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巨恶 > 第八十六章 天纵妖孽
    “天纵妖孽,不斩虚树,自成造化?!”

    这短短的几句,此刻如同炸雷般在虹瑕、白落钧、负耒赐甚至是兵图翼的心中响起。

    这几人是此处极少的无根期,并且都是极为稀罕的隐根拥有者。

    一份只有隐根拥有者的困扰与苦楚,早已被他们深深地埋藏在心中。

    那就是,隐根仍旧有缺憾。

    人生于天地之间,其气运命数本就是由虚树与天地相结合沟通产生,虚树就是生命的影子。

    也正因如此,将虚树斩杀得过于彻底的隐根拥有者,便会产生一种被天地排斥的错觉。

    这种排斥固然会使他们独立于天地之间,但同样也会成为阻碍他们突破的瓶颈。

    只是无论如何,隐根自然是远远超过普通无根的,这种所谓的缺憾也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逐渐消失。

    原本这缺憾只是被兵图翼这些隐根深深地埋在心里,甚至说不以为意。

    直到他们看到了李斗背后的那株虚树。

    脱体凝聚,身化琉璃,郁郁苍苍。

    这勾起了他们的回忆,兵图中的三位隐根可能只是从族中典籍中知道这三句。

    但对于虹瑕,则是极为震撼,甚至哪怕方才李斗的一系列动作都不曾让她吃惊太多,唯独是现在,那飘洒在李斗背后的神树,唤醒了了她一段难以忘记的记忆。

    她曾记得,在自己太祖父膝前,太祖父为她讲解天地枭雄,其中大能飞天遁地,焚山煮海,尺八之身,高过所有山川大地走兽飞禽。

    其中虹氏祖先便是一位恐怖至极的天地至雄!

    其最让虹瑕铭记的事情便是,这位开族大贤曾在一大片荒山大泽中,不眠不休地连杀一百多年,硬生生把百万里范围内的所有荒灵妖兽都给杀绝,是真正的寸土不生!却也为后来的虹氏开疆扩土,族种延续提供了无穷无尽的便利。

    也正是在提到这位开族大贤的时候,太祖父第一次给她提到了“天纵妖孽,不斩虚树,自称造化!”。

    那便是这位开族大贤,其不需要斩杀虚树,因为天地根本就不会束缚他,称为天纵!

    甚至于,虚树与其命数、气运、生死皆都无关,他的虚树不为天地而生,而为其主所生!因此称为妖孽,与常理背道而驰,诡秘至极!

    后来太祖父死去,虹瑕再也没有机会了解到半点关于开族大贤的事迹,但那位那三句话却深深地刻在了虹瑕的脑海中。

    她曾试图在典籍中寻找,但也最多只能找到这三句描述,并在其后均有追述。

    追述中有讲,遇到这种人,不可杀之,不可面之,不可仇之!

    再多的记载典籍中再无寻觅,仿佛这种人成为了讳莫如深的禁忌。

    “李斗,李斗……”虹瑕紧紧握了握拳,“如果你敢骗我,我不会在乎那些禁忌。”

    ……

    “不可能!”受到刺激最大的当属兵图翼那里,只见他额头此时青筋暴露,眼睁睁地盯着那五支云裂箭还有那个血掌印。

    李斗立在半空,望着首先暴射而来的云裂箭,面不改色,只是凌空一指。

    陌生的力量从他身体里四处流淌,那是李斗新生的法力。这些法力汇聚在他的指尖,凝而不散,化为了一个小小的旋涡。

    伴随着法力的流逝,李斗瞬间感觉背后凌空飘摇的虚树伴随着轻轻地晃动,又有法力飞速补给上来。

    一眨眼间,所有的消耗都被补充。

    “好可怕的回复,但似乎还有更多妙用。”李斗心中暗赞,但现在却没有太多功夫给他研究。

    轰!五支云裂箭袭杀而来。

    也是此时,李斗指尖的小小旋涡已经成型,马上就要与云裂箭的攻势碰撞。

    但就在二者交锋的时候,李斗却将手掌一偏,转而手背一翻,仿佛浮动一些灰尘。

    嘭!嘭!嘭!嘭!嘭!

    剧烈炸响中,五支云裂箭竟然直接被无形的气劲拨开,三支从李斗耳畔斜飞出去,很快炸裂,还有两支则直接当空爆裂。

    “这个还有点意思。”李斗淡淡开口,身影一闪,连一丝移动的轨迹都见不到,直接出现在那血色掌印之后。

    随即他一指探出,指尖的旋涡凌空暴涨,瞬间变为数丈大小,爆发出一道猛兽般的狂吼,宛如一张琉璃色的巨口,张口将血掌印吞入其中。

    轰!那法力旋涡不住的颤抖,似乎其中的血掌印正不断轰击,只是任由其威能如何炸裂,法力旋涡仍旧凝而不散。

    有了小半晌,旋涡中的动静这才安静下来。

    李斗抬起手掌,此刻在他的手背上,有五道白痕,而在他的指尖则有一滴血渗出。

    连皮外伤都不算!眨眼之间所有的痕迹都恢复如初。

    这一幕直接把兵图外山林中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怎么回事?那李斗怎么躲过兵图翼的杀招的?”

    “似乎是李斗接下来了?”

    “不可能吧,兵图翼可是隐根,那等必杀之心,谁能挡住?”

    众人都咋舌不已,但李斗仍旧立在半空,那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确凿无误的。

    “不!!”兵图翼都要崩溃了,这一番情势反转,从云端直接跌落凡尘,他哪儿能受得了?

    他不比外界那些人,李斗先前那一击都被他看在眼里,那每一个举动都充满了轻描淡写,仿佛毫不在意自己的进攻。

    最重要的是,李斗还不是真正的无根期。

    他还没完全突破!

    这才是最让兵图翼疯狂的。

    “那种人真的存在吗?不!我必杀你!”兵图翼疯魔了,李斗的爆发让他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压力,尤其是在李斗背后飘洒的神树,竟让他不自禁有一种敬畏之心!

    在兵图族中典籍有提醒,如果在外招惹到天骄,必须要在其未崛起之前彻底扼杀。但对于有关那三句描述的人却只有一句:惹祸上身,自废族籍。

    连杀都不敢杀!

    而现在自己惹祸上身,退无可退!

    “我和你拼了!”兵图翼大吼一声,一刹那收回了所有的兵图白雷,转而兵图震动,恐怖的蓝光洒下,白雷轰然暴动,凝聚成一条巨大无比的狰狞雷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