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708章 寻找药材


    “半容姑娘费心了,不过光是漂亮未必就能当上花魁。论起本事,我可比不上半容姑娘一分,所以这辈子注定做不成花魁。不过,要是有机会去花楼中看看美人,我倒是喜闻乐见。”霍七七不生气,笑眯眯地回答。

    她这是在故意提醒半容姑娘,当初她是“嫖客”,而半容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半容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忽然她又笑得灿烂,“我记得惠王妃曾经说过,谁也不是天生卖笑的人,惠王妃有这么好的皮囊,虽然废了一些,但北国有的是好乐师,惠王妃辛苦一些,多练习练习,总能一鸣惊人。”

    “半容姑娘果然是干一行爱一行啊。不做花魁,居然又想做老鸨。”霍七七讥讽地看着琪琪格,她在试探,琪琪格的底线又在哪里?她如此不客气,如果对方还能忍的话,就说明阔别和琪琪格的索求会很大,那么,她才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你?”琪琪格勃然大怒,那张绝美的脸色此时再无半点儿笑意,而是一片狰狞。

    霍七七静静地坐在那儿不动,她伸手提起茶壶,想给自己倒一杯茶水。

    乌仁娜连忙过去,抢先提起茶壶给她倒了一杯。

    “多谢。”霍七七客气地说。

    “姑娘客气了,奴婢不敢当。”乌仁娜紧张地回答。

    霍七七轻笑,自顾自喝茶。

    “琪琪格,你的修养呢?”阔别呵斥。

    琪琪格脸色一白,她痛苦地看着阔别。

    阔别的眼中却布满了冰霜,并无平日里的温柔。

    琪琪格心顿时痛得厉害,她忽然感到危机。她和阔别一块长大,她太清楚阔别的性子了。

    阔别对霍七七的态度,超出了她预期的想象,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而不是病人看郎中的神色。

    不,阔别绝对没有机会得到霍七七。

    琪琪格是聪明的人,她自然不会正面闹,那样会让男人厌烦。既然霍七七不喜欢阔别,那么她只能从霍七七身上下手。

    哪怕霍七七再厌恶她,她和霍七七也算得上是老朋友。

    呵呵,老朋友吗?闹腾一下,不是很正常吗?

    “惠王妃,我知道你一向不待见我。不过你初到北国,必然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我呢,虽然离开北国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小时候的记忆还有。咱们不如暂时做朋友。”琪琪格轻笑,“我们一起出去转转,我给你当向导。”

    霍七七淡笑,很好,她已经知道琪琪格的底线在哪儿了。

    “成,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她轻笑,“我打算去北国的药铺看看。”

    琪琪格一愣,她没想到霍七七居然如此直接。她还以为,她需要费一番口舌才能说动霍七七,让她出手为阔别和自己看诊。

    “惠王妃要换身衣服再出去吗?”琪琪格微笑建议。

    霍七七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身上还穿北地的衣服,和北国色彩艳丽繁多的服饰有很大的不同。想到两国之间紧张的关系,霍七七决定接受她的意见。

    阔别虽然是男人,但考虑很周全,霍七七还在发愁是否要让乌仁娜出去给她买一身新衣服回来的时候。府中侍女已经为她送去了好几身华丽的服饰供她选择。

    霍七七挑了一身稍微素淡一些服饰穿在身上,当她出去的时候,阔别眼中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霍七七冷笑,小子,你先盯着好了。总有一天,她会挖了他一双眼睛。

    阔别初回北国,他似乎十分忙碌,并没有随她们一起出门。

    琪琪格好似已经忘记了霍七七带给她的不快,依旧像在大云国时一般,一路上她十分热情地为霍七七介绍北国特有的风俗,以及特产和商铺。

    霍七七也很配合,不时出口想问,从远处看,两个人就像是一对真正要好的朋友一般。

    “我们北国的药铺和大云国不同。”琪琪格将霍七七带到一个最大的药铺,她有些骄傲的解释,“大云国郎中用的药材太保守,而我们北国的巫医则可以利用一切的动植物入药。哪怕是剧毒的药材,他们也可以用来治病。”

    霍七七微笑点头,“能做到这一点儿,世间万物向来都是相生相克,哪怕是毒物,只要用得好,同样也可以救人。在这一点儿上,大云国的郎中的确显得有些保守。”

    “惠王妃,如果不是你我的立场,我倒是真心愿意和你做朋友。”琪琪格叹口气说,她这一次说得是真心话,“你虽然嘴巴毒了一些,但你的行事作风很光明磊落。你的见解也比许多人强得多,其实我很纳闷,为什么这么多年你要装成一个纨绔之弟?以你的家世,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应该比霍家那几个儿郎更加出色。”

    “我不觉得当米虫没有什么不好。”霍七七懒洋洋地说,然后扭头笑眯眯地看着药铺中坐堂的郎中询问一些药材的功效和药名。

    她不懂北国的语言,铺子里的郎中也不懂她说什么。琪琪格苦笑,主动上前给他们当了翻译。

    霍七七对药材的兴趣真够浓厚,只要她感兴趣的药材,她将其一一拿出来向郎中讨教。

    郎中见她态度认真,也没有看轻她,很有耐心地回答了她所有问题。

    “其实你可以直接问我。”琪琪格微笑说。

    “我不信你。”霍七七很直接。

    琪琪格......

    霍七七斜睨看着她问,“学了多久的毒术?”

    “我从三岁就开始学习辨认药材。”琪琪格微笑回答,“因为我是毒医选中的传人,所以我要接受最为苛刻的训练。毒医不会因为我是郡主而对我放水。”

    “已经进入冬季,阔别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见识一下阴阳草和血舌草?”霍七七笑盈盈地问。

    琪琪格用敬佩的眼神看着她,“惠王妃果然聪明,居然全被你猜中了。”

    “猜中?”霍七七忽然大笑起来,“琪琪格,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喜欢你吗?”

    琪琪格一愣,这也是她好奇的地方。霍七七喜欢在花楼中找乐子,别看霍七七平时不着调,但她对花楼中的姑娘却不错,花楼中不少姑娘还因为她的存在而得到庇护,可是,霍七七独独一直不喜欢她。

    她可以确定霍七七这些年并不知道她真实的身份,也就是说霍七七对她的不喜欢,就是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厌恶。

    她比清雅更加八面玲珑,霍七七凭什么嫌弃她?

    “但闻其详。”琪琪格也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