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二章 海中灯火
    雨一直下,似乎没有停歇的时候。

    街道变的湿润,车轮滚过,溅起水花,也让路边的灯光,多了一丝朦胧的水雾,在空旷的大道上,显得格外炫目。

    坐在车上的西雅,抱着手臂,默不作声的看着窗外。

    文森总算接纳了她和一群手下,然而想要彻底离开亚雷特,却并没有那么容易,最大的阻碍不是希德,反而是芙蕾雅。

    芙蕾雅掌控女派,所有女人都是唐古家族的工具和棋子,哪怕西雅这样的地区负责人,也要完全听从唐古家的命令。

    这是几十年来的规矩,一旦有人违反,女派的力量自然会出动灭了叛徒,所有和文森接触,西雅做的非常隐秘。

    正好,芙蕾雅派遣她去负责接近文森的事情,这就给她多出了很多的借口,可以说能和文森达成意向,是芙蕾雅的功劳。

    尽管如此,西雅也不会感谢芙蕾雅。

    唐古家虽然功劳不浅,改变了亚雷特训练营的残酷竞争模式,但女人们的现状并没有改变,她们依旧是工具。

    为了情报和信息,要风险自己的身体,周游在各种男人身边,要忍受孤独和巨大的压力,去潜伏,去刺杀,甚至最后死于无人之地。

    她们都是工具,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不为自己而活,只为训练营的利益而战……以前,这是一份荣耀,如今,这是一份耻辱。

    改变她们的,正是这漫长的潜伏生涯。

    米国东海岸一项是繁华和热闹,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这里追求梦想和未来的希望,这是西雅为首的女人们想要改变的萌芽之地。

    而亚雷特训练营的现状,尤其是唐古家族的势弱,给她们创造了条件,当文森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西雅才意识到时机成熟了。

    “瑟琳娜在他的要求下,建立了一家注册在离岸群岛的公司,主打投资,以北极星命名。”劳伦开着车说道。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西雅回过神来问道。

    “瑟琳娜说,北极星投资公司,将会成为我们的栖息地,”劳伦道,“会接手三大实验室,同时把学习之家挂在公司名下,成立一个单独的保全公司,为收纳我们创造条件……到时候,会有培训师、公司职员、女保镖、司机等等职位让我们选择。”

    “你有什么想说的?”西雅问道。

    “这些还不够。”劳伦道,“我们应该救出更多的姐妹,而且别忘了,还有那么多孩子需要我们救出来。”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关于孩子的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西雅眯着眼睛道,“不要着急,一步步来。”

    “能不着急吗?”劳伦轻声道,“一天我都等不了。”

    “这不是着急能解决的事情,涉及到多方博弈,如果我们操之过急,只会给他带来麻烦。”西雅不满道,“很多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们才刚取得他的信任,明白吗?”

    “好吧!”劳伦道,“那孩子们怎么办?”

    “先找地方安排好,该救援的救援,该隐藏的隐藏。”西雅淡淡的说道,“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安排好的。”

    劳伦点点头,不在说话,车子很快划过了夜空,来到了海边。

    两人之所以在雨天夜晚,还跑出来浪,就是因为芙蕾雅的召见,否则这种天气,两人宁愿在安全屋里喝喝小酒,看看肥皂剧。

    从切尔西出发,抵达里威尔,在来到海边。

    车窗被风雨拍打,似乎在阻拦它的前行。

    海面上,波浪起伏,一艘游艇亮着灯光,靠在岸边。

    劳伦和西雅推门下去,越过沙滩,走进冰冷的海水里,海水淹没大腿,两人才靠近了游艇。

    芙蕾雅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正在小小的船舱里准备晚餐,热咖啡就在小桌子上,劳伦和西雅却没动。

    “哦,你们来了!”芙蕾雅把面盛好,“要吃点吗?”

    “不用了,我们吃过了!”西雅道,“有重要的事情。”

    “说吧!”芙蕾雅坐下来,边吃边道。

    “马库斯已经抵达波士顿,我们的人见到他上了文森·施内特的保镖开的车,两方应该已经接触了。”西雅道,“我们怀疑,信物就在马库斯的身上,因为他离开别墅之后,非常的警惕……”

    “能确认吗?”芙蕾雅皱着眉头问道。

    “瑟琳娜,也就是您让我安排去面试的人,已经打入了文森·施内特的私人团队之中,她已经接到了文森·施内特的电话,现在就在飞往欧洲的飞机上,”西雅道,“她已经证实,希德和文森有交易,德地的一家新型物理实验室,被归于文森的手上。”

    “该死!”芙蕾雅怒道,“他们怎么会达成交易?如果能用钱买到的话,我们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吗?”

    “很显然,两方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资产的转让只是掩人耳目,”劳伦这时候开口道,“我建议,立马搜寻马库斯,不能让他把信物带离波士顿,我们必须拿到手。”

    “已经晚了!”芙蕾雅冷哼一声,“他离开别墅多长时间了?信物早就交接完毕,还会等着你们上门?别忘了,他来波士顿的目的是想要干掉我!西雅,让你们的全部进入警戒状态!”

    “是!”西雅点头,又迟疑道,“我们要主动出击吗?”

    “暗自搜寻,”芙蕾雅说着,又开始吃面,“他肯定也在找我,你们分出人手,一方面搜寻马库斯,一方面查清楚和马库斯接头的人是谁,一定要找到那个人,找到信物。”

    “我们在波士顿的人并不多,”西雅道,“请求支援。”

    “可以,”芙蕾雅点头,“你用我的命令召集人手,让她们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另外我也会请暗网出手……以前信物齐全,我们不能对文森出手,但是现在,他手里只有两件信物,哼哼!”

    “您想对文森·施内特出手?”西雅惊讶道。

    “不行?”芙蕾雅抬头看着她道。

    “当然可以,只是我并不建议您这么做,”西雅道,“他始终是暗网的至尊客户,而且还是一名富豪,如果他对我们进行悬赏,或者因为我们的攻击,而选择毁灭信物,那……”

    “你说的有道理,”芙蕾雅想了想道,“那就暂时别管整个人,把第一件信物给我找到,一定不能落入希德的手里。”

    “是!”

    “您这边,要不要安排人?”劳伦问道。

    “不用,”芙蕾雅说道,“在海面上,我行踪不定,没有人能找到我,定位系统也被关掉了,以后见面,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好的!”

    ……

    同样的雨夜,别墅里的文森,已经写完了哈德森法医第一部。

    尽管是虚拟的故事,但因为根据哈德森教授记忆而改编过来,每次敲击键盘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的带入进去。

    第一部故事终于写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文森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脑中浮现的都是哈德森教授的记忆里的影子。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文森从座椅上站起来。

    写作的目的,最初就是缓解记忆带来的压力,如今看来,虽然感觉不错,但却并能让他感到轻松。

    但不可否认,在敲击键盘的时候,他的确有种完全沉浸在故事,而不去先其他事情的专注和平静。

    从这种方面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脑袋里胡思乱想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

    “你真的和希德做了交易?”电话里的威廉声音有些沉重。

    “不行吗?”文森嘴角勾勒一抹微笑。

    “文森!”威廉深呼一口气,“如果你只需要钱,我们可以给你更多,何必交给希德?如今你失去了一件信物,亚雷特训练营的人可是没有了约束,他们会对你出手的。”

    “对我出手也没用,我不开口,他们也不知道信物在哪里。”文森笑道,“何况,我可不是单纯的求钱,你值得的,威廉,对我们这一的人来说,钱财其实并不看重。”

    “你想组建自己的力量?”威廉道。

    “显而易见,不是吗?”文森淡然,没有反驳,反而承认,“暗网缺乏力量,我也缺乏力量,亚雷特训练营既然我无法掌控,那么从他们手里购买一批精英,或者交换一些人,不是更好?”

    “你不必如此的,文森,”威廉苦笑道,“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文森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怎么合作?我可是你们的至尊客户,结果为了三件信物,威廉,你们竟然把消息泄露出去,如果不是亚雷特训练营的威慑,波士顿早就来了各方人马……我看不到暗网的半点诚意,也没看到至尊客户的福利和权利……”

    “这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文森,你应该明白,亚雷特训练营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威廉叹息道,“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掌控……”

    “你去和希德说吧!”文森淡淡的说道,“不怕告诉你,三件信物已经在路上,希德很快就会拿到手,接下来我和亚雷特训练营不会在有什么关系,你明白吗??”

    “好吧!”威廉道,“打扰了,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误会……”

    文森直接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