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53药圣大人路子野


    气归气,面瘫脸不得不承认大佬就是大佬。

    之前,他对月流萤的能力还有些怀疑。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炼出五品人丹么?

    这么快报应就来了,自己老脸被打得啪啪响。

    说好的两颗五品人丹变成了两颗一品地丹,这价值可就不可估量了。

    面瘫脸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

    现在等于是屠龙阁团灭了万泉山庄,非但没赚到钱,反而倒欠了月流萤一大笔钱!

    她升级为他们的债主了!

    做人命生意这么久,屠龙阁还是头一次亏钱。

    这叫什么事儿啊!

    面瘫脸能想到,令狐绝也清楚这一点。

    “太贵重了。”

    令狐绝只拿了一颗,剩下那颗放在桌上。

    即便如此,一颗一品地丹的价值也比两个五品人丹的价值总和还要多。

    “别介——”

    月流萤摇摇头。

    “我又不是只跟你们做一次生意,大家有来有往,才能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

    “你把超出的价值折合成黄金放这儿,算是订金。”

    听了月流萤的话,熊豹捂着脸,觉得有些对不住月崇楼。

    等主人回来,发现大小姐从甜心小可爱变成了黑心小汤圆,会怎么想?

    “好!”

    令狐绝也是干脆利落的人,并没有推辞。

    这么大方?

    还想长久和屠龙阁做生意?

    面瘫脸有些不可思议。

    原来新晋的这位药圣大人路子这么野啊!

    “这两颗药都是洗髓丹,我建议你们内部消化掉。”

    “如果送人或者是出售,我只有一点要求,绝对不能和豪气商会扯上关系。”

    洗髓丹!

    面瘫脸再次破功。

    柳大师真壕!

    这回屠龙阁欠月流萤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恩情,这算是赔大了!

    “豪气商会那边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令狐绝问道,大有只要月流萤点头,他就让人去宰了西门策的意思在里头。

    “暂时不用。”

    月流萤拒绝了令狐绝的好意。

    豪气商会势力遍布整个大陆,背后还有强大的衡安国。

    可不是战龙佣兵团,太和药店,万泉山庄能比的。

    以月流萤和战王府现在的能力远不是商会的对手。

    弱小的时候承认自己不如别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再说她目前的敌人只是西门策,还不是豪气商会这个庞然大物。

    “来,我给你把把脉。”

    月流萤勾勾手指,提到了正事。

    她猜测不错,令狐绝的确是想给自己治病。

    等手指压着男子的脉搏,月流萤皱起眉头。

    他皮肤的温度高于常人,血管中像是有什么在蠢蠢欲动,要蓬勃而出似的。

    又是蛊!

    真特么的见鬼了!

    月流萤脸色有些难看。

    那个操纵蛊虫的灵古族女人究竟是谁?

    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我们阁主怎么样?是不是有危险?”见月流萤脸色不对劲,面瘫脸有些紧张。

    “青玉,安静。”

    令狐绝摇摇头,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清楚。

    这么多年,许多药师都对他的病束手无策,其中不乏药圣这样的人物。

    说实话,他其实已经放弃了。

    “阁主……”

    青玉咬着嘴唇,目光死死地盯着月流萤。

    过了好一会儿,月流萤松开手,看着令狐绝的脸。

    这张脸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皮肤下隆起的血痕就像错综复杂的树根一样,遮盖住了他的脸,唯独一双眼睛黑亮,坚定。

    “有救。”

    在青玉脸色灰白,快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月流萤说出了结果。

    什么?!

    令狐绝眼睛一亮,青玉更是叫了起来。

    “大师,我们阁主真的有救?!”

    “聒噪——”月流萤按了按耳朵,拿起桌上的笔。

    “这些东西给我准备好,我都要。”

    “你身上的蛊虫从你一出生就附着在身体里,如今几乎和你身体合二为一。想要分开,得吃一番苦头。”

    “这些药你慢慢找,等我需要的器具做好,去国医馆通知我,我先来帮你止痛。”

    “药材全部找到后我再帮你驱蛊。”

    月流萤边写边说道。

    “最近记得戒酒戒色戒荤腥戒怒,心情放平和。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前面,青玉听着还觉得大佬好牛好厉害。

    等她说到“戒色”,他那张面瘫脸终于笑了。

    阁主根本不用戒色,他这么一把年纪还是个处男喂!

    啪——

    没等青玉捂嘴,令狐绝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月流萤没留意到这些,写完药方后,她又写了一张纸,塞到令狐绝怀里。

    “这张名单你收好,不许给第二个人看,他们都是我的仇人,恨不得我死。”

    “你这病只有我能治。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肯定是名单上的人干的。”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今天放你这儿的订金就作为复仇基金,在你完蛋之前一定要把他们都杀了为我报仇。”

    这下,熊豹彻底没脸见人了。

    不用说,那张名单上面肯定有什么林家的人,纳兰蓉,赤烈云霄,还有皇上等等……

    这已经不是搞大事能形容的了!

    这是要捅破天啊!

    偏偏令狐绝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把名单收好,贴身放着。

    “需要我派人保护你吗?”

    令狐绝问道。

    “不用。我这人祸害欠年在,那些垃圾想我死,说不定先死的是他们!”

    月流萤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包叔,我们走。”

    “是!”

    熊豹领着月流萤离开。

    他们走后,青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阁主,要不要跟踪?”

    “不。”令狐绝坚决摇头。

    等准备好月流萤要的,他很期待和她再次见面。

    “大小姐,你……”

    月光下,熊豹跟在月流萤身后欲言又止。

    “熊爷爷,你想说什么啊?”

    月流萤一脸乖巧,桃花眼又圆又亮。

    面对这么乖的孩子,熊豹再也说不出别的,只好叮嘱一句,“你以后别随便立心魔。”

    心魔誓……

    月流萤笑了。

    众人都怕心魔誓,都畏惧天道惩罚,害怕生出心魔,困扰一生。

    可她不怕!

    因为她已经有了心魔,若不是该死的心魔困扰,她又怎么会死。

    至于她的心魔……

    月流萤目光冰冷。

    那个漫天火光中出现的男人到底是谁?

    她从小生长在神农岛,从没见过这个男人,为何浴火而生的男子会是她的心魔?!

------题外话------

    感谢快乐蓝猫,云鬓诗颜,qiaoshaowei,诗菲依,wei蓝月,未央紫青,紫罗兰70,甄本芜,5698708的打赏和评价票!谢谢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