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116章 插一脚


    让霍七七放弃看好的项目,霍七七又有点儿不甘心。

    她手指不由得在腿侧动起来,这是她紧张或者激动时的一个小习惯。

    李元白的目光轻轻滑过她放在腿旁的手指,然后又漫不经心地收回。

    霍七七没注意到他的眼神,依旧陷入在自己的沉思之中。

    放弃的话,不甘心!码头上每日经过的船只很多,这些船只之中,不仅仅有客船,更有许多商船。霍七七考虑到自己庄子,以后,庄子里的货物肯定要运出去,如果在此抢先占一处落脚的地方,以后会方便很多。

    她在此之前也打听过,不是霍家没有眼光,不愿意在此占领一席之地。而是因为码头属于工部管,大多被各位皇家子嗣分了。

    而且她也听说了,凡是获得封地,离开京城的王爷世子或者郡王,在京城重要位置占领的土地都是要交出来的。

    霍七七看中这一块地,她也是看此地空旷,才抱着侥幸态度过来,想分得一席之地。

    谁知道,这块地还是有主之物,只是主人对这块地不怎么上心罢了。

    怎么办?放弃还是分出一点儿利益出去?

    霍七七衡量一下,很快做出了决定。

    “如果六皇子愿意割让这块地,我愿意出高价。”霍七七先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法。

    “不卖。”李元白干脆利索拒绝。

    这个人简直太讨厌了,白瞎了他那张俊脸。

    他干脆,霍七七也不想兜圈子,“如果六皇子能确保这块地永远属于你,我愿意出一成利钱租下。盖店铺和仓库的银子,我出。六皇子只要保证,我能永久使用这块土地即可。”

    她在暗示李元白,只要李元白封王离开京城,就必须优先将这块土地的地契留给她。

    当今皇上正当壮年,并没有立下太子。而成年的皇子则有七八位,这七八位,算起来都是储君有力的竞选者。霍七七也不敢保证,李元白是否能夺得那个位置。

    不能成为储君封王后,就必须离开京城。霍七七可不想辛辛苦苦建立的店铺,成为他人的嫁衣。

    “一成?”李元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一成,只能是一成。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如果不是为了在此建立一个仓库,就算是一成利钱,我也不愿意出。毕竟,在哪里建立一个小买卖铺子都可以,就算是少了这一处,对我来说,也无所谓。更何况,这是一块空地,我要出银子盖铺子,还要雇人看铺子,算来算去,我未必能赚到多少。”

    “既然不赚银子,你为何又盯上这一块地?”李元白冷笑着问。

    “仓库,当然是为了仓库。我有一处庄子,我打算将庄子里的东西推销到外地。走旱路的话,路途远不说,而且价格也高,说起来并不划算。从这儿经过的商客很多,我只要在此拥有一个仓库,我就可以让经过的商客到仓库里挑选物品,节省下大量的运输费用。”

    “既然如此,你只给我一成利钱,不是在耍我玩?”李元白的脸色很冷,“你已经说了,做小买卖未必赚钱,如果你盖了房子亏了银子,对于我来说,可不就是得不偿失。”

    “六皇子可能没有听明白。”霍七七笑眯眯地解释,“铺子太小,自然不会赚到多少银子。可如果投资多,回报自然也就多起来。而且以后随着仓库的建立,我有信心,将这一个店铺做大了。”

    “不管怎么说,无论你是否赚钱,我只得一成利钱,都是我亏了。”李元白脑子转得很快。

    霍七七有些心急,不想和他磨叽,“如果六皇子不愿意割爱,我只能放弃了。”

    她痛快得放弃,让李元白暗暗吃惊,“既然料到后面可以赚钱,为何还要放弃?”

    “店铺是为了仓库而建立,而高于一成的价格,我觉得并不划算。毕竟对于我来说,我挣得是辛苦钱。放开窗户说亮话,就算不在此建立仓库,到时候,我只要在京城内设立一个铺子,再让铺子每日用马车拉一些样品过来,照样也可以吸引人气。”

    用马车拉着样品过来揽客?这还是李元白第一次听过。

    不过他是聪明人,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很快就想到了其中关键的地方。

    霍七七如此笃定,她的商品不愁下家,也就说,霍七七对她手里的商品有足够的信心。

    这下轮到李元白陷入到沉思之中。

    他有求于霍七七,所以他也不愿意彻底将霍七七得罪了。

    “你提出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我要附加一条。”只是片刻,李元白就做出了妥协。

    霍七七不说话,等着他说条件。

    如果李元白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的话,她可以放弃。

    “一个人时常心悸,甚至心痛,你能有几分把握治好?”李元白问出的问题完全出乎霍七七的意料之外。这个问题居然和生意半点儿牵扯也没有。

    “六皇子,我并不是郎中。”霍七七沉下脸。

    “你只管告诉我,你有几分把握治愈即可。”李元白十分固执。

    霍七七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地回答,“人的心脏血管是一处十分神奇的地方,如果心脏出了问题,治愈的可能性只有一半。最重要的是,心脏的病因有很多种,有的可以通过吃药就能控制,有的则要凶险得多,我们都是肉眼,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实际情况,所以这种事根本没有答案。”

    其实不用李元白直言,霍七七也能猜到那个病患是谁。也正因为对方的身份,她更不愿意冒险。

    “你也没有把握?”李元白对于她的答案显得十分失望。

    霍七七摇摇头,“不瞒六皇子说,我的确懂一点儿医术。但也只是懂一点皮毛罢了,六皇子太抬举我了。”

    “你能否抽个空给他把个脉?”李元白脸上露出几分落寞的神色。

    霍七七迟疑一下,然后回答,“既然六皇子信得过我,我可以试试。不过,六皇子还是别抱着太大的希望。”

    李元白点点头,“你的条件我答应了,那块土地暂时算作出诊的诊费。”

    这么大方?霍七七吃了一惊,随即她又变得欢天喜地起来。

    要是早知道这么简单就能打动李元白,她早就开始胡说八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