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四章 倒霉的本
    阿佳丽斯神色复杂,其实这样的局面她也有想过,毕竟她在老杜克身边生活了那么多年,可以说对老杜克的为人比较了解的。

    好坏不去评说,老杜克做事很有章法,而且从来不会掀开底牌,就像露丝女士摊牌那天,如果不是劳伦出手,恐怕事情不会……

    回过神来,阿佳丽斯道,“我认识的人不少,他们都有可能,不过没有利益,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你觉得最有可能是谁?”

    “我不知道,”阿佳丽斯摇头,“真的不知道,爷爷他,往往出人意料,我不想骗你也不想把你误导,错过真正的人。”

    文森虽然有些不满意,但还是点头理解,“没事,我会让她们仔细查找,不放过蛛丝马迹。”

    “不会有事的,对吧?”

    阿佳丽斯有些忐忑。

    “当然!”

    文森自信一笑,“有我在,不会出任何事情!”

    “那就好!”

    阿佳丽斯趴在他怀里道。

    她失去了所有,不想再失去文森了,也不想打破现在平静安稳的生活,文森对她很好。

    这就足够了!

    她不奢求太多,上一代的恩怨纠缠让她心力交瘁,她不想活的那么累,就这么简单。

    文森陪着阿佳丽斯看电视,脑子里却在想,如何找到幕后之人。

    老杜克临死之前,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家族财产,可西雅和露丝女士已经联手谋取。

    那么……

    难道是实验室里的研究?

    文森抱着阿佳丽斯,目光闪烁……以健康长寿为饵,不是不可能,很多老一代都遭受病痛折磨,对他们来说,金钱只是数字,花费再大的代价,减轻身体的折磨和痛楚,都是可以承受的。

    文森越想,越觉得可能。

    他嘱咐阿佳丽斯早点休息,上楼之后,立马给西雅打电话,让他按照这个思路开始查找。

    ……

    本·唐克斯化妆之后,趁着天黑离开纽约州,准备开车前往波士顿。

    这很聪明。

    毕竟,他随身带着武器,坐飞机不可能过安检的,然而开车去纽约就被不一样了。

    他只要把武器藏好,借口自驾游,完全没有问题,反正他的身份是真实有效的。

    米勒局长下了本钱的。

    开着福特,本·唐克斯走洲际公路,直接进入麻塞诸塞州,纽约州和它相邻,路途遥远,但却没有多少麻烦,为他省事不少。

    然而,车子抵达纽约州的奥尔巴尼时,他在空旷的马路上,遇到了背着行囊,在路边拦车的女人。

    她带着鸭舌帽,背着包,看起来浑身疲惫,本·唐克斯本来不想理睬的,准备直接开过去。

    但那女人直接来到了马路上。

    刺耳的刹车声直接响起来。

    “法克,你脑子有毛病啊?”本·唐克斯惊起一阵冷汗,冲着女人叫骂,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直接就把人给撞飞了!

    “很抱歉!”

    女人说着,却快速拉开了车门,把行李扔了上去,“但是我真的需要帮助,搭我一程好吗?作为回报,你可以法克我!”

    女人说着,坐在副驾驶上,扬起头发,露出了姣好的五官,虽然有些麻雀斑,但火辣的身材,和冰蓝色的瞳孔,让她看起来格外诱人。

    但是可惜,她找错人了!

    “我拒绝!”

    本·唐克斯冷声道,“趁着我发火之前,立马给我滚下去。”

    “……”女人显然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她一时竟然愣住了!

    “滚出去!!”

    本·唐克斯怒吼道。

    “法克,你还是不是男人?”女人大叫一声,直接撕开自己的轻薄衬衫,露出雪白的肌肤,扑向本。

    “法克鱿!”

    本·唐克斯被恶心坏了,他毫不客气,一拳打在女人的腹部。

    女人呕了一声,重重的靠在车门上,脑袋和车架碰撞出沉闷的声音,整个人被打的晕乎乎的。

    “你完了!”

    女人恶狠狠的看着本,“我是警察,怀疑你……”

    “怀你妈比!”

    本早就知道,这女人来路不正经了,听到她表明身份,脑皮一炸,想也没想,一脚把女人踹了下车,而后立马开车离开。

    谢特!

    从后视镜里,看到女人爬起来打电话,本狠狠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他没想到自己点子这么背,竟然碰到了钓鱼执法。

    这个女人就是饵,他就是那条鱼,只是没想到在这里,饵竟然不是表子,女警竟然亲自上阵。

    这可把本恶心的不轻,他一个加速,快速开车离开,还伸手把这里的背包和行李给扔出去。

    呜呜呜呜……

    警笛声由远及近,很明显他们就埋伏在附近……按照正常的套路,警察和警车会埋伏在看不到的地方,这群人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玩!

    本·唐克斯嘴里叫骂的同时,立马意识到这车不能再开了,必须更换……那群表子养的已经盯上了这辆车,在开下去迟早会有麻烦。

    幸好,这车是米勒局长安排的,他自己的车在开出别墅之后,就拖给车行了。

    为了避免暴露的风险,本·唐克斯直接把油门踩到底,开车进入城区内,随意的把车子停在街边,而后就混在人群之中消失不见。

    怎么摆脱追踪,对本来说并不是问题,他是专业的,对警察们的办案方式也很了解。

    所以……

    他只是换了一身衣服,就打车离开,前往租车行,重新租了一辆车,至于武器箱……也做了一点伪装,把武器放入了行李箱中。

    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然而车子离开奥尔巴尼之后,在路上车子很不幸的被扎破了轮胎。

    他不得不把车子停在路边,给换上备用轮胎,而此时已经很晚了,本又累又渴,感觉此行有点失算,实在是太不顺心了。

    到了晚上九点,他继续开车前行,这次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了,倒是在路上,捎上了一个老头。

    也不知道老头怎么回事,竟然被扔在路边,本想着,这老头和自己同路,加上互相作伴,也可以掩人耳目,也就没拒绝。

    不同于拦车的女警,她是要进城,本·唐克斯之前压根就没想进城,而是要直接开车离开,压根就不顺路,而且带着女人也很麻烦。

    老头就不一样了,起码没那么多事,还不引人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