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十四章 心理专家
    一个中年男人从出租车上下来,他带着棒球帽,穿着普通的休闲衣,顶着十二月里的寒风走进了法拉盛警察分局。

    本已经等候他多时里,在他第一时间进入警局,就亲自过来迎接,亲密的拥抱,并把他带到了办公室里。

    “知道你不想露了行藏,所以给你介绍一下Capt吴!”本笑道。

    “你好!”Capt吴好奇又审视的看着他,伸出了手。

    “你好!”他和Capt吴握握手,“我是杰森·吉迪恩!”

    三人在办公室交谈的时候,丽贝卡和丹娜正在默默注视。

    杰森·吉迪恩,来自FBi弗吉尼亚州匡提科总部下属的行为分析部门,全称:BehaviouralAnalysisunit,简称:BAu!

    此人是FBi顶级行为分析人员,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一直都是行为分析部门的传奇人物,数次登上报纸,关于他的事迹,如果详细的写出来,可以弄一套系列丛书。

    今年九月,杰森·吉迪恩辞去了BAu的职务,从FBi中退休,一直到现在,FBi的人都无法知道他的下落。

    但丹娜却知道,本和杰森私下里是很好的朋友,两人曾经在案件上有过详细的探讨,并且在工作上互相帮忙。

    “我听说过他的事情,据说是妻子的死亡,让他的心理受到了创伤?”丽贝卡轻声说道,“确定找他来没问题吗?”

    “我们要相信本!”丹娜道,“他不会看错人的,而且以我对吉迪恩的了解,他这个人公私分明,心理很过硬,不会有影响的!”

    “那就好!”丽贝卡点头道,“这次是BoSS私下里请人,没有和局里打招呼,他不能引起任何注意!”

    “所以,本才要Capt吴让出自己的办公室啊!”丹娜笑道。

    因为舆论风暴,作为案件调查员,她们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时间过去了三十六个小时,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实在是让人心焦。

    这个时候,本去请外援,两女都是赞同的。

    可这有些不合规矩,毕竟吉迪恩已经不是FBi,若是被外界知道了,肯定又是一番责难,局里也肯定少不了说三道四的声音。

    所以,才会进行的如此隐秘低调。

    除了必要留守的警察之外,其余人全都外放出去了,Capt吴都让出了办公室,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结案。

    办公室里。

    寒暄之后,本拉上了窗帘,转身拿出了案件的材料。

    吉迪恩看着材料入神,本则带着Capt吴先走出办公室。

    “他真的行吗?”Capt吴疑问道。

    “他是最顶级的行为分析人才,在案件毫无进展的时候,他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忽略的线索,并且从犯罪心理上打开突破口!”本轻声道,“我对他有信心,所以耐心点,吴!”

    “好吧,反正人已经来了!”Capt吴耸耸肩,“我可以安心的喝咖啡,甚至去档案室偷懒,没事别给我打电话,一切交给你了!”

    “谢谢!”本感激的说道。

    Capt吴的态度很明显了,他彻底让出了权利,服从本的安排,并且会全力支持本破案,这份信任实在是难得。

    或许,他也知道,这案子能否侦破,关键就在吉迪恩身上。

    ……

    所有的线索,全都汇聚在吉迪恩手里。

    白板也搬入了办公室,时间线、照片、凶器、尸检报告,法拉盛地区详细的地图,甚至新闻简报,以及关于文森的详细资料,这所有的一切,都堆放在吉迪恩的面前。

    本送来咖啡,坐在一旁解说案件。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之后,吉迪恩摘下眼镜,揉揉发涩的双眼。

    “怎么样?可以侧写吗?”本问道。

    “我需要和他谈谈!”吉迪恩摇头道。

    “好!”本立马点头,立马站起来。

    吉迪恩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之后,跟着本走出办公室。

    审讯室。

    本带着吉迪恩进来,两人就坐在文森的对面。

    “你先出去吧!”吉迪恩对本说道。

    本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旋即点点头,直接离开。

    等房门关好,文森好奇的开口,“你竟然能命令本?”

    “我们是朋友!”吉迪恩笑道。

    “也是FBi?你该不会是他的上司吧?也不对,我看你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你!”文森皱着眉头说道。

    “我叫杰森·吉迪恩!曾经是一名FBi!”吉迪恩自我介绍道。

    “杰森·吉迪恩!!”文森闻言,咧嘴一笑,“效力于BAu的顶级行为分析师,心理专家!我知道你!”

    “哦?”吉迪恩不动声色,“你通过什么方式知道我的?”

    “这很重要吗?”文森看着他,“你分析一下,看看我是否符合你的侧写,看看是不是我杀了那些人?”

    “你看起来很恼怒!”吉迪恩道。

    “难道不应该恼怒吗?”文森狠狠的说道,“被关在这里两天三夜,明明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却无法证明,可恨!”

    “一些罪犯,总是会嚷嚷自己是清白的,他们明明知道根本无法让人相信,甚至他们自己都不信,却诉诸于口,仿佛能自我欺骗!”吉迪恩笑了笑,“你真的是清白的吗?”

    “也许吧!”文森轻声一叹,靠在椅子上,“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我不跑出去追贼,也就不会中了圈套,很有可能,那位厨师不会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吉迪恩用中文说道。

    “的确!”文森诧异的看着他。

    “我今年五十五岁了,”吉迪恩笑道,“老家伙总知道的多一点!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文森看着他,“我们说点正事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能告诉我什么?”吉迪恩道,“我和本是朋友,因为你的隐瞒,他现在很被动,也很受伤,能告诉我原因吗?”

    文森沉默不语,目光闪烁,似乎在思考什么。

    “如果有什么不方便告诉本的,你可以告诉我,作为对你来说的陌生人,有资格倾听吧?”吉迪恩说道。

    “有些事情难以启齿,甚至有些惊世骇俗,我不想让外人知道。”文森露出为难之色,“即便是卡丽,我都没有开口!”

    “对你很重要吗?”吉迪恩问道。

    “非常重要,涉及到我的生命,整个人生!”文森认真道。

    “那你就该坚守秘密,”吉迪恩道,“谁都别告诉!”

    “我以为你想知道!”文森惊讶的看着他。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秘密,就算是最亲密的人,也不可能分享,”吉迪恩道,“它必将是沉重的,给我们带来负担,甚至是伤痕的,所以我支持你的决定!”

    “谢谢!”文森轻声道。

    “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就告诉我一些有用的东西吧!”吉迪恩笑道,“我们从安妮·卡罗尔开始,好吗?”

    “可以!”文森看着他,“只要你不追根溯源!”

    “我不是FBi,所以有些事情你不必告诉我!”吉迪恩笑道。

    审讯室外的监控房间里,

    本和丹娜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听着两人的对话。

    “专家就是专家,这么快就让文森打开了戒备!”本称赞道。

    “的确,”丹娜看着他,“看来,文森也有一些迫不得已的苦衷,之所以不告诉我们,是怕我们惹来麻烦!”

    她了解本,知道本很在意被欺骗的事情。

    “也许吧!”本淡淡的说道。

    ……

    审讯室里,谈话在继续。

    “在谈到安妮·卡罗尔之前,有一件事情,你需要知道!”文森开口道,“在盗贼开枪击中厨师的时候,他看起来气急败坏,没有杀人的兴奋,也没有惊慌失措,他说今晚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你怀疑,游艇上的人也是他杀的?”吉迪恩问道。

    “不仅仅是他,还有别人,”文森道,“他离开之后,我捡起了手枪,第一时间上前去看厨师,摸了他的脉搏确认他当场死亡,还没站稳,就被人袭击了!”

    “被人袭击?”吉迪恩反问。

    “准确的说,那人在三百米之外,用麻醉弹击中了我!”

    “三百米?为什么是这个数字?”吉迪恩问道。

    “因为我没有听到脚步声,”文森解释,“后街非常安静,侧门一关,什么生意都没有,我当时因为心情激动,浑身情绪达到了一个兴奋点,可以记住许多的声音,唯独没有听到额外的脚步声,从距离和声音的传播速度来分析,那人就在三百米外,或者……”

    “或者?”

    “或者是在某个窗口,”文森摇摇头,“我让斯派德叔叔的保镖去看过了,并没有很好的射击位置,那人应当是在街口埋伏!”

    “很不错的分析,但有没有可能,你分析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有可能,所以我才让人重新测量了距离,”文森开口道,“我有一种天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过目不忘?”吉迪恩猜测道。

    “是图片记忆!”文森道,“我的大脑加上双眼,可以如同照相机一样,非常快速的记住固定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就像一个图片一样,完全可以描绘出来,理所应当的,我记住了后街当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