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四章 疯癫杰克
    小巷子里,

    埃迪冷冷的看着两人,“告诉我,你们知道的一切!”

    “你先告诉我,萧克是不是这样的死法?”左边男子叫道。

    埃迪面色不愉,刚要出手教训,文森制止了他,开口道,“没错,萧克的确被拿走了心脏和肾脏,还被抽调了骨头。”

    “是噬心恶魔,是噬心恶魔……”右边的男人呢喃道。

    他看起来吓坏了,脸色煞白,双目失神,呼吸急促,额头上竟然多出了一些冷汗,要知道现在是九月下旬,天气可转凉了。

    “什么是噬心恶魔?”文森问道。

    左边男子缓缓呼了一口气,额头放在手背上靠着墙,苦笑道,“这是我们流浪人群里盛传的一个名字。”

    原来,早在去年开始,流浪者中,就有噬心恶魔的传说。

    传说,每到夜晚,乌云遮挡月亮的时候,无家可归的人身边,就会浮现一个阴影,他有一双尖锐如刀的手,能轻易的划开人的皮肤。

    首先会摘掉心脏,并且会吞入腹中,这是取悦恶魔,如果心脏不够味美,那么会摘掉肾脏已做惩罚。

    失去内脏的人,在死后灵魂无法得到安宁,哪怕是进入冥界,都只能当做恶魔的口粮,最惨的是如果无法取悦恶魔,那么不仅会失去自己的内脏,还会失去自己的骨头。

    失去的骨头,有可能是脊椎骨,也有可能是胸骨,甚至是腿骨。

    “流言所致,恶魔所知。”右边的黑人男子叹口气道,“所有知道这个流言的人,都将成为恶魔的目标,我们一般不会交谈,更不会说出噬心恶魔的名字,以防被它盯上。”

    “这个流言,是从什么时候传播开来的?谁是第一个知道的?”文森好奇的问道,他没想到案件会有这种变化。

    “具体流言是谁说的,我们并不清楚,”左边男子深呼一口气道,“不过,你们可以去找老杰克,他在传教山的新英格兰教会医院,接受免费的医疗服务,我们知道的消息都是他告诉的。”

    “老杰克?”埃迪眯着眼睛道,“他有什么特征?”

    “疯癫的杰克,你这样告诉护士,她们就知道你们要找的是谁了,”右边男子转过身来问道,“很抱歉,我们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需要收拾一下准备离开了!”

    “你们害怕了?”文森笑道。

    “没有人不害怕,”左边男子看着文森,“你看起来很年轻,孩子,告诫你一句,不要轻信流言,也不要不信,某些时候,正是不相信的事情,才会危害你的生命。”

    埃迪看着满头黑线的文森,颇有些忍俊不禁。

    文森强忍着吐槽,开口问道,“那么你们准备去哪里?”

    “谁知道呢?也许是某个天桥下面,也许是某个小巷子里,”右边的男子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能逮捕我们,起码先让我们睡几个安稳的觉。”

    左边男子目光微亮,颇为希冀的看着埃迪和文森。

    “算了吧,监牢已经满了,没有你们的位置。”埃迪冷声道,“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去长木街,那边的巡逻会加强。”

    “多谢了!”两名男子失望后,说道。

    文森摇摇头,和埃迪一起离开了巷子。

    两人返回车上,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

    “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文森问道。

    “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去教会医院找老杰克,”埃迪道,“而后我送你去公寓,如何?”

    “好!”文森点头。

    ……

    从灯塔街到传教山,中间隔了一个大街区,穿行十数个街口,还要穿过河道,花费了二十多分钟才抵达。

    严格来说,传教山并不属于布鲁克莱恩,它只是靠近布鲁克莱恩,地属波士顿区域,而且这一块中心就是医院和旁边的游乐场。

    灯光之下,车辆停在医院门口。

    埃迪来到了前台,出示了证件,报出了疯癫杰克的名号。

    一位护士大妈,领着两人来到了住院部一楼的病房里,病房很干净,只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两张病床上躺着两个老头。

    靠门口的这张床上,躺着的就是疯癫杰克。

    “杰克,有人来看望你了!”护士大妈在杰克耳边道。

    杰克看起来很瘦小,带着氧气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看起来精神有些萎靡,似乎也很虚弱。

    文森进病房之前了解过,老杰克今年六十多,没有姓名,也不知道来历,在医院附近昏倒,被好心人送来医院,一直都在享受医院的福利……也就是教会医院了,换做其他医院早就扔出去了。

    “你们只有半个小时,这是极限了!”护士大妈道。

    “多谢!”文森点头感谢道。

    他在来医院的路上,买了一副平光镜,主要是在小巷子里被刺激到了,长相太稚嫩,让人凭空小瞧,戴上眼镜起码成熟一些。

    护士大妈把老杰克扶起来,让他靠在床头这才离开。

    老杰克只是眼睛有些问题,耳朵还很灵敏,说话也很清晰。

    询问的事情,交给埃迪,文森在病房里走动,四处张望。

    “你们是谁?”老杰克问道,“我不认识你们。”

    “我们是波士顿警局的。”埃迪出示了证件。

    “条子?”老杰克漫不经心道,“找我什么事情?”

    “叫我警官,”埃迪道,“我们正在调查一场凶杀案,被害者的心脏和肾脏,以及脊椎骨被强行摘取,我们听说这手法和噬心恶魔很相似?你知道噬心恶魔吗?”

    “噬心恶魔?”老杰克眼皮跳动,“你们从哪里听到的?”

    “流浪者口中!”埃迪道,“他们告诉我,是你最先说起的?”

    “没错,”老杰克道,“它又出现了吗?”

    “是,”埃迪点头,“死的是沉默者萧克。”

    “可怜的孩子!”老杰克手放在胸口,默默祈祷。

    埃迪等了他一会,这才开口道,“你能帮助我们吗?”

    “你想知道什么?”老杰克道,“问吧!”

    “噬心恶魔,你遇见过吗?他们是什么人?”埃迪问道。

    噬心恶魔,当然不是恶魔,埃迪作为警务人员,是不相信什么恶魔的,他很自然的把这些恶魔当做人,实际上一点也没错。

    “他们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魔,”老杰克叹了一口气都,“大概三年前吧,我在牛顿城,被人打晕带走,囚禁了三个小时,在之后,他们把我迷晕,等我醒来,我已经失去了一个肾脏。”

    他说着,掀开被子,拉起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身上的伤痕。

    “当年,也是九月份的时候,那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老杰克道,“实际上他们动手的时候,我隐约能看到人影,可惜我的眼睛不行,没有看的很清楚……”

    ……

    离开教会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文森和埃迪坐在车内沉默不语。

    “我看了老杰克身上的疤痕,和死者身上的疤痕很相似,”文森整理思绪道,“如果老杰克说的没错的话,那么我之前推测的没有错,这是团伙作案,而且时间横跨三年,至少三年!”

    “他们很聪明,专门对流浪者下手,”埃迪面无表情的说道,“流浪者是最不受重视的一股群体,就算死了几个人,也没有报警,不会有人在意,不会暴露他们。”

    “他们很专业,手术的手法很专业,行动也很专业,专门针对特殊人群,为了不暴露行踪还流动作案,不会在一个地方出手太多次。”文森摸着下巴道,“他们到底是谁呢?”

    “我会给其他警局打电话,让他们调查和统计流浪者们的情况,三年的时间,他们肯定不会只出手几次。”埃迪冷声道,“最重要的是,那些器官的去处,一定会有痕迹。”

    “我觉得暂时不宜大张旗鼓,”文森道,“不如先找菲利克斯,最好把他带回警局进行审问,我觉得他这个人有问题。”

    “什么问题?”埃迪问道。

    “流浪者兄弟两人说,菲利克斯是坏种,驱逐过他们,不说他是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文森道,“我们在杂货店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流浪者,只有在灯塔街的街尾才找到了流浪者兄弟,而且监控视频里,看到的流浪者也有限。”

    “这并不奇怪呀!”埃迪道,“他不想流浪者打扰他做生意……你是说麦考夫?”

    “没错,”文森点头,“按照流浪者兄弟说,菲利克斯应该很讨厌流浪者才对,为什么他偏偏要给麦考夫食物和水?我们问过店员了,他们也证实有这样的事情,而且还维持了不短的时间。”

    埃迪皱起眉头,这事的确有些矛盾,既然讨厌,那菲利克斯又为什么对麦考夫区别对待?

    “他应该有些隐瞒,我觉得最好把他带回警局进行审问,”文森道,“如果可以的,可以申请搜查。”

    “我会考虑的,”埃迪启动车子,“已经很晚了,你可以下班了,我送你回家?”

    “好啊!”文森笑道,“顺便一起吃个饭?”

    “吃饭就算了,”埃迪摇头道,“我要回警局加班。”

    “那就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