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47没错,我背后有大佬罩着


    又是蛊!

    月流萤没去管地上的两个死人,而是趁大家都关注死人的时候突然看向郭晓仁。

    果然,在看到冯仙和周仓的惨状后,郭晓仁的大方脸刷一下白了。

    随后他跑到栏杆边,对外一阵狂呕。

    生怕自己吐不出来,郭晓仁还把手指伸进喉咙里,仿佛要把什么抠出来。

    这就对了!

    此时,月流萤确定肯定,郭晓仁也是幕后黑手的棋子。

    只是不知道郭晓仁是在和月崇楼认识后,才被人收买利用,还是他最初就是带着任务,抱着目的去认识月崇楼。

    不过不管怎样,在月流萤眼里郭晓仁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今日对战王府捅刀的行为无疑是背叛。

    背叛者当死!

    至于西门策,他背后是东部最大的商会,而豪气商会背后是东部第一国衡安国。

    如果幕后黑手是霓羽国人,还真不一定能收买他。

    “真没劲。”

    见官理和成渝对蛊毒似乎十分忌惮,月流萤笑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扫兴了,这里是待不了,不如换个地方吧!”

    月流萤让熊豹拿了一叠银票,塞给魏琪。

    “我和大哥二哥要去国医馆商量一些事情,你带他们去别地儿寻开心吧!”

    “今天的吃喝玩乐,都包在我身上。”

    魏琪扫了一眼,这些银票不就是月流萤在国医馆解答阴暗困惑,从药师们手中赚的钱么。

    这个……

    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

    等魏琪带着药师们浩浩荡荡地离开,西门策和郭晓仁也找机会走了。

    月流萤看了看场上的苦主,对刚才带头打砸的壮汉说道:

    “这位大哥,三天后你去国医馆找我,我给你治病。”

    “大家既然是苦主,九珍楼和太和药店随你们处置变卖,应该足够赔偿损失了。”

    “不过我刚才说了会保冯路,这个人你们不能动。”

    “好嘞,柳大师既然发话,我们没啥说的。”

    壮汉和苦主们连连点头。

    月流萤走到冯路跟前蹲下,双手在他背后一阵推拿。

    咔嚓——

    一声响,原本错开的脊椎骨被月流萤对上。

    “带着家人逃吧,马上就走,逃得越远越好!”

    “大师……”

    冯路原本指望月流萤能罩着他一辈子的,可对上她那双冷冷的眼睛,他缩了缩脖子。

    “放心!如果你死了,肯定是你大哥的主子杀的。我会找到对方,为你报仇。”

    拍了拍冯路的肩膀,月流萤走到官理和成渝面前。

    “大哥二哥,我们去国医馆吧,我还有事情想请教你们。”

    “好!”

    官理和成渝二人表情有些严肃,三人飞快地离开了九珍楼。

    最后留下的,只有脸色十分难看的赤烈云煌。

    又把他撇下了?

    方才需要他的时候,笑得那么甜,现在一转脸就跑了?

    这是第几次了?

    看着王爷的臭脸,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低气压,肖玉不知道为何,特别想笑。

    从早上遇到月流萤,赤烈云煌一直在栽跟头。

    看来自家主子是遇到自己命中的魔障了啊!

    “本王让赤烈云霄送人头来,他还在磨蹭什么?当本王好欺负吗?”

    赤烈云煌憋了一肚子火,必须找人发泄。

    得罪了他的赤烈云霄就是个很好的出气筒。

    “来人,去大皇子府提醒他,天黑之前本王见不到肇事者的人头,就亲自去府上要人!”

    “是。”

    肖玉忍着笑,同情了赤烈云霄一把。

    谁叫大皇子没事儿弄个男人尸体诋毁月流萤的清白,给自家王爷戴绿帽子呢!

    活该呢!

    月流萤三人到了国医馆。

    熊豹去酒楼订了一些菜肴送来,大家吃喝完毕,终于提到了正事。

    “大哥,你刚才说消失多年的蛊术重出江湖,是什么意思?”

    月流萤问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官理捋了捋胡子。

    “如今的南疆只有四族,其实在三十多年前,南疆有五族,蛊术就出自灵古族。”

    “灵古族以女性为尊,族长和长老都是女子。”

    “灵古族的蛊术十分阴毒,威震南疆,另外四族都以灵古族马首是瞻,算是附属关系,这样情况持续多年。”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一夜间灵古族消失,四族瓜分了灵古族的地盘。”

    “随着灵古族的没落,蛊术也失传。”

    官理说完,成渝在一旁补充道:

    “我和老竹竿年轻的时候四处闯荡,我们曾经去过南疆,亲眼见过蛊术。”

    “中蛊之人的性命,完全操控在蛊女手中。灵古族蛊术种类繁多,且传女不传男。”

    成渝说完,月流萤一脸恍然。

    “二哥,你的意思是,操纵冯仙和周仓身上禁言蛊的人,是女性!”

    月流萤没想到天元大陆的蛊毒和上昆仑不一样,这里的灵古族还保持着母系氏族的习惯。

    这么说来,她和赤烈云煌身上的蛊毒也是女人下的。

    能接触到她的女人不多,会是谁呢?

    “对!他们背后的人,应该是女人。”

    官理点了点头。

    “小三,你今天的行为得罪了对方。如今她在暗,你在明,日后你行事一定要万分小心。”

    “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定要来找我们。”

    “对!”成渝连连点头,“你现在住在哪里?要不就住国医馆吧!”

    虽然月流萤和官理、成渝只是刚认识,但他们的关心她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这二人是真的担忧她,这番好意,她领情了!

    “哥哥们放心,我对蛊毒也不是一无所知。蛊毒并不可怕,不难破解。”

    “今天不早了,我得回去,免得家里担心。明天我来和哥哥们细谈!”

    一听月流萤说她有解蛊毒的法子,成渝大乐。

    “好啊!小三,你藏得很深啊!跟我们透露一下,你背后的老师是不是药王?”

    药王?

    月流萤想了想,大师父是神农岛的丹长老,是丹宗;二师父是毒长老,是药宗。

    她眨了眨眼睛:

    “比药王还要高级一些……”

    “什么?!”

    官理和成渝两人就算再沉稳,这时候也有些失态。

    药王之上,是药宗!

    天啦!

    他们今天认的小弟到底是什么身份?

    背后居然有这样的大佬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