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十六章 夜店疯狂
    背着背包走出家门的时候,丁丁觉得自己无比清醒。

    既然命运注定要死,那么何必怜惜自己的性命?为什么不大胆放手一搏呢?在已知的信息之中,自己是被棒子国的杀手给杀死的。

    那么,如果自己抢占先机,把这个棒子国的杀手给干掉了呢?是否这样,就能改变结果,为自己拼得一线生机呢?

    无论是与不是,丁丁都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他甚至都没考虑过成败,反正最差的结果,就是他要身死。

    一周之前,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仅把从小以来的压岁钱给取出来,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还把爸妈给的创业基金都投进去了。

    爸妈很公平,孩子还小就给存了两笔钱,一笔是丁小蝶的嫁妆,结果被丁小蝶拿着去留学,一笔就是给他买房子成婚的钱。

    这笔钱被他以创业的名义给拿来,却给买了人身保险。

    一旦他意外死去,或者被谋杀,父母都会得到巨额的赔偿。

    没出息的丁丁,肥宅的丁丁,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晚风吹来,没有吹灭丁丁的醉意,反而让他越来越清醒,胸中的火焰开始旺盛的燃烧起来。

    他放下一切顾忌,直接打车前往目的地。

    ……

    柳雯月垂头丧气的上楼的时候,正好看到弟弟的房门虚掩,她走了进去,听见了卫生间里的水声,看到了床上的衣服。

    “小言,这么晚了,还要出去?”柳雯月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嗯,有几个同学相邀,准备去喝两杯!”柳承言道,“要不你陪我去?那几个小子怕是没按好心,准备灌我呢!”

    “你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柳雯月没好气道。

    “什么呀,”柳承言在里面大叫,“他们就是看不得我比他们帅,看不得我成绩好,这是赤果果的嫉妒,懂吗?”

    “自恋狂!”柳雯月撇撇嘴。

    “过分了啊!”柳承言道,“去不去,一句话?”

    “那就去呗!”柳雯月躺在他的床上,不高兴道,“就怕老妈不答应,刚对我叨叨了半个多小时。”

    “做父母的都这样,更年期呗!”柳承言擦着头发,围着浴巾走出来,“就你还坐的住,要我早就跑了!”

    “难得回来一趟,怪想念的!”柳雯月挥挥手,坐起来道,“不说了,我去换衣服,你等会我啊!”

    “快点吧!来不及了。”

    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倒是真的姐弟,两人关系很好,两岁的差距并没有什么代沟,相处的很融洽。

    其实这个家里,没有什么秘密,柳雯月的身世,柳承言也知道。

    对这点,顾香君是很满意甚至是自豪的。

    但自豪归自豪,姐弟两人偷偷溜出去耍的事情,是不能原谅的。

    看看时间,这都快九点了,两人要是十二点之前没回来,顾香君绝对不会饶恕,甚至会请动家法伺候。

    ……

    宁城虽小,五脏俱全。

    姐弟两一起打车,来到了一家夜店,此时里面正火热。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们贴身而舞,黑暗之中也有各种笑声和吵闹。

    柳雯月皱着眉头,忍住了进来的不适,和柳承言一起,熟门熟路的从旁边上去二楼。

    姐弟两人曾经是这里的常客,因为夜店的老板是柳承言的同学的老爸,有这一层关系,学生崽只要不穿校服,偷偷溜进来就没事。

    和一楼的混乱不同,二楼相对安静一些,尽管也有些扭动肢体的人,但都很文静,只是默默的拿着酒瓶子,和身边的人说笑。

    二楼的红沙发上,此时正坐着三男两女,都是柳承言的同学,穿着打扮都花了心思,都是名牌,和柳家姐弟两可不一样。

    “哟,这不是女王大人嘛?”有一位看到柳雯月立马站起来恭敬的弯腰行礼,“女王大人万安,小葛子见过女王大人!”

    “行了,葛老六,就你嘴皮子能说,还没脸没皮!”柳雯月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比不上你家老三,是个真性情的!”

    “三哥听到这话,怕是要美的掉眼泪!”葛六硬是没躲,笑道。

    柳雯月翻翻白眼,就葛老三那个榆木疙瘩,能挤出一滴眼泪算他赢。不过还真别说,有葛老六在,现场肯定不会缺气氛,这小子是个会搞事的,品行也不差,倒也不怕小言被带坏。

    柳雯月暗中松了口气,她为什么会跟着柳承言出来?躲避老妈的唠叨只是顺带,主要是看着柳承言,怕这小子误入歧途。

    好在,柳承言的表现,没辱没了柳家的家风。

    这不是平白无故的担心,毕竟有位当官的父亲,姐弟两人一直都受到很多的关注,尤其如今柳海生成为了市长,不知道多少人想拉关系呢!姐弟两人,在宁城的圈子里,少有不被注意的。

    自然得小心翼翼,哪怕这里是熟人的场子。

    ……

    柳家并不是什么豪门大宅,柳承言和柳雯月更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也不是所谓的官二代,和普通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无非是认识的人多一些,圈子里的有钱人或者有钱人的儿子多一些,没有小说中装比打脸的场景。

    柳雯月曾经是这里的常客,主要是来偷喝酒,并且去舞池疯闹。

    夜店老板还得小心伺候,生怕有什么不开眼的人往上凑,还得叫人把舞池空出一块地方来。

    就算是这样,葛老爹事后也亲自去见了柳海生。

    尽管事情过去了好几年,但夜店里的老人可没忘记柳大小姐。

    女王的名号,也是当时叫出来的,只是没传出去罢了。

    除了葛老六插科打诨之外,其余两男两女都叫姐,一个个态度恭谨,柳承言的老姐,那是名声在外。

    “我说承言,你该不会是故意带你姐来,怕我们灌你吧?”葛老六笑道,“你小子不地道,坐我前面,都别给我抄!”

    “他还坐我旁边呢,让我看一眼都不让!”一旁的女生指控道。

    “怪我咯?”柳承言挑眉道,“说好了我写完之前不给看,你们一个个急的个什么似的……”

    “还狡辩!”左边一位男生道,“要不是柳姐在这里,今天非得把你灌到吐血不可!”

    “就是,就是!!”

    看着起哄的人群,柳雯月莞尔,没有掺和的意思,直接拿着手包,对着吧台招了招手,酒保露出微笑,给了个ok的手势。

    柳雯月并不喜欢喝酒,来这里只喝调酒师调制的饮料。

    ……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店内的气氛更加火热。

    尤其当美女DJ出手之后,气氛彻底嗨起来,欢呼声和尖叫声,声浪滚滚,让二楼的众人都忍不住站起来欢呼。

    柳雯月也举着杯子听着劲爆的音乐扭动身体,甚至也学其他人的样子吹口哨,往下喷洒饮料。

    夜店的女孩,就是要狂野,要肆无忌惮。

    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因为这里没有任何束缚,想尖叫就尖叫,想哭泣就哭泣,想欢笑就欢笑,这里是放下伪装的地方。

    柳雯月尽情的发泄了一番,这才来到了红沙发这边。

    “来的正好,柳女王,承言说你被迫相亲了?”葛老六哈哈大笑,“喜闻乐见啊!您看我怎么样?”

    “你?”柳雯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老娘可不喜欢奶油小生,就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还比不上你哥!”

    葛老六也不恼,只笑道,“那位自己上门的家伙,不也很年轻,听说是国外的青年才俊,咱们国家的美女,干嘛便宜外国人?”

    “瞧你这酸样,”柳雯月坐在柳承言身边,搭着腿道,“有本事在这里酸,别没本事泡洋妞啊!你要是比外国人强,国内的女人就不怕被勾跑了!”

    “关键是现在的女人呀,就喜欢带着国外属性的,”葛老六嘿了一声,“好像什么都是国外的好,崇洋媚外,心态崩塌,甘愿做奴!”

    “没瞧出来,您还是个愤青!”柳雯月嘴角一翘,“又在打什么坏心思,说出来听听?”

    “还是您慧眼如炬!”葛老六哈哈一笑,“机会难得,不如把您那位相亲对象叫出来瞧瞧?看看是哪路豪杰,能降服咱们的女王,也好磕头跪拜,烧一炷香啊!”

    “你想见他?”柳雯月眼睛一眯。

    “不仅是我,大家伙都想见啊!”葛老六道,“我三哥如果不是去当兵了,他怕是早就冲了出来了,您可是他的梦中女神,都不给他一个机会,却和外国人相亲,那实在是让人心寒!”

    “感情你这是为了葛老三打抱不平来了!”柳雯月淡然一笑。

    “老六,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柳承言在一旁道,“明明自己喜欢,干嘛牵扯老三,人都去当兵了,你还不放过!”

    “我的错,我的错!”葛老六立马端起酒杯,“柳女神,给个机会吧!与其便宜外国人,不如便宜我,好歹我也是根正苗红的农民子弟,咱们配个对,以后……”

    “没有以后!”柳雯月坚决的一挥手,“不就是想找人出来好好斗一斗吗?柳承言,还有葛老六,这等手段拙劣啊!”

    “那您是叫人不叫人呢?”葛老六笑眯眯的说道。

    “一个电话的事情!”柳雯月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一眼柳承言,这真不是亲弟弟。

    直接摸出了手机,她拨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