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时空城 > 第两百八十三章 血云大法
    赵东庭等人进入了蚩尤血穴之后,丹辰子收回了目光,向着白眉真人靠近了两步,低声询问道:“师尊,他们几人能成吗?”

    “我也不知道。”

    白眉真人摇了摇头,忽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三人隐隐给我了我一丝强烈的危机感,比之幽泉老怪还要超出不少,虽说蚩尤血穴是幽泉老怪的主场,但也非是没有可能将其制伏。”

    “结局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即好!”

    丹辰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色,白眉真人在他的心目中犹如天人一般,崇高无比,同样也是正道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

    而幽泉老怪也是魔道巨擘,比之师尊也不逊色多少,比起幽泉老怪更强,岂非是能与师尊并驾齐驱了?

    这怎么可能?

    白眉真人好似窥破了他的心事,抚了抚雪白的胡须,微笑道:“丹辰子,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莫要满足于当下的成就,自傲自满,为师希望此劫之后,你能沉下心来,潜心苦修,以你的资质,未必没有得道飞升的一天。”

    “师尊教诲,徒儿谨记于心。”

    丹辰子闻言,面容一肃,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处,进入了蚩尤血穴的赵东庭,掐诀捏印,设下了重重禁制,随之又心念一动,召出了一百具天妖傀。

    “你们把守此处,任何人擅自闯入,杀!”

    “是!”

    天妖傀漆黑的眼眸闪了闪,各自散开,身躯一闪,隐没于石壁之中,消失不见。

    赵东庭继续前行,越是深入,血腥儿越是浓郁,没过一会儿,已来到了一处断崖前,

    断崖下方是一个血色大湖,粘稠的血水缓缓流淌,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气泡,数之不尽的血色人影挣扎沉浮,隐隐传出了凄厉的哀嚎之音,煞是恐怖!

    蚩尤血池,乃是至阴至邪之地,一旦不慎坠入血池之中,不仅肉身会顷刻间化作脓血,连元神也逃脱不得,囚禁于血池之中,成为血魂。

    幽泉老怪炼化了蚩尤血池之后,血云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元神,十之八九也是源自于此。

    赵东庭几人刚刚达到这地下洞穴不久,浓郁血腥的狂风呼呼卷起,散发出朦胧血光的血池犹如煮沸了的热水,跳动了起来。

    喷泉般上涌的沸腾鲜血,于半空中产生了异常变化,膨胀着,扭曲着,螺旋着,最终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魔脸!

    这个鲜血魔脸恐怖而又狰狞,好似古老传说之中走出的魔鬼一般!

    霎时间,强烈的负面情绪也随之覆盖了整个地下洞窟:愤怒,惊恐,悲痛,迷茫,不甘,绝望,暴戾,仇怨......

    这是千万年以来,丧命于蚩尤血穴之人积存的怨念。

    寻常修士遭到这么强烈的负面情绪冲击,恐怕瞬间便得精神失常,癫狂而亡。

    “你们是什么人?敢胆进入蚩尤血穴?是白眉老儿这虚伪小人不敢进来,派遣你们来当探路石吗?”

    鲜血头颅张开大嘴,吐露出阵阵腥风,低沉的话语犹如闷雷般回荡于地下洞穴之中,震得洞穴四周的石块纷纷跌落。

    懒得跟这扑街反派废话,赵东庭抬起手来,轻轻一指。

    “定!”

    一股莫名的禁锢之力席卷了整个地下洞穴,坠落半空的石块定格在了空中,回荡洞穴的凄厉哀嚎消散无踪,就连游动飘离的气流也停顿了下来,方圆百丈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莫名的寂静之中,仿佛时空冻结,凝固成了不动不变的永恒之境。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了?”

    低沉的话语自鲜血魔脸中传出,充满了震惊,惶恐,以及不可置信之意。

    他,幽泉老怪,魔道中数一数二的大佬,竟然让人一下子给定住了,既令是有天下第一人之称的白眉老头也绝无此等能耐。

    “咦,还能说话?倒是有些本事。”

    赵东庭轻咦一声,目光一闪,探手一抓,自鲜血魔脸中捞出了幽泉老怪的元神,以及一块镜子。

    接二连三的在幽泉老怪的元神上设下了数重禁制,赵东庭没有耽搁半点功夫,直接展开了搜魂之术。

    摒弃了这老魔头千百年来奸杀掳掠的琐碎记忆,赵东庭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血云大法。

    魔界精灵赤尸的位置,联系方式。

    血云大法这门功法脱胎于上古魔功血神经,内含九幽魔火,血焰神光,血云大阵等神通,同样也包括了控制血穴,炼化吞噬血穴的法门。

    将幽泉老怪的元神收好,赵东庭又把血云大法给了黑袍化身:“黑袍,你先自行领悟这门血云大法,然后炼化蚩尤血池。”

    “是,本尊!”

    黑袍化身微微颔首,随即闭目参悟起了血云大法。

    赵东庭则察看起了手上的镜子,这镜子非金非玉,甚是沉重,背有蝌蚪文的古篆和云龙奇鸟之形,非刻非绘,深没入骨,正面则透露出朦朦白光,定睛注视,却是越看越远,内中花雨缤纷,金霞片片,风云水火一一于金霞中显现,随时转幻,变化无穷。

    昊天镜原是仙府奇珍,乃是上古仙人炼制,具备防御,禁锢,诛邪,破虚,灭妄等诸般效用,即便是白眉真人也未能发挥出它的全部功效。

    “白袍,这件昊天镜就给你了吧。”

    赵东庭翻来覆去的把玩了一阵子,随即将昊天镜抛给了白袍化身。

    “多谢本尊!”

    白袍化身接过了昊天镜,当即炼化了起来,白眉真人留存于昊天镜中的神识烙印早已让幽泉老怪抹除了,眼下炼化起来,毫无阻碍。

    时如流水,转眼已是一日光景过去了,白袍化身已然炼化了昊天镜,正兴致浓厚地试验起了它的一些效用。

    恰逢此时,黑袍化身睁开了目光,前行两步,毫不犹豫的跃下了断崖,悬浮于血池的正上方,凌空盘膝坐下,手掐法印,念动魔咒。

    血池内的鲜血如同受到了感召,飞腾而起,化作一道道血流,如蚕织茧,将黑袍化身团团包裹。

    炼化蚩尤血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