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大仙尊 > 第177章 主人越来越会吹了
    莫华松一听,脸色不好看起来。

    “华松,你不会拿不到门票吧?”苏卫冬见莫华松这样,紧张起来了。

    杜玲可喜欢看了,如果莫华松拿不到门票,他现在就去买黄牛票,多几倍的钱都要买啊。

    莫华松立即挺直胸膛:“卫冬,我的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区区这两张门票,我还能拿不到吗?”

    “那是,你几千万的豪车都有,这两张门票算不了什么?再说了,你与萧洁的关系不错呢。”苏卫冬涎着脸说道。

    “当然了,只要我给萧洁打一个电话,她立即送门票过来给我。”莫华松拍着胸膛信誓旦旦地说着。

    “我去,剑灵丫头,主人越来越会吹了。”火灵在莫华松的灵海里小声嘀咕着。

    “叫我姐姐,我比你大。”剑灵嘟着小嘴不依了。

    苏卫冬拼命地点着头:“华松,你现在就给萧洁打电话,让她送门票过来学校吧。要不,去我们那个小区的房子,我和杜玲亲自下厨炒几个菜,大家一起吃饭。”

    能与偶像女神一起吃饭,苏卫冬准备牺牲中午噼啪的时间。

    莫华松一听脸都绿了,刚才萧洁都挂我电话,我现在还打,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莫华松一本正色道:“卫冬,这两天萧洁非常忙,现在还在演出公司那里排练呢。这样吧,我一会过去拿门票就行了。”

    “是噢,明天就要演出了,萧洁肯定走不开。华松,这门票的事情就麻烦你了。如果要多少钱,你跟我说,我给你转账。”苏卫冬不好意思道。

    莫华松送他的东西非常多,他跟莫华松说钱的话,好像不大好。

    莫华松摆摆手道:“大家是好兄弟,就不要说钱了。”

    于是,苏卫冬下了车,往着女生宿舍那边走去。

    他与杜玲约好在那边集合,再一起去外面的小区。

    当苏卫冬刚走到拐弯的绿化带时,几个男生围了过来,前面的是钱文河。

    苏卫冬见是钱文河,冷冷地瞥了一眼,问道:“钱文河,你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钱文河的脸上露出气愤。“你装糊涂?那天你在宿舍打了我,我现在找你算账。你乖乖地就赔我五十万,要不然我们打死你。”

    苏卫冬有萧洁的签名,可以卖不少钱,钱文河打上这个主意了。

    这次钱文河花钱请了几个体育系的男生过来,随便一个肌肉发达的男生,都可以把苏卫冬打趴下。

    “钱文河,我看在大家以前的情义上,没有对你怎么样?你不要过分,要不然我可不客气了。”苏卫冬冷笑着。

    旁边一个约有一米八,两条手臂全是肌肉的男生盯着苏卫冬道:“不客气?小子,我看你是想变猪头啊。”

    钱文河转头得意地笑道:“苏卫冬,辉哥是出名的拳击手,曾经在湛海市大学生拳击比赛中获得第三名,你有本事就对辉哥不客气啊?我告诉你,辉哥非常厉害,当时他只出一拳,就把对手的骨头打断,在医院里躺三个月啊。”

    “拳击手?很厉害?”苏卫冬眼睛一亮。

    他练了几天的金刚神功,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正好找这个辉哥练练啊。

    “当然了,我不厉害,你厉害吗?傻.比。”辉哥白了苏卫冬一眼。

    钱文河跟他们说了,只要摆平苏卫冬,每人给他们一万块的出手费。有这种好事,他们怎么会不来呢?

    “那好,我站在这里不动,你打我一拳。”苏卫冬兴奋地看着辉哥。

    “我打你一拳?”辉哥感觉这个苏卫冬的脑袋有点不正常啊,他转头看着钱文河:“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不要弄出什么事情来?”

    钱文河跺脚叫道:“辉哥,这是苏卫冬使诈,想害你不敢打他,他哪会有精神病呢?”

    “那好,我打他一拳。”辉哥想着先用一半的力量打苏卫冬,把他打趴下就行了。

    辉哥低吼一声,右拳向着苏卫冬打去。

    “啪”的一声,苏卫冬站在那里不动,而辉哥感觉自己的拳头隐隐作痛。

    苏卫冬气得骂道:“辉哥,你是什么狗屁的第三名,你这个拳击名次是药钱买回来的吗?”

    辉哥这一拳,太让苏卫冬失望啊,就如轻风拂过一般。

    “买你妹,我打死你。”辉哥一听火冒十丈,全力一击,那如铁锤般大的拳头再次向苏卫冬的胸膛打去。

    “咔。”钱文河听到骨折的声音。

    他得意地笑道:“哈哈哈,辉哥,你是不是把苏卫冬的骨头打断了?”

    “没,没有。”辉哥龇着牙回答。

    娘的,不是苏卫冬的骨头断了,是他的手骨断了。

    “快,我们走。”辉哥转头对另外几个同伴说道。“我们去医院。”

    这个苏卫冬透着邪门,自己用上全力打他一拳,居然把自己的手骨给打断了。

    钱文河对苏卫冬笑道:“苏卫冬,现在你的骨头已经断了,还是乖乖给钱吧,要不然,你会死得非常难看。”

    苏卫冬对辉哥的表现感到非常失望,他见辉哥他们走了,没有什么好玩了,便向着钱文河踢了一脚。

    “啪。”钱文河被苏卫冬踢飞几米,落到后面的一个水沟里。

    “哎呀,救命啊。”钱文河感觉自己的骨头要断了,想从水沟里爬起来,都没有力气了。

    钱文河真想把辉哥叫回来大骂一场,他只把苏卫冬的肋骨打断还不行,苏卫冬还可以出脚啊。

    苏卫冬见与杜玲相约的时间到了,也不管钱文河,继续往着女生宿舍走去。

    莫华松见苏卫冬走了,也开车往外面奔去。

    萧洁可能是没有空,才挂自己的电话。一会自己直接去演出公司找她,问她要门票,她还能不给吗?

    还有,刚才他好像听到有其它男人的声音,这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有种又要叫黑鬼火出来的感觉。

    哼,萧洁,如果让我发现你与其它男人在一起,我一定会杀了那个男人。

    “剑灵丫头,为什么萧洁与其它男人在一起,主人不杀萧洁,而杀其它男人?”火灵不解了。

    “哼,我不告诉你这个小弟弟。”剑灵见火灵又叫她作丫头,干脆不理对方了。

    感谢视康眼镜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