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267章 诱人的条件


    此时的霍七七,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她到房间里仔细查看了病人的情况。

    发热的并不是开肠破肚的那个,而是胳膊被消掉半个的那个侍卫。

    霍七七搭上他的手腕试了试,然后又试了他的体温,这位侍卫身上的确滚烫,不过他的意识还算清醒,只是人没有多少精神罢了。

    “多谢七公子救命之恩。”他的嘴唇发干,眼睛看着霍七七却带着深深的感激之情。

    “将白玉露拿过来。”霍七七吩咐。

    为了以防万一,她偷偷用空间水熬了一些汤药放在小瓶子里备用。当然,如果不是情急之下,她绝对不会用这些药。

    但目前他们在船上,船上的药材根本不足。而眼前的这位侍卫,浑身发烫,这是术后炎症并发的表现,如果不能对症下药的话,他根本就拖不到船到下一站码头。

    舒云知道药水放在哪里,连忙回放去找。

    一会儿,她回来,手里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

    “喝下去。”霍七七吩咐。

    侍卫接过瓶子,再一次感激地向她道谢后,才打开瓶子喝下了里面的药水。

    舒云赶紧将药瓶收走了。

    为了保险起见,霍七七又将他肩部上的绷带打开查看,果然,可能是因为天热的缘故,受伤部分已经变得发红。

    “将冷却的消毒药拿过来。”霍七七吩咐。

    剪羽立刻递过去一个土色的小罐子,霍七七用面前蘸了里面的药水,然后轻轻地给侍卫伤口消毒。

    侍卫的眼睛顿时红了,边上几个看着的伤者,也跟着红了眼睛。作为护卫,他们就算是为了主子牺牲掉性命,也不足奇,这是他们的使命。

    平日里,无论是训练还是执行任务,他们这样的人,少不得会受伤。但从没有人像霍七七这样仔细而用心地为他们上药,更重要的是,霍七七的身份还是那么高。

    几个侍卫心中暗暗琢磨,回到京城后,谁敢再在背后诽谤造谣,说霍七公子的不是,他们定然饶不了那些人。

    “尽量将窗户打开通风,天气热,容易出汗,所以伤口也容易感染。”霍七七叮嘱他们,“如果不行的话,就在屋子多放几盆凉水。”

    随行的郎中一直围着霍七七转,对于霍七七的提议,他十分看重。

    在京城之中,名声不好的霍七公子,到了南平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霍七公子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要说,他现在最佩服谁,那当然是霍七公子莫属了。给病人开膛剖肚,这样救人的手法,他听都没听过。

    此郎中是随军的军医,他暗暗琢磨,回京城以后,他一定要好好求六皇子找霍七公子为他说情,看霍七公子愿不愿意收下他为记名弟子。

    要是能将霍七七治外伤的手法学到一二,每年军中因受外伤感染而死去的人,最起码会有成百上千。

    接下来,霍七七又给其他受伤的人,也换了药再一次包扎好,才准备离开。

    “你三天之内不能吃东西,就是温水也不行。”霍七七看着受了重伤者说,“每日只能喝我留下的汤药。三天以后,根据伤口恢复的情况,再做定夺。”

    侍卫身体很虚弱,他不能说话,只能感激地看着霍七七。

    “你也不用害怕,汤药之中有补养身体的药材,所以即便不吃饭,你的身体也不会受损。”霍七七担心他想多了,又安慰他几句。

    “谢。”侍卫眼睛红了起来。

    “好生照顾他们。”霍七七客气地吩咐郎中,“再有什么不对劲,立刻过去找我,这两瓶药,到了晚上的时候,再给两个重症喂下去。”

    “七公子放心,小人一定会用心做事。”郎中殷勤地回答。

    霍七七点点头,这才领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房间。

    等她回到自己的船上,路过正屋的时候,发现李元白和曹正寒还在说话。

    霍七七撇撇嘴,目不斜视,准备直接回自己的船舱中去。

    “霍七公子。”李元白却喊住了她。

    霍七七用眼睛斜睨看着他,心情忽然变得不妙起来。

    “曹少帮助有事相求,本皇子并没有自作主张替你答应。”李元白淡然地说。

    “既然没有答应,那就到此为止。曹少帮主说什么,我并不想知道。”霍七七笑眯眯地说。

    哼,好在李元白没有因为什么目的将她卖了,否则的话,就算她的脾气再好,她也会生气。

    “七公子……”曹正寒没想到霍七七如此不好说话,她甚至都不愿意听他说出条件。

    这可怎么办?

    “曹少帮主,我刚刚就说过,漕帮内部杂乱,情况不明。我不会让霍七公子涉险,现在你也听到她的意思,总该死心了吧?”李元白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看得出,李元白是真心不愿意霍七七被牵扯进去。

    “至于漕帮和本皇子的恩怨,本皇子算的很清楚。冤有头债有主,谁惹了本皇子,本皇子自然找的就是谁。”李元白的话说得很清楚。

    曹正寒苦笑不已,他拱手对李元白道谢,“六皇子恩怨分明,令人佩服。在下替漕帮兄弟谢过六皇子。”

    李元白沉默。

    “霍七公子,今日我是特意来求医的。”转身后,曹正寒飞快地向霍七七解释,“只要霍七公子能救下病人,今后凡是漕帮的水域之中,漕帮绝不会为难七公子。此外,漕帮愿意欠七公子三个人情,日后七公子如果拿着信物去漕帮,漕帮一定竭尽全力达成所愿。”

    “找人看病呀,哈,我猜你一定不知道我根本没有医证。”霍七七讥讽地看着他说。

    “医证并不重要。”曹正寒正色回答。

    “会死人的。”霍七七摇头。

    “只要霍七公子尽了全力,就算死了人,那也是天意如此。漕帮上下绝对不会怨恨为难七公子,相反,今日做出的承诺,依旧算数。”曹正寒的语气相当严肃。

    “这么说,你很看得起我呀。”霍七七摸摸脑袋。

    “霍七公子,漕帮内部争斗不已,正是多事之秋。你去人家的老巢,无疑相当于是羊入虎口。就算是本皇子,也未必能保得住你的安全。”李元白出声,很显然,他不赞同霍七七去漕帮。

    “是这样呀。”霍七七摸了摸脑袋,一副很为难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