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一章 致电提醒
    丁小蝶是个美丽的女人,才二十岁的她,已经是剑桥大学高材生,学的是土地经济学,走的是金融投资的路子。

    她和丁丁是两个极端,丁丁是平凡的肥宅,要样貌没有样貌,身材更是不忍直视,关键还矮,但丁小蝶不仅聪明,还很漂亮。

    她更有自己的理想,时常说自己是理想主义者,在出国之前,丁小蝶抱着丁丁痛哭,说家里交给丁丁,原谅她的自私。

    她要去国外留学,追寻自己的梦想,不计代价的非常纯粹的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然而她的路才刚开始,才刚适应剑桥的生活和学习,就得到了丁丁意外身亡的噩耗。

    返回家中之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柳雯月一直都在安慰她。

    文森能理解丁小蝶,毕竟得了丁丁的记忆,然而他还是没有在丁家多待,说到底他不是丁丁,丁家太悲伤了,会勾动记忆导致情绪失控,在追悼会的时候,他就失控了。

    他讨厌失控的感觉,所以还是离开了。

    不仅如此,他不会在来了,丁丁的记忆对他的影响额外的大,他暂时需要好好的整理清楚,而正好柳雯月在丁家帮忙,完全忽视他。

    丁丁的记忆里,文森知道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的能力。

    原来,并非每个人的记忆,自己都能读取。

    只有在死前,心怀强烈情绪的人,自己才能读取记忆,像金道振,他在死前被虎哥打昏了,根本没有什么情绪产生。

    理所当然的,文森根本读取不了任何记忆。

    如今想来,当初在法拉盛的家里,文森也读取不了二狗的记忆,如果从情绪来解释的话,倒也解释的通。

    毕竟,当时的二狗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愤恨或者什么怨气,他死前都透露着一股解脱般的轻松。

    文森甚至知道,自己读取的记忆越多,感受的情绪越强大,读取的能力就会越厉害,甚至可以站在尸体附近隔空读取。

    然而,副作用也很明显,不仅是大脑的负担增加,精神还会受到其他记忆影响,出现各种精神疾病,甚至某些情绪会突然扩大增加,在短时间内,难以承受,导致行为失控。

    按照丁丁的记忆,文森最终选择是和明娜博士一起研究,然而后面似乎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可惜信息失真,了解并不多。

    尽管如此,文森也知道了如何掌控读取的记忆。

    那就是隔绝和被读取记忆尸体的一切关系人物,把脑中的记忆当做电影来看待,只要不沉入进去,不带入进去,那么记忆对自己的影响,会最大可能的被压制甚至是消减。

    文森对丁丁获得的那段信息有些怀疑,但还是情愿尝试的。

    回到酒店之后,文森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发呆。

    他尽量不去想丁丁,不去触发他的记忆,所以在思考魔眼的事情。关于魔眼的信息,全都是来自王海的记忆,文森不知道十年过去之后,魔眼到底发展到了怎么样的庞然大物。

    不过,金道振身上的那个图案,他还是认识的。

    魔眼内部派系林立,但通过整合之后,大致上分为三个部门,首先就是杀手,用绿色的毒蛇表示。

    魔眼左边盘旋毒蛇,代表亚洲。

    魔眼右边盘旋毒蛇,代表欧美。

    其次,专门的清道夫,帮忙收敛尸体,或者管理后勤的部门,标志是一双白手套,这个部门的人,也统称为白手套。

    最后,就是魔眼的金主。

    也就是支撑魔眼存在的幕后势力,或者魔眼最尊贵的顾客,代表图案是一枚正面魔眼,反面毒蛇的金币。

    这是王海所了解的魔眼组成部分,至于十年间,魔眼组织内部有什么变化,王海不知道,文森自然也不清楚。

    不过,金道振身上的图标,可以认定他是魔眼亚洲分部的杀手。

    丁丁的记忆,也确认了这一点。

    而且,文森还知道,金道振是为了柳家姐弟和顾家女孩来的,显然是有人想要三人的性命,甚至文森已经有了最大的嫌疑人。

    杭城那个跳楼的女孩,不仅让顾维钧关进监狱,还让顾家的安丰号陷入麻烦之中,她的家人显然也没有放弃继续报复。

    文森皱起眉头,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柳雯月也被牵扯其中,他不可能不管的。

    可是,面对魔眼这个庞然大物,该怎么办呢?

    他拿起了电话。

    ……

    杭城,

    黎丽一脸意外的接通了电话,而后来到了书房里。

    “爸,有你的电话!”黎丽轻声道。

    “找我的?”顾老头放下书,眉头轻皱,“谁?”

    “您还记得苏一洋的那个侄子吗?就是他!”黎丽道。

    “快把电话给我!”顾铜道,“你出去,把门带上!”

    “好!”黎丽乖巧的吧电话交给他,而后把门关上就出去了。

    “喂!”顾铜提起电话道。

    “说话安全吗?”文森在电话里道。

    “你等等,”顾铜心头一动,把手机挂了,而后照着号码,用书房里的座机给打了过去,“现在可以说了!”

    “魔眼组织知道吧?”文森道。

    “知道!”顾铜点头。

    “柳雯月、柳承言、顾霜,三人上了悬赏榜单,”文森淡淡的说道,“其他人我不管,柳雯月的安全一定要保证。”

    “我知道了!”顾铜深呼一口气。

    “顾家的事情,我不掺和,”文森接着道,“你和王海之间的恩怨,我也没资格插手,他终究逝去了。如果你保护不了他的女儿,那么我会带她离开。”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顾家足够庇护她!”顾铜坚定道。

    “最好如此!”文森说完就挂了。

    耳边传来忙音,顾铜挂了电话,双手交叉托着下巴。

    双目之中,闪烁寒光。

    某些人,竟敢越线,使用如此手段,那说不得要动一动了,他顾某人虽然有伤病在身,却还没死,既然小看顾某人,那就要付出代价!试探也好,打击也罢,既然敢出手,那就试一试手段吧!

    顾铜内心冷哼一声,直接开始打电话。

    ……

    文森把电话扔在一边,心里松了口气。

    顾铜老家伙不简单,有他出手,想来柳雯月起码在国内是没有问题的了,如此也让文森少了一件心事。

    他已经决定,尽快离开宁城。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此趟华国之行,主要目的还是找林清书,人没找到,就出了这些事情,实在是让人开心不起来。

    如此,又过了两天,丁丁下葬之后,文森找到柳雯月。

    “榕城?”柳雯月意外的看着他,“去榕城干什么?”

    “去探望一位故人,”文森略带深意道,“不仅是榕城,接下来我还要去大雪山,转道再去西南。”

    “看来,你没骗我,真的是来旅游的!”柳雯月意味不明道。

    “是,就是来旅游的。”文森点头道,“你答应过我,会带我逛一逛的,宁城就算了,去榕城如何?”

    “我当然没问题,但是我走不开啊!”柳雯月苦涩道,“小蝶状态并不好,我需要在她身边。”

    “不需要耽误多少时间,一天就足够了。”文森道,“反正榕城距离宁城也不愿,早上去,下午就回来,如何?”

    “你这不是去旅游!”柳雯月皱眉道。

    “只是想让你散散心,”文森笑着,伸手掠过她额前的头发,“你总得给小蝶一些时间,某些伤口需要亲人去帮忙治愈,你得走开一点,让小蝶和她的父母一起去面对。”

    “我……”柳雯月怔怔的看着他,“什么时候启程?”

    “明天!”文森轻笑道,“我会带上相机,所以你要打扮的漂亮一点,早上八点钟,我会去你家接你!”

    “好!”柳雯月轻声道。

    文森一笑,目光之中满是宠溺。

    但柳雯月却感到很不自在,她狐疑的看着他,“你……确定对我不来电?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不算特别好吧!”文森一顿,开口道,“朋友不都这样吗?”

    “可我们就认识一个礼拜不到!”柳雯月手指着他,“说,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今天不说清楚,我……”

    文森抓住她的手,轻轻用力,把她带入自己的怀中。

    柳雯月说不下去了,陷入了他的怀抱之中,那种莫名的让她心安的气息,完全把她包裹起来。

    文森没有说话,只是搂着她,手掌抚摸她的秀发,时光静谧,四周也好像安静了下来,两人都听见了心跳声。

    良久,柳雯月推开了文森,面色正常,目光直直的盯着他,“我确定了,你真的对我不来电,因为我们的心跳不在一个频率。”

    “就算是这样,我也愿意守护你!”文森轻声道。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柳雯月问道。

    “因为,我们之间有解不开的缘。”文森回答道,“你这辈子能幸福、健康、快乐,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宽慰。”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病态?”柳雯月挑眉道。

    “或许有点,”文森轻笑道,“那么这款病态的我,你接受嘛?”

    “我不接受,”柳雯月轻哼一声,“但我要了!”

    “那归你了!”

    “臭不要脸!”

    “要脸的不叫男人!”

    “你个不要脸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