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 > 第四六五章 无咎湖
    “小友在陆家见过这朵花吧?”

    陆东见到了陆灵蹊的时候,开门布公地以灵力幻出一朵向日葵,“少时,它曾经帮过老夫。”老头的笑容有些怀念,“虽然它让老夫以,那只是一个幻觉,可是后来我年纪大了,修为也高了,又成了千秋荷的守护者,它想骗我,就骗不了了。”

    他的笑容很温暖,“林蹊,你说……老夫能见见它吗?”

    见?

    陆灵蹊怎么可能替葵葵做这样的决定?

    “前辈,这事您不应该问我。”

    葵葵不是个多精明的,被陆东看到,她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连陆岱峭都能猜到过它。

    陆灵蹊无法在好像又老了一些的老头面前否认她见过葵葵,只能摇头道:“您在陆家这么多年,既然认识它,它没有主动出来见您,我想,就代表了它的态度?”

    是啊!

    陆东叹了一口气,旋即又笑了,“老夫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年纪大了,想再尝尝它的瓜子。”

    小东西能借这丫头的手,帮他们把陆岱峭清理掉,他很怀疑,它要跟着她走了。

    天道的亲闺女果然与众不同啊!

    这一会,陆东真心的希望,天道能一直把她当亲闺女,“当年我在炼气七层上遇到瓶颈,就是突破不了八阶,是它用它的瓜子助了我一把。害得我这一辈子,就爱上了瓜子。”

    他种了半院的向日葵,后来为了方便它到处玩,还在各处点种了一些。

    “你见了它,别告诉我,没弄到它的瓜子。”

    陆东大大方方在伸手,“我年纪大了,能吃的日子不多,把你的瓜子分我点吧!”

    “……”

    陆灵蹊嘴角抽也一下,她就知道,这老头是个好吃的。

    可是待要拒绝,好像也不可能。

    谁让他确实年纪大了呢。

    “给您。”

    陆灵蹊摸出一小堆的瓜子,“它的瓜子很好吃。”

    “哈哈哈!”

    陆东大笑,“这样老夫就放心了。”

    他一把收了瓜子,站起来,“我陆家也种了些可算二阶灵物的瓜子,回头你尽可以找从夏要。”

    挥开房间禁制,他大声道:“从夏,林小友要走,你去送她吧!”

    被关在外面的陆从夏感觉自己就是个跑腿的,“知道了。”她和陆灵蹊的眼睛对到一处,“走吧!”

    她到底没问出来,那天你在祖宗堂是怎么跑的。

    藏书楼那里,也只有这家伙今天下楼的记录。

    陆从夏有无数不解,可是想到四太叔祖的告诫,只能生生忍住。

    “把你送走,我就要到飘渺阁做任务了。”

    噢?

    陆灵蹊看了她一眼,“你有飘渺阁那边的消息了?打的如何?”

    “没有!”陆从夏摇头,“不过,这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自家这边人多,最不济是围攻失败。

    “林蹊,回宗以后,你还会做截杀魅影的任务吗?”

    “应该会的。”

    陆灵蹊没犹豫地回答,“魅影的爪子也值点钱。”等和笙师叔帮忙把八阶魅影的尾巴炼好,她就多了一项保命的本事,正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时候,“磨炼技艺的时候,还有赚钱,这是多好的事。”

    无相界的杀完了,她肯定还会作为无相界的支援人员,被派到灵界或者其他界域。

    “怎么?你也要去做任务了?”

    “……是!”

    陆从夏拉着她直奔坊市,“如果有缘,到时候,我们一起合作啊!”

    遇到了,合作当然没问题。

    “这个还用说吗?”

    陆灵蹊很高兴,这两个知道她身份的,都没问东问西。

    不过,陆东修为高深,加上年纪也大,知道葵葵是正常的,陆从夏可能都不知道有葵葵的存在。

    “是!我完全是多此一问。”陆从夏忍不住笑了,“你的收获如何,找到要找的东西吗?”

    “……嗯!”

    炼气决的事,陆灵蹊只能惜字如金。

    陆家没人修炼炼气决,说也白说。

    “我要谢谢你。”

    陆从夏果然没在意那功法,只低声道:“四太爷爷跟我说了,以后哪怕陆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你助与不助,我都不能说一个‘不’字,我——答应了。”

    陆灵蹊:“……”

    她突然觉得,那老头才是陆家最最聪明的老狐狸。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不会认回陆家,可是,只看十面埋伏,陆家的事,我能助的,一定会相助。”

    不知道是怎样的缘份,让她和陆家之间,弄成现在的样子。

    “你……”

    她正要问问陆从夏,陆岱崃的家人,他们准备怎么做,就见一道传音符直直飞到了陆从夏的面前。

    “从夏,这几天无咎湖湖水滔天,大概有海族避入,三叔请你帮帮忙,帮我们赶一赶。”

    传音符里的声音很急,陆从夏的眉头蹙蹙后,加快遁速,“我先送你去坊市。”

    “别呀!无咎湖旁边就是莫机山吧?”

    嗯?

    陆从夏瞅了她一眼。

    “我正好想去莫机渊看看。”

    带上今天,她来陆家才三天,陆灵蹊觉得,她还可以逛一逛。

    宁老祖当初掩人耳目,说是沉尸莫机渊,她上次没时间去,这一次,若还不去看看,可能这辈子,她都没机会再去了。

    陆岱山再蠢,凭现在的无相界环境,陆家轻易也不会有灭门之危。

    所以,陆灵蹊怀疑,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再来陆家了。

    “看来,你对陆家这边的地形,很熟悉噢!”

    陆从夏转身时,嘴角不自觉地翘起来。

    她不怕她对陆家感兴趣,只怕她对陆家没兴趣。

    现在这样,倒是最好。

    “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陆灵蹊不反驳,“那什么无咎湖有河道直通大海吗?”

    “嗯!”陆从夏点头,“给我发信的是十一房三十二叔陆偿,他是筑基修士,无咎湖上,有他带家人种的灵藕和喂养的长翼鱼,每年出产都不错。”

    所以,就更损失不起。

    陆灵蹊能理解,“到时你干你的事,我干我的事。”她可无意认识陆家的每一个人。

    “……行!”

    遁光在长空拉了一条长长的线,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好半天后,陆灵蹊终于看到了早前心心念念的莫机山。

    脚下的花雨刚刚出现,她才要跟陆从夏告辞,就见远处的墨云中,打出沉闷的一声‘咔嚓’闷雷声。

    墨云边镶出极亮的金色来,天地之间那种若有若无的威压,远远散来,可是看样子,又不像是妖修在渡劫,毕竟,那些妖族最差的也是八阶化形劫,那种劫,怎么样也不会这么温和。

    这是怎么回事?

    陆灵蹊和陆从夏对视一眼后,一齐赶往无咎湖。

    心疼无咎湖出产的陆偿已经急坏了。

    以他的修为,只能护住靠近湖边的两百亩灵藕,其他的实在有心无力。

    无咎湖将近两万亩,陆家在此的百人,基本都是炼气修士,大家都只能护靠近湖边的几亩或十几亩的灵藕,其他的……

    望着越来越多的长翼鱼在浪滔中翻起白肚子,他们所有人的心,都在滴血。

    这些长翼鱼都是二阶灵鱼,自从大家不能如以前那样一直避谷后,长翼鱼的价钱可是一涨再涨,他们小心投喂灵食,这就要到收获的季节了啊!

    “三十二叔。”

    陆从夏如风飚至,“你怎么会怀疑有海族避入?”

    感觉天上的墨云是雷劫,可是,这么弱的雷劫,她真的从没见过。

    “从夏,你来了就好了。”

    陆偿都顾不得跟她站一起,看着有些面熟的女修,“三天前,小八说,他看到湖中有一条像蛟又像龙,还有些像鱼的东西。”

    无咎湖虽然也有五、六阶的妖兽,可是,蛟龙这类东西真的没有,若不然,他们哪里能养长翼鱼?

    “然后那天后,无咎湖上,就聚起了这些墨云。”

    他也感觉这东西像是劫云,奈何几番试探之后,又深觉不像。

    活了一百多岁,他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弱的天劫。

    “这墨云聚起了,湖浪就大了,还动不动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打雷,可把我们的长翼鱼祸害惨了。”

    这样啊?

    陆从夏转头,“林蹊,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你从下,我从上,慢慢转着看吧!”

    这样的雷劫,实在奇怪,陆灵蹊没废话,以重影花雨护身的时候,直入劫云之中。

    她的重影经过几番雷炼,在这点像劫,又不像劫的雷劫中护她,根本不在话下。

    咔嚓嚓……

    金色的雷电,看着凶猛,事实上真没什么威力。

    陆灵蹊感觉重影被击中后有些欢愉的样子,更觉好奇了。

    她和陆从夏,一在上,一在下,直往湖的最中间去,那里的浪头,看样子翻滚的最厉害。

    轰隆隆!

    咔嚓……

    天地之间,一下子大亮。

    陆灵蹊一眼望去的时候,心下一跳。

    一条长了角的白鱼龙目光如电,正好也望了过来,它戒备又痛苦的模样,还有水中那淡淡的红,都说明,它受了伤。

    不过……

    被染红的湖水,只在它圈成一圈的身体周围,不管风浪有多大,始终不曾扩散。

    陆从夏放出神识,探查不到它的具体修为,为测安全,忙也冲到空中,与陆灵蹊站到了一处。

    “呦~”

    白鱼龙很是虚弱地叫了一声。

    它的目光悲痛,看了一眼被圈在身体内的那圈带血的湖水,再转头时,朝陆灵蹊和陆从夏露出了凶狠之色。

    “不要动手。”

    陆灵蹊拉住陆从夏,“它可能在生孩子。”

    什么可能?

    分明就是。

    陆从夏翻了个白眼。

    一只可能是八阶的白鱼龙生孩子,却带动了一点天劫,这说明什么?

    说明它要生的小东西,可能激活了神兽血脉。

    可惜,这么好的机会,林蹊在这里。

    这家伙大概是不会让她趁‘妖’之危了。

    “你不是要到莫机渊吗?”

    “咦?这能怪我吗?”陆灵蹊笑了,“我跟着过来的时候,你又没赶我。再说了,它到这里生孩子,也是因为山隐前辈他们打扰了它的家。”

    要不然,人家好好的在海里,至于要跑这么不安全的地方生娃吗?

    “恭喜你要当妈妈了啊!”

    陆灵蹊倒出一瓶小还丹,以灵力送那些白白胖胖的丹药到白龙鱼面前,“能吃你就吃,不想吃,你就扔,不过,请放心,我不会让她动手的。”

    它在这里生孩子大概有三天了,到现在都没生下来,大概是有什么不对。

    陆灵蹊不知道小还丹能不能助它,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试一试。

    白鱼龙微微一愣。

    小还丹的药香,看样子不像是坏丹。

    它伸出鱼鳍托住的时候,忍不住打量看样子真为它生娃高兴的女修。

    陆灵蹊朝它弯了弯眉眼,“不放心是吧?我这就带她走。”

    她不管陆从夏愿不愿意,反正拉着她就往后退。

    好在,陆从夏在天渡境受了巨龙的恩,又知道,这些海族现在真的是因为大家要截杀那两个化神境魅影,才致有家归不得,倒也没反抗。

    “你赶快把宝宝生下来吧,要不然,我家的长翼鱼,今年可要损失惨重了。”

    如果可以,陆从夏其实希望这条白龙鱼能把她家的损失补上来。

    “我尽量……”

    白鱼龙声音有些沙哑,回她们一句后,果然吞了陆灵蹊送的小还丹。

    三天了,她的宝宝还没生下来,她也急呢。

    可是,海上风浪太大,她根本没本事生。

    好不容易潜到这看样子可以生的安全地点,却没想,三天,宝宝都没出来。

    它一直担心,这里的不对,会引起人族高阶修士的注意。

    好在……

    小还丹入腹,原本的痛苦在丝丝温暖的灵力辅助下,终于消了些。

    渐歇的劲力又勉强回复了一点儿,在一声‘咔嚓’巨响中,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滑了出去。

    远远的,陆灵蹊和陆从夏只能看到那里的风浪更高更急,丝丝雷电打下去,那只白龙鱼却好像没有反抗。

    “应该没问题吧!”

    陆从夏刚这样说,就感觉到了一道新出的气息,“七阶?”

    确实是七阶。

    陆灵蹊拉住她,往后更退,“让你家的人,离这里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