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54女流氓,放开我家王爷!


    心魔必须破!

    不破心魔,月流萤永远无法登临更高的境界。

    只可惜,她始终看不清那人的脸。

    不过没关系,若他真敢出现,她一定亲手杀了他。

    “熊爷爷放心吧!我是天道之子,心魔誓奈何不了我的!”

    转脸,月流萤笑嘻嘻地对熊豹说道。

    “调皮!”

    熊豹笑着摇摇头。

    天道之子……

    这话也敢说!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熊豹暗自在心里说了两遍。

    胸怀宽广的天道应该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吧!

    等回客栈换了衣服,洗去脸上的易容材料,月流萤和熊豹恢复了本来面貌。

    “这两颗洗髓丹你服用一颗,等确定明心是可用之才,且忠心不二,把另一颗给她。”

    月流萤给熊豹的洗髓丹比交给令狐绝的还要好。

    丹药上面的云纹若隐若现,浮在洗髓丹表面,形成一层淡淡的雾气。

    这是……丹云?!

    熊豹彻底呆住了。

    他这一天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在谷底,一下子又飞到了天上。

    熊豹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脸。

    好疼!

    是真的,他没做梦。

    “大小姐,你这一身本事究竟是如何学来的?”

    哪怕被月流萤一再刺激,已经有了免疫力,这会儿熊豹还是受不住这样的大惊喜。

    老人家心脏真是不耐操喂!

    知道他会问,月流萤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其实最近这半年里,每天晚上都有一对夫妻来我梦里传授我医术。”

    “他们自称是上昆仑神农岛的长老。熊爷爷,你听说过上昆仑,知道神农岛吗?”

    月流萤问道。

    她故意这么说,也是想在熊豹这里打探消息。

    在她心底,还是舍不得师门和二位师父,很想回去。

    “上昆仑?那不是《四海志》中记载的,神仙们居住的地方吗?”

    熊豹眼睛一亮。

    原来大小姐得到了神仙的指点,难怪这么厉害!

    《四海志》?

    一听这个,月流萤嘴角抽了抽。

    《四海志》好像是一本风靡大陆的神话志怪小说,里面全是神话传说……

    看到熊豹兴奋的样子,少女有些惆怅。

    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人落在月流萤身边。

    “月小姐,请你救救我们王爷!”

    来人是之前一直和赤烈云煌寸步不离的肖玉。

    没等月流萤明白,他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点地飞起,踩着屋檐,往战王府飞奔过去。

    “放下我家小姐!”

    熊豹紧追其后,可即便他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也没追上肖玉。

    赤烈云煌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熊豹心惊。

    他现在是巅峰武圣,在霓羽国差不多是排名前十的高手,竟然比不上肖玉。

    这个西海王真是不容小觑!

    肖玉最后在战王府的一处院落落下。

    放下月流萤后,他后退一步,连声道歉。

    “别废话,带我去看他。”

    路上,肖玉已经跟月流萤说了事情经过。

    今天晚上,赤烈云霄把自己皇子府里一个主簿的尸体送来,说他是散播谣言的人,这算是向赤烈云煌低了头。

    之后赤烈云卿来王府找月流萤,送她生日贺礼。

    他和赤烈云煌本是同母兄弟,两人关系不错。

    兄弟很久不见,赤烈云卿干脆留下,边和兄长聊天边等月流萤。

    两人说着话,不知道为何,赤烈云煌忽然狂吐鲜血,最后晕厥过去。

    肖玉知道月流萤的本事,这才匆忙出来找她。

    “阿萤!”

    赤烈云卿担心兄长的身体,一直守在听雨阁这里。

    看到月流萤跟着肖玉进来,他连忙起身。

    “你回来啦!”

    赤烈云卿来到月流萤跟前,笑得憨厚,脸上的肥肉微微抖动。

    “云卿,我先去看看赤烈云煌,你等我。”

    对这个胖墩墩像小山一样高大壮的小伙伴,月流萤并不排斥。

    不管皇上心里如何算计,有多少对付战王府的阴谋,赤烈云卿对原主始终是一片赤诚。

    这份友谊也延续到月流萤这里,她不会随便糟践一个人的真心。

    “好好!”

    赤烈云卿连连点头。

    月流萤推门进了里屋。

    只见赤烈云煌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嘴边还有一丝血迹。

    她让不相干的人退下,屋里只剩下肖玉、左夜和段乘风。

    “他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月流萤伸手给赤烈云煌把脉。

    “早上在马车里,我发现他体内脉搏混乱,就像是走火入魔一样。”

    “他这是受了重创,还是练功出了问题?”

    月流萤知道,赤烈云煌并不是他外在表现出来的那般病弱。

    他虽然身上有三种剧毒和合欢蛊,但他才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

    这人以前绝对是个人形杀器,否则他身上不会有那么重的血煞之气。

    “不瞒大小姐,我们王爷一直好好的,偏偏今天早上突然出事,武功生生折损了一半。”

    肖玉认真地回答道。

    “肖大哥!”

    见肖玉把赤烈云煌的底子透露给月流萤这个刚认识的人,段乘风和左夜都不太赞同。

    这次皇上指婚,还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万一月流萤是他安插在西海王府的间谍,要对赤烈云煌不利呢?

    瞥了一眼另一侧那两个从自己一进来就是防备状态的年轻人,月流萤轻嗤了一声。

    不知者无罪!

    看在赤烈云煌今天帮她摆平了大麻烦,她不会和小孩一般计较。

    “闭嘴。”

    看到月流萤嘴角的笑,肖玉有些尴尬。

    “大小姐别介意,他们只是太关心王爷。”

    “没事。”

    月流萤摇摇头,站起来撕开赤烈云煌的上衣,露出白玉似的胸膛。

    “你你,你要干什么?”

    段乘风被月流萤大胆的行为给惊呆了。

    “女流氓!”

    左夜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可记得,月流萤邀请自家王爷过来的信上写的是,我们同居吧!

    一个女孩子年纪不大,却这么好色。

    幸好王爷昏迷了,不然知道自己被月流萤吃豆腐,肯定会剁掉她的手。

    月流萤没管旁边那两个二逼青年,而是附身把耳朵贴在赤烈云煌的胸口仔细聆听了一阵。

    她让肖玉找来烈酒,浇在赤烈云煌胸前,点了火。

    当火苗烧起,赤烈云煌心口出现了一个古老的符咒。

    “竟然是同生咒!”

    月流萤大吃一惊。

    同生咒,顾名思义,同生共死。

------题外话------

    最北边的小可爱是在哪里?漠河?我知道最南边的是在马来西亚!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