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某美漫的特工 > 第553章:漫威的阿卡姆(保底第二更)
    第二天。

    马克站在联邦广场右手成拳顶着他的下巴若有所思的仰望着他的根据地联邦大厦。

    原本联邦大厦外墙上是有着【F】【B】【i】三个缩写字母的。

    但现在的外墙上只剩下【F】和【i】了。

    【B】没了。

    这是一个令人忧伤的事情。

    马克注视着隐没在不远处草丛中的某英文字母轻轻的一叹说道:“杰克,你知道咱们这栋大楼成立有多少时间了吗?”

    旁边晋升为副局长不过一夜的杰克很是懵擦擦的摇了摇头。

    马克更加忧伤了。

    跟过来的黛比丝毫不会因为杰克已经比她高一级了而给任何面子直接说道:“老大,纽约联邦调查局是最早成立的,成立于一九四零年。”

    马克点头。

    转身看着杰克和黛比神情更是颇为惆怅的问道:“是啊,从一九四零年开始纽约联邦调查局就成立了,这上面的三个字母也挂了这么多年了,当时老局长还没有病假住院的时候我就提议更换个镁光灯那种的,你知道老局长当时怎么回答的吗?”

    杰克朝着博学的黛比投递着求救求救的紧急信号。

    他才刚坐上副局长的位置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不想成为联邦调查局有史以来被正局长暴打的第一任副局长呢。

    黛比给了杰克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马克却是自顾自抬头望着仅剩下的两个字母独苗似有怀念的说道:“每个分局都有其标志性的东西,华盛顿联邦调查局有胡佛大厦,加州调查局有橘红色标志大楼,我们纽约调查局当然也有,这三个字母就是我们的标志,老局长在的时候就说过,除非他死了否则这三个字母不会更换,这是我们纽约联邦调查局的血统。”

    杰克瑟瑟发抖。

    黛比却是表情古怪的低声说道:“老大,老局长上个月在加州温泉酒店去世了。”

    马克眉毛一挑道:“是吗?”

    黛比点了点头道:“上个月还是你安排我去参加老局长葬礼的。”

    马克想起了。

    看着掉落到草丛里面的某个字母随即表情一变眉毛一扬的说道:“那太好了,派个人去联系一个设计公司,我要更换这三个字母,一到晚上都不亮的,怎么能彰显出我们联邦大厦的独特。”

    他早就看这三个字母不顺眼了,在上任的第一天他就有更换的打算了。

    只不过老局长当时还在世。

    毕竟当初马克能进纽约分部还是老局长点名的。

    总得要顾忌一点香火情分。

    不是吗?

    马克说完这句话之后自顾自的朝着大厦里面走去。

    留下了外面一脸还没有转过弯来的联邦探员们。

    黛比:“……”

    杰克:“……”

    联邦探员:“……”

    办公室内。

    马克表情更是古怪的站在窗户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距离联邦广场三个街区之外的时代广场。

    昨晚上的战斗痕迹早已经消失了将近百分之九十五了。

    要不是有几个工人在那边悬挂着全新的外墙显示器估计都不会认为这里昨晚曾经发生过一次剧烈的战斗。

    这也佐证了另外一件事情。

    灾后重建局或者简称灾建局真的存在。

    甚至有可能还是如同神盾局那样的秘密机构。

    看看。

    满打满算这才过去了十二个小时左右。

    嘶。

    恐怖如斯。

    半响。

    黛比拿着一份走了进来朝着马克说道:“老大,查到了,昨晚上在时代广场破坏的蓝皮肤怪物被送到了雷文克劳夫特精神病院。”

    马克转身皱眉道:“雷文克劳夫特?”

    黛比点头。

    马克想了一会之后将波本酒杯放在茶几上说道:“跟我去一趟。”

    黛比道:“是。”

    精神病院的历史和人类的文明差不多。

    最出名的某不过隔壁宇宙中的阿卡姆呢。

    但在这里。

    马克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出另外两家与哥谭阿卡姆齐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精神病院。

    东国有青山。

    那么本土纽约?

    雷文克劳夫特精神病院便是了。

    在驱车前往雷文克劳夫特精神病院的路上,马克突然皱眉道:“对了,那个当年我们抓捕的骨灰拌饭的小家伙还在里面吗?”

    黛比直接动用权限登录到雷文克劳夫特的数据库中摇头说道:“五年前雷文克劳夫特发生暴动,那个小家伙被一名犯人刺死了。”

    马克笑了笑道:“太可惜了,我记得当时这小家伙可是被我说服跟我走的。”

    黛比表情麻木的点头,内心却是在抽搐。

    说服?

    打服吧。

    就在聊天的一会功夫之后。

    在穿过了乡间小道之后。

    雷文克劳夫特精神病院那独特的石围墙出现在眼前。

    眩晕停靠在雷文克劳夫特的铁栏门口。

    马克降下窗户直接对着那摄像头张开了自己的身份证件。

    三秒后。

    嘟!

    嘟!

    嘟!

    铁栏朝着两边自动打开。

    轰隆一声。

    眩晕所化作的经典敞篷跑车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直勾勾的朝着精神病院里面驶去。

    停好车之后。

    马克直接带着黛比穿梭在有些类似迷宫但却戒备森严的精神病院之中。

    很快。

    马克就带着黛比找到了他们的老朋友。

    “卡夫卡。”

    “路易斯,好久不见。”

    “当然,谁让你把雷文克劳夫特当成自己家了呢,怎么?终于想不开准备从研究人员转为被研究人员了?”

    “……”

    马克和眼前的有着一头短毛卷带着眼睛国字脸的卡夫卡拥抱了一下随即松开之后如此的调戏到。

    卡夫卡只能无奈摇头转移话题道:“今天怎么想起来这里了?”

    马克微笑的说道:“我给你两次机会。”

    “昨晚的蓝皮肤怪物。”

    “答对了,可惜你结婚了,不然的话我会请你到你之前最常去的钢管夜场去,听说布鲁克林有一家钢管夜场的钢管还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

    卡夫卡看了看办公室墙壁上的时间说道:“正好,我正打算去研究那个蓝皮肤怪物,有兴趣一起去参观吗?”

    马克耸肩道:“当然,我正为此而来。”

    不多时。

    雷文克劳夫特的地下三层。

    双手背在身后的马克看着被固定浸泡在水池里面的蓝皮肤若有所思。

    跟个蓝精灵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

    生活在精灵之森里面的蓝精灵有头发。

    眼前的这个?

    光光的。

    完全符合了想要变强首先秃头的最终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