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说人话
    “师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远去后,清莲问静月。

    不过她倒是没觉得自己师姐做错了,她懂什么是理解。

    不会傻傻的去怪罪别人。

    而且圣女师姐也没错啊。

    她们可是救了那些人,丢海里怎么了?

    不过分,不过还是担心会不会对圣女师姐影响不好。

    静月摆摆手道:“不是圣女形态,干什么坏事都不过分。

    反正顶多是圣女某弟子恶了别人,圣女名声还好好的,那些老不死的就无话可说。

    果然有两个形态就是好。”

    静月特别开心。

    自然不会为那么点小事而在意。

    那些人一点眼光都没有,真是天真的不得了。

    这时候苏琪问道:“师姐,巨剑到底是什么?”

    听到苏琪问,静月就无奈道:“怎么说呢,书里说着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手段,早已失传了那种。”

    苏琪问道:“然后呢?”

    江左也在听,有答案,他也没必要去自己研究不是。

    当然,他不会去研究的,魔法有什么好研究的。

    到时候修为到了,随便看一眼就懂了。

    吃饱撑着了去研究。

    静月叹息道:“然后啊,然后书里说,要是哪天运气好遇到这种的,就发财了。”

    苏琪不懂:“发财?可以卖?”

    静月摇头:“是只要有了这个东西,等修为足够的时候,可以有一丝机会演化一条完整的路。

    按我们的话说,这个东西就算一颗完整的大道果实。

    它能让人有成道的机会。

    如果是已经成道的人,那么就有一丝踏进传说级别的机会。

    虽然只有一丝丝,但是那也是机会啊。

    万一,或者千万一成功了呢?”

    就是这样,静月才不说出来,还有就是她发现,江左运气是真的好爆了。

    这人是不是注定要成道啊?

    随便钓个鱼,就拿到了这种逆天的东西。

    运气好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一边的巨剑听了特别高兴:“母上大人,那我是不是很安全?你们不会现在弄死我是不是?”

    苏琪跟静月一脸的黑线,你也知道以后会弄死你啊?

    不过它说对了,现在真不会弄死它。

    放着吧,以后可能有大用。

    只有江左知道,这东西一点用都没有。

    什么大道果实,什么传说中境界,区区至高而已。

    说的他稀罕似的。

    不过一丝机会,就等于没机会。

    至高可没那么容易进。

    反正上一世他都没见过几个。

    九汐都至高巅峰了又如何?

    还不是被他一掌拍碎。

    要不是会复活,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掉了。

    然后苏琪一直盯着江左,江左都被盯毛了。

    “你干嘛?”江左忍不住问。

    苏琪道:“你以后会打老婆吗?”

    江左下意识道:“有这种打算,怎么了?”

    苏琪笑了笑道:“没有。”

    江左:“……”

    然后苏琪拍了拍巨剑道:“你渴望自由吗?”

    巨剑有点慌:“我渴望活着。”

    苏琪微笑道:“嗯,你自由了,走吧。”

    巨剑:“……”

    江左:“……”

    静月:“……”

    然后静月没管苏琪胡闹,而是道:“先别说巨剑了,至于它是不是真的,已经不用质疑了,我看过了,跟画里的品质很像。

    我们说说那个黑暗国度吧。”

    苏琪说了下等一下,然后推着江左来到船边。

    这把江左给吓到了。

    好在他够淡定。

    苏琪果然不是想把他推下去,而是把他按在座椅上,道:“先钓你的鱼。”

    江左哦了一声。

    之后苏琪就来到静月身边,认真道:“好了,师姐刚刚说黑暗国度,也就是说,那个魔法师说的有一定的真实度了?”

    静月点头:“确实有点可信度,但是我们这肯定不叫黑暗国度。”

    苏琪道:“那个魔法师说是暗系魔法师发现的吧?那暗系魔法师主攻的是空间以及诅咒。

    而黑暗国度,应该不会说诅咒,那么有什么东西跟空间有关吗?”

    江左在一边听着,有了一丝丝眉目了。

    不过他没办法提醒。

    清莲道:“难道是天碑神战?”

    苏琪摇头:“感觉不太像,这种事应该圣地最清楚。”

    静月也是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天碑神战这种大事,圣地可能有特有的检测办法。

    谁也没有圣地权威。

    毕竟我们圣地的前人厉害。”

    苏琪叹息:“我读书少,想不出什么了,不过这种黑暗国度,对方既然知道,那么我们的人也应该也有了解的。

    可以回去查查,或者问问。”

    静月想了想道:“我读到的文献,没有说过啊。

    算了,回去找师父商量下,实在不行找人问罗影前辈。

    这种大事要是真的,大家都没办法躲开。”

    苏琪道:“那师姐记得通知我,我得带着我老公去避难。”

    江左想说,他其实不用避难的。

    但是他不会说的。

    不过苏琪还是挺聪明的,可惜被他祸害了。

    然后江左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有老婆啊,也没有苏琪那么傻啊。

    果然,跟他没关系,是苏琪本人自己的问题。

    这个时候苏琪她们也不讨论了,就等回去把消息跟那些长辈说了。

    静月身为圣女,可惜太弱,还不能独当一面。

    但是出去都是一个人出去的,已经很好了。

    不过,如果连出去都需要人看着,那么就等于温室里的花朵了,成长不了。

    当初静月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圣地一群人捏了一把汗。

    别刚刚上来的圣女,直接就又得换圣女。

    其他圣女就没有静月这么让人不安的。

    好在现在还活着。

    “开心不?”苏琪突然坐在江左身边问道。

    这没由来的一句,让江左感觉有点危险,随后他开口道:“这要看跟谁在一起了。”

    苏琪笑道:“没跟我在一起,是不是更开心?”

    江左想了想道:“嗯,拿钓鱼来说吧,有你在的时候,直钩钓鱼也很开心。

    没你在的时候,钓了一船鱼那也只是一船鱼。”

    苏琪捏了江左的脸道:“说人话。”

    江左看着苏琪,然后认真道:“没有你在,一切都是多余的,不存在开不开心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