

    月流萤忍不住有些同情赤烈云煌。

    那女孩儿身体应该无恙,很可能她已经恢复了正常。

    所以这回的疼痛全部被早上受创还没恢复的赤烈云煌接受了,谁叫他正是虚弱的时候呢!

    “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三点。”

    月流萤说道。

    “我不知道下蛊的人是谁,为什么会如此巧合。”

    “也许你们找到下蛊之人,就可能找到下咒的人,也就一劳永逸,解除后患了。”

    “下蛊的人和灵古族有关,还是女人。”

    月流萤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三条,虽然指出了范围,但也够叫人头疼的。

    女人女人女人,这种麻烦的事情怎么都是和女人牵扯在一起?

    不管三人如何头疼,月流萤吩咐他们准备银针和大锅,又写了一些草药让人去买。

    “准备好了叫我。”

    月流萤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就这么走了?

    “大小姐,你走了,我们王爷怎么办?”肖玉连忙跟上去。

    “放心,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今天晚上帮他控制身上的雄蛊,按照我吩咐的做,保管让他舒舒服服一觉睡到大天亮。”

    月流萤表情很放松。

    死不了,她就没必要担心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抓紧时间找人!说不定你们很快就有新的女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