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一章 雨中接头
    十一月的第三个礼拜一,天空中下着雨。

    雨滴在屋顶汇聚一片,从瓦片和屋檐中低落,和地面碰撞、破碎、汇聚,很快地面上就多了一摊水迹,等待路过的行人和车辆。

    稍显拥挤的小店里,马库斯喝着咖啡,吃着披萨,看着手里的报纸,波士顿今日最大的事情,就是昨夜在查理河面上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过警方确认,此人是前次袭警的人员,而且还是黑户。

    这似乎并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问题在于,警方借此发难,准备在近期就治安问题进行严格的整顿,而围绕此事,学术界和教育局都纷纷发言,畅谈自己的观点。

    看似是一个案件,其实讨论的是黑户和难民,还有警察的人身安全问题等等,没人在乎一名黑户又袭警的人死亡,相比之前的默默无名,至少此时这位死者,还能被广为人知,算是有了一点价值。

    随手折叠好报纸,马库斯让胖胖的服务员帮忙加了一杯热咖啡,在点了一份汉堡,若无其事的大口吃了起来。

    他饿坏了。

    原本他来波士顿的消息是绝密,是希德亲自交给他的任务,没想到人还没出欧洲,消息就走漏了。

    不仅如此,暗网上都有关于他的悬赏。

    无奈之下,他只能和小队成员分开行走,换了路线,还化妆,转道亚洲,进入加拿大,在从加拿大入境,之后自驾抵达波士顿。

    整个过程,耗费了三十七小时又四十七分钟。

    如今是,四十的悬赏金额已经来到了三千万美金。

    这是足够吸引大势力的金额,马库斯面对的危险可想而知。

    “这些我都知道,我对自己有信心!”马库斯看着文森,“我还是希望亲自获得信物……”

    文森挥挥手,“已经迟了,在你进门的时候,观音坠已经送了出去,大约在天黑的时候,东西就会出现在希德的手上。”

    “原来如此!”马库斯沉默了一会,“那我告辞了!”

    “给你个忠告,”文森道,“尽快离开波士顿,否则这里就是你的殒命之地,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最好现在就离开!”

    “多谢,”马库斯咧着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相比您并不知道我们的实力,接下来您就看好了,到底谁生谁死?”

    看着踏步离开的马库斯,文森失笑一声摇头。

    文森能看出来,马库斯对自己的轻视,只是一直都极力克制,想来是希德在他来波士顿之前有过嘱咐,然而……毕竟是年轻气盛,心高气傲,哪怕收敛了几分,那种轻视也是无法遮挡的。

    “先生。”管家走了出来,“我已经确认过了,文件是真的,瑟琳娜也接到了我们的传真,正在着手接管实验室。”

    “很好!”文森站起来笑道,“密切关注瑟琳娜那边的事情,告诉她们放手施为,我只要我想要的!”

    “明白!”管家含笑着离开。

    文森则慢悠悠的上楼,来到书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瑟琳娜是西雅安排过来,成为文森私人团队中的三人之一,她全权负责文森的私人财物问题,能力非常突出,文森很满意。

    这次马库斯带来的,是希德·洛克名下的武器实验室,只是实验室,并不是生产厂,所以也就手上的研究专利以及器械设备等值钱。

    对文森来说,价值却不小。

    无论是出售,还是自用,他都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尤其现在收了西雅这些人,等于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

    这也就算了,剩下两个实验室才是大头。

    生物实验室和新能源实验室。

    不是那种空壳子的实验室,而是真的有技术和实力的实验室,甚至有好些个专利技术,这对文森来说,不仅能增加底蕴,还可以让财富暴增,三件信物就能换到,简直是血赚。

    当然,相比文森的血赚,更赚的是希德。

    凑齐了信物,希德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亚雷特训练营之主,彻底掌控这一古老的势力,到时候别说三个实验室,更多的他都能得到。

    一盘散沙的训练营和统一的亚雷特,谁弱谁强,一目了然。

    ……

    马库斯有些气愤的离开了别墅,他的确看不起文森,年龄小当然是一个方面,更多的却是文森对他或者希德并不畏惧。

    这让狂傲又残暴的马库斯险些当场暴走,如果说他对文森是轻视,那文森对他和希德,根本就是不放在眼里。

    这种感觉,在和文森见过面后,越发的强烈了。

    尤其让马库斯受不了的事情是,文森竟然说他走不出波士顿,这简直是可笑,想他马库斯是什么人?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断首者啊!

    敌人闻风丧胆,他更是百战百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毛都没长的小子说三道四了?

    在马库斯的眼中,文森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不是希德的决定,他早一点知道信物在文森手里的话,一定会率先抢夺。

    他甚至纳闷,希德竟然和文森做交易,这可不是他认识的希德。

    带着恼火和疑问,马库斯在离开了别墅之后,和四位手下碰面。

    地点是沃尔涩姆的一座公园里。

    下雨天,少有人进来,马库斯打着伞,站在树下。

    一人穿着黑衣,其貌不扬,打着黑色的雨伞,站在了马库斯的身边,轻声开口道,“情况有些麻烦!”

    “怎么回事?”马库斯面无表情道。

    “我们没打听到芙蕾雅的具体住址,”黑衣人道,“根据我们的人调查,她住在海上,每天每一个时间都在更换地方。”

    “看来这个表子也知道我们在找她!”马库斯冷哼一声,“她就算住在海上,也逃脱不掉!”

    “我们的人需要一点时间,”黑衣人道,“正在调查她的船只和补给情况,一旦有了消息,我们就立马动手。”

    “最好在快点,”马库斯道,“我已经见过了目标,东西也已经交给了他,想来很快,关于我抵达波士顿的消息,会弄的人尽皆知,芙蕾雅也会听到消息,会提高警惕。”

    “你放心,我们已经有了线索,最晚明天早上,你就会得到准确的消息。”黑衣人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这是你住的地方,里面有你一切所需,包括车子和武器,以及相关的证件。”

    马库斯接过来,“把消息传回家里,就说东西交付完毕,目标说第一件物品已经在路上……”

    “知道了!”黑衣人点头,而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