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二十一章 灰烬飘散
    面对露丝女士的质问,老杜克露出了少有的迷茫之色。

    莉莉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是科曼和马蒂儿的母亲。

    她是那么的美丽,哪怕离开人世,也让老杜克久久无法忘怀。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脑海里,关于莉莉的形象开始模糊。

    这种模糊,让他恐慌,也因此对当年的恩怨选择性淡忘。

    而,他的这种淡忘,在露丝女士眼中,就是懦弱的退缩。

    “当年是莉莉的父亲,那个建立暗网的人员之一,阻止了你和莉莉,”露丝女士道,“才有后来,你从欧洲逃走,莉莉身死等一系列的事情,结果呢?”

    “魔眼建立之后,你忙于梳理魔眼的秩序,避开了暗网。”

    “魔眼成熟,并且触角进入欧洲之后,你忙于洗白上岸,再次避开了暗网。”

    “我制定了涅槃计划,你不支持,也不反对,却任凭劳尔出手干涉计划的实施!”

    “现在,暗网都杀上门来,你的儿子和女儿都死了!你还要无动于衷吗?你到底在怕什么?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露丝女士怒斥道,“你对莉莉愧疚,那就对特蕾娅没有愧疚吗?她的两个孩子,在你眼皮子底下,死了!”

    怒火熊熊的露丝女士声音喊的都沙哑了!而这沙哑的声音,的确勾起了老杜克的回忆。

    特蕾娅,他的第一任妻子。

    结婚十五年,给他带来了三个孩子,劳尔,道恩和赛达尔。

    如果说莉莉还有朦胧的影子,那么对特蕾娅,老杜克记住的只是一缕阳光,一道飘散青草香,空气中散发柔和光芒的笑声。

    他拼尽全力,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但露丝女士的目的达到了,因为老杜克终于有了新的感受。

    愤怒,这一感觉压过了悲伤。

    对自己的老朽感到愤怒,对忘记特蕾娅的愤怒,对没有守护好孩子们感到的愤怒。

    当愤怒被点燃,火焰开始冲击胸膛,老杜克呼吸开始沉重起来,他扯着嗓子道,“你准备怎么做?”

    “反击,疯狂的反击!”露丝女士目露阴狠,“让文森的人,在欧洲动手,斩草除根,彻底覆灭暗网……我们需要一场胜利,保住股价不跌,道恩等人的事故,根本压制不住,我们需要早点做好准备!”

    “那就放手去做吧!”老杜克道,“我会授权给你,另外帮我看管好劳尔,别让他动手动脚……还有,你去见金克斯!”

    “金克斯管家?”露丝女士意外的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十年前他就去世了吧!”

    “嗯,”老杜克道,“去他的墓地,在墓碑下三尺的地方,有一个东西,它会帮你覆灭暗网的。”

    “这……”

    “那是从莉莉手里得到的东西,我曾经答应过,永远都不会用……”老杜克挥挥手,“去吧!”

    露丝女士点点头,直接离开。

    老杜克对关门声恍若未闻,苍老的手指抚摸全家福,老泪纵横。

    ……

    文森和露丝女士见面的时候,是在斯派德家酒店的豪华包间里,两人面前的不是咖啡,而是一个盒子,黑色铁盒子。

    “刚从墓地里挖出来?”文森无语的看着她:“你认真的?”

    “把它交给西雅,她知道该怎么做!”露丝女士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你自己不动手?”

    “我没有时间了!”露丝女士淡然道,“我的计划,快要结束了!”

    “已经到了收网的阶段吗?”文森道,“那么,介意和我说说吗?”

    “当然!”

    露丝女士嘴角露出笑容,“你想听哪一部分?”

    “所有的,”文森说着,一顿,“你今天很漂亮!”

    “我既然答应开口,就不必你说这些甜蜜的话来奉承我。”露丝女士笑道,“虽然我很受用。”

    “我洗耳恭听!”

    “事情,要从二十六年前开始说起……”

    ……

    奢华的办公室,传出巨大咆哮,劳尔的怒吼,震的人耳膜刺痛。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秘书和属下们,全都低着头,不敢面对劳尔。

    今天一早,坏消息不断,随着道恩和赛达尔的事情爆出,杜克家名下的股票暴跌。

    本就有人恶意打压阻击,这次暴跌,甚至引起了暗中敌人的目光,也紧随入场。

    结果,杜克家的财富极速缩水,直接引发债务危机,甚至劳尔还受到了传票,有人起诉他犯罪,罪行多重,包括经济诈骗,强奸,杀人等等。

    这简直可笑,杜克家的人脉关系在这一刻,毫无用处,没有任何人帮忙,哪怕杜克家依旧有老杜克。

    “对,父亲,还有父亲!”

    慌乱无措的劳尔直接冲出了办公室,他要去杜克山庄,请老杜克出手,家族的生死存亡,就靠父亲了!他一定可以……

    冲出办公室的劳尔,没有等到老杜克出手,因为一辆大卡车,把他送去见道恩和赛达尔了!

    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劳尔脑子里满满疑惑,他完全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

    “为什么?”

    科曼瞪大双眼,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露丝女士。

    她今天堪称惊艳,穿着冰蓝色的丝制长裙,淡妆点点,少有的戴上了珠宝首饰,还戴着淑女帽。

    惊艳如她,此时却手持一把亮银色的手枪,枪口对着科曼·杜克。

    可怜的科曼,双腿被牢牢固定,腰部以下完全麻醉,自己无法起身,愤怒如他,只能扔着枕头,愤怒又恐惧,拼尽一切在拒绝,即将到来的结果。

    “我有一颗自由的灵魂,”露丝女士淡淡的说道,“唯一懂我的人,死在你们手里……”

    “果然,还是因为他,该死的,你还没有忘记他!”科曼大怒,“该死的贱人,你……”

    “砰!”

    子弹击中了科曼的胸口。

    一枪之后,又是一枪……

    直到科曼的胸口被打烂,露丝女士才放下枪,脸上全都是厌恶之色,但声音很平淡,“放心吧!你不会孤独的,会一家团聚的!”

    她说完,直接离开房间。

    踩着步子,来到了老杜克的院子里,两位中年妇女想要开口说什么,露丝女士毫不犹豫的开枪。

    子弹非常精准的击中了两人的额头,两人目露不敢置信的神色,直接载倒在地。

    枪声,没有引起任何混乱,山庄静悄悄的,而露丝女士已经来到了书房,看到了书桌后的老杜克。

    “……”老杜克看到了露丝女士身上的枪,眼睛却盯着她的脸。

    “我来请你下地狱!”

    “我会下地狱,却没想过,动手的人会是你!”老杜克无力的躺在椅子上,双目无神。

    “你应该能想到的,可实际上,你老到忘记了许多事情!”露丝女士讥讽道,“二十年里,我精心安排,谋划,等的就是这一天。”

    “能给我个理由吗?”老杜克诚恳的看着她,“帮我这个老家伙,好好的回忆过去!”

    “我似乎没这个义务,”露丝女士淡淡的说着,抬起了手枪,“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扣动……”

    “看在阿佳丽斯的份上……”老杜克叹口气,把电脑屏幕对准她,认真道,“给我一个理由。”

    电脑屏幕上,在线视频里,出现了面露惊恐的阿佳丽斯,她被绑在椅子上,身后站着一个人。

    是钱宁管家!

    他面无表情,穿着燕尾服,戴着眼镜,头发打理的很整齐,手上有一把餐刀,放在阿佳丽斯的下巴处,双目冰冷。

    “原来,他是你的人!”露丝女士失笑,“我查了他三遍,都没有查出问题,你的手段不错。”

    “钱宁是金克斯的继承人,本意是要来山庄工作的,但我拒绝了!”

    老杜克淡淡的说道,“他是我留给阿佳丽斯的财富,会陪阿佳丽斯一生,代替我好好的照顾她。”

    “而现在,他却成为杀死阿佳丽斯的凶手。”露丝女士丝毫不不见慌张,神色平淡的说道,“这可真是讽刺!更讽刺的是,你认为,我会因为阿佳丽斯而心软吗?”

    砰!

    枪声直接响起,子弹击中了老杜克的手臂,鲜血立马流出来了!

    “不要!”阿佳丽斯叫道。

    “先生?”钱宁管家则按住阿佳丽斯,露出寻问的口气。

    老杜克对着摄像头挥挥手,他捂着手臂,看着露丝女士,“为什么?你竟然真的不顾阿佳丽斯……”

    “你知道吗?”露丝女士淡淡的开口道,“我不止一次,想要亲手掐死阿佳丽斯和莱恩,我永远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身上,流着杜克家的血……如果不是文森,阿佳丽斯也会死,会一家团聚!”

    “一家团聚?”老杜克面色大变。

    “是啊!”露丝女士轻声道,“一家团聚,你的孩子们都被我送下地狱了,包括科曼和马蒂儿,包括所有流着杜克家血脉的人!”

    “不,莱恩,你把莱恩……”

    “史密斯夫人在晚餐里给足了安眠药,莱恩会走的很平静!”露丝女士淡淡的开口道。

    电脑那头,阿佳丽斯失声痛哭,完全无法接受这一切。

    “阿佳丽斯,不要怪我!”露丝女士眼中多了一抹痛楚,“你不明白,这二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老杜克咆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吗?”

    露丝女士轻声笑道,“终结杜克家,为文森扫平最后一点障碍,让全新的魔眼,在废墟之中涅槃。这……算不算是好处呢?”

    “不,你不是为了文森,而是为了那个男人!”老杜克叫道。

    “是啊!谁让文森是那个男人的儿子呢!”露丝女士轻声道,“爱一个人,有千百种理由,对你们这些不懂爱,只会占有,掠夺的来说,根本无法理解……其实也不需要理解!”

    砰!

    清脆的枪声响起,不是书房,而是来自书房书桌的音响里。

    电脑屏幕上,出现劳伦的侧脸,她解决了钱宁管家。

    “我输了!”老杜克道。

    “我很开心!”露丝女士道,“不是因为我赢了,而是我终究因为文森,而留下两个带有杜克家血脉的人,她们会为文森繁衍子孙,这……让我深受感动。”

    “你疯了!”老杜克道。

    “我没疯,”露丝女士笑着放下手枪,“我清醒的知道,你不会伤害阿佳丽斯,因为她是你唯一的血脉,我也清醒的知道,你按下了书桌下的警报,手上还抓住了一把袖珍手枪,一个你非常喜欢的烟斗。”

    老杜克没说话,受伤的手放在书桌上,烟斗对着露丝女士。

    “知道吗?”露丝女士道,“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为什么?”老杜克开口。

    “我想亲眼看着你服药,你一直研究的长生不老药,我想亲自喂你,然后看着你痛苦的死去。”

    露丝女士嘴角上翘,“但是啊!我获得了所有数据,掌控了实验室之后,文森的团队竟然发现,你研究的药,真的有可能成功……”

    老杜克双目瞪大,死死的看着露丝女士,这个消息比任何事情,给他带来的冲击都要大。

    “你那可笑的研究团队,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好在他们运气不错,获得了关键数据,”露丝女士摇头,“狗屎运……”

    “你在骗我,对不对?你先给我希望,在给我绝望,你就是想要折磨我,对不对?”老杜克急促道。

    “或许吧!”

    露丝女士开口,似笑非笑,“那么,你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你……”老杜克怒气冲冲。

    然而这时,露丝女士鼻孔流血,脸色苍白,甚至呼吸开始急促,但她脸上依旧露出微笑。

    “妈妈?”阿佳丽斯惊恐大叫。

    “终于要结束了!”露丝女士瞒着的笑着,扔掉了手枪,坐在老杜克对面,“我也终于可以安歇了!”

    “不……”阿佳丽斯痛哭。

    露丝女士根本充耳不闻,她伸手擦了一下鼻孔,看着手上的血液,轻声笑道,“二十六年前,当时我十四岁,凯瑟琳十岁,成为了孤儿,被一位赏金猎人收养,她叫特蕾娅·莫利亚。”

    老杜克脸色大变,可在这时候,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山庄震动,爆炸和火焰,在杜克山庄的后面爆发,老杜克面色惨然,从书房里的震动,可以知道,爆炸是从秘密基地开始的。

    “特蕾娅是个乡下女孩,成为赏金猎人的唯一理由,是继承家业,”露丝女士笑道,“她充满了爱心,也喜欢笑,她本来不想让我们当赏金猎人的,可却有意识的培养我们姐妹,因为当时暗世界有些混乱,一个叫杜邦·杜克的家伙,被通缉,而这个家伙是特蕾娅的男人。”

    “那天晚上很黑,我和凯瑟琳还在熟睡,就被人带走了,那个叫杜邦的人,把我们姐妹卖给了人贩子,转辗进入了杀手组织。”

    老杜克无神的看着露丝女士,腐朽的他,在这时候,竟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十九岁,我正式接受任务,结果却认出了特蕾娅,那一年我才知道,最小的赛达尔已经二十岁了!”

    “原来……你杜邦·杜克就是人贩子,特蕾娅就是帮凶,她只是心软,因为有了赛达尔,所以才会对我们姐妹心软,传授我们一些东西,只是想让我们自保!”

    “你杀了她!”老杜克怒道,“原来是你,是你……”

    “是啊!她用自己的命换来了三个孩子的命!”露丝女士嘴角也开始溢血,“讽刺的是,她为了孩子们而死,但是你却和莉莉苟合,当年你被通缉的根本原因,就是招惹了暗网创始人的女儿。”

    老杜克狠狠的看向她,一副吃人的模样,但最终还是没开口。

    此时,山庄已经燃起大火,秘密实验室崩塌,震动越来越激烈,视频里的阿佳丽斯已经哭晕过去。

    “一年之后,你被迫离开欧洲,进入北米短短一年之内,就创立了魔眼,这其中少不了莉莉的帮助。”

    “可惜,在生下马蒂儿之后,她没过多久她就去世了!”

    “为了躲避莉莉父亲的追杀,你化名雷迪·杜克,并且暗中把魔眼朝欧洲发展,对大小杀手组织下手。”

    “也是那时候,我和文森的父亲结婚了,甜蜜的婚姻维持了九个月,就不得不面临互相刺杀的结果,当时科曼看中了我,巧合的是,我通过他,认出了你!”

    “我本来是不想参合进去的,我只想和文森的父亲脱离漩涡,但……”露丝女士捂着小腹,“一场爆炸发生了,突如其来的爆炸……我被碎片击中,失去了生育能力。”

    “后来,我通过科曼才知道,这是你造成的,你这个怕死的家伙,二十年前就在研究长寿……”

    她越来越虚弱,精神却越来越好,“后来,你要对文森的父亲下手,我不得不答应科曼的求婚,希望能阻止你,可惜我失败了!”

    “科曼骗了我!”

    “你也骗了我!竟然盗取了我的卵子,借腹生出了阿佳丽斯……这些是错误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而错误的,终究要被纠正!”

    轰!

    奢华的山庄,发出了最剧烈的爆炸,老杜克充耳不闻,死死的盯着她,叫道,“是错误的又怎么样?你终究输掉了一切,阿佳丽斯还有我的血脉,你也要给我陪葬!”

    “呵呵!”露丝女士笑道,“只有烈火才能焚烧罪孽,和你一起焚烧殆尽,是最终的结局!”

    “我不同意!”

    一道人影冲了进来,是文森!

    他直接抱起露丝女士,坚定道,“我们离开这里!”

    “文森!”露丝女士眼中多了一抹惊喜,泪水满溢。

    “不……”老杜克呲牙欲裂,抬起烟斗就要射击,文森一脚踢出,把烟斗踢掉,而后抱着露丝女士离开。

    火焰席卷整个杜克山庄,爆炸声此起彼伏,山石崩塌,浓烟飘散,热浪滚滚……

    文森抱着露丝女士乘坐直升机离开,他给露丝女士戴上耳机,露丝女士却握着他的手。

    她虚弱的笑道,“真好!”

    “好在哪里?”文森问道。

    “你改变了我设定的结局,而你的父亲,也曾经这么做……那是寒冷的冬天,下着雪,很冷,很冷,就好像现在这样,不,比现在更冷,他像太阳一样出现在我身边……”

    “我也可以!”文森抱紧她。

    “他来的正合适,也属于过我,但你……你……是属于阿佳丽斯的!”她虚弱的说道,“好好的照顾……照顾……温蒂!”

    “为什么?”文森不理解。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她打起最后一点精神,搂着文森,任由鲜血打湿文森的衣领,凑在文森的耳边道,“拥抱太阳的,永远都不是月亮,而是黑夜……我明白的太晚了!我……选择了月亮,于是我失去了他,也失去了一切……文森,不要……不要炙烤身边的人,不要……不要为任何人停留,你……你……属于月亮……也……也属于夜晚……但最终还是属于天空……啊阿佳丽斯,就是我给你选择……选择的天空……”

    “我不明白!”文森低声道。

    “你……以后会明白的……”露丝女士捧起他的脸,微笑道,“现在……最后的时间里,让我任性一次……”

    她苍白的嘴唇,吻住了文森,一如当年那个寒冷的冬天,吻住了文森的父亲,但此时的她没有感受到任何温度……终究不是属于她的太阳,终究是……结束了!

    文森含着露丝女士带血的嘴唇,明明血液还是温热的,可他却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眼泪毫无征兆的留下来,他松开嘴唇,无声的抱着她狠狠的哭泣,悲伤充斥心灵,似乎连灵魂都有了一丝痛楚。

    飞机在空中飞翔,地面上传来刺耳的警笛声,杜克山庄的动静,引起了华盛顿的注意。

    一场大火,为杜克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杜克家,也为即将燃烧的新的火焰,提供了燃料。

    而这一切,文森已经不在意了,他无神的抱着露丝女士,手指慢慢的摸上了露丝女士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