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百零一章 无助的西门玲珑
    江左发现,这两个人还真是命不该绝,不过那个卧底留太久也是个祸害,有时间江左打算去拜访一下。

    而圣地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静月无奈道:“师父,对方跑了,不过好像是被一位血妖大前辈给吓跑的。你说他会不会在我们回去的途中偷袭我们?”

    月汐依然躺在床上无法开口言语。

    她越来越想弄死自己这位徒弟了,明知道自己有意识但是说不了话,还非得找自己说话。

    苏琪不开心道:“我不想回去,我都成年了,而且都嫁人,就差生孩子了,干嘛还要参加祭祀?”

    静月道:“候补圣女,在第二次选举圣女的时候才能退休。这是硬性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

    苏琪看着静月道:“师姐打算什么时候退休?”

    静月想了想:“要是没夭折的话,再等五百年。”

    苏琪绝望了,那江左也得能活五百年,就算有她的帮忙,也顶多活个两三百年。

    普通人加寿命,哪有那么容易。

    “那你上次说师父打算帮我请假,这事有着落了吗?”

    “这个你得问师父,你问吧,师父就在身边。”

    月汐:“……”

    苏琪:“……”

    她觉得自己师姐,最近是不打算活了。

    随后苏琪想起了什么,立即道:“师姐,那个百长,我听筱默她们说,这个人是个血妖卧底。最好提防一下。”

    静月托着腮略微有些叹息道:“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他后面有人给他担保,我们不好动他。”

    苏琪好奇道:“师姐你在忧虑吗?”

    静月点点头:“是啊,圣女状态重伤,现在还没恢复完。我已经很久没直播了,听说魔修那边的那个魔女,粉丝值超过我了。

    我忍不下这口气。”

    苏琪:“……”

    随后苏琪也是托腮叹息:“我想跟我老公在一起,不想回去,不想出差。”

    静月,苏琪:“唉。”

    月汐:“……”

    ******

    回去的时候,江左路过天和集团,想了想就上去看看有没有委托,这时候不接委托也没事干。

    一到自己位置,江左就先打开了感知一号群,刚刚好在这里,直接让六月雪找人送药过来,省的他还得过来一趟。

    只是一进去,江左就看到他们在讨论去圣地的事。

    默言仙子:“凭什么我不可以去?你们看不起魔修。”

    “对啊,我们看不起魔修,尤其是魔修默言。”赤血童子发了个啃冰棍的图片,毫不留情的说道。

    六月雪回复道:“赤血童子道友,提醒你一下,默言仙子,在你自制的冰棍中加了些东西,你最好别吃。”

    回去路上的赤血童子当场石化,他立即敲着手机:“默言加什么了?为什么我没吃出来?”

    柳依依:“听钟易阳说,加地沟油了。”

    陈亿一排的震精:“地沟油版冰棍?好吃吗?”

    赤血童子发了个便秘的表情:“说实话,挺难以启齿的,这味道挺好的,一点油腻的感觉都没有吃出来。”

    默言仙子:“……”

    海边刀客:“还是说说圣地祭祀活动吧,这次圣地大方,大概是大家帮忙打血妖的缘故,就是我这样的散修都有资格去。”

    默言仙子:“那我为什么不能去?”

    六月雪直接道:“因为你没出力打血妖。”

    萧筱默发了个开心的表情:“我们都可以去哦,听说祭祀的时候,去钓个鱼都能涨修为。这次我们不当咸鱼了。”

    江左有点惊讶,祭祀,钓鱼,涨涨修为?

    这么好的事?

    可是江左还是不能去,他有自己的事,而且涨修为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不过他对钓鱼挺意外的,堂堂圣地,居然玩钓鱼,修真者什么时候还有这种闲情雅致了?

    没理会这些人,江左直接@了六月雪:“仙子,报价。”

    然后又发了张图过去,是他所写的药单。

    江左一出现,默言就立即问道:“破晓大佬,问你个事,钓鱼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法门?比如阵法钓鱼,玄学钓鱼,氪金钓鱼。最好能百发百中那种。”

    破晓:“你不是去不了么?”

    然后默言安静了,她忘了,她去不了。

    六月雪立即回复:“破晓道友,你的药是一次比一次贵,这次要三颗五品灵石。对了,默言仙子的法门真的存在吗?”

    破晓:“我目前只会玄学钓鱼。”

    这话让这些人一阵无语,默言更是痛心,还真有这种奇葩的钓鱼法门啊。

    很快江左又回了句:“可是,我不打算去。”

    众人:“……”

    之后江左就没管他们,六月雪已经叫人送药过来了。

    好在加了个群,不然弄药又得浪费他一些时间。

    这时候江左才有空去查看委托。

    等江左打开的时候,一条寻狗启示吸引住了他。

    进去一看,发现失踪的正是多灵犬奇奇。

    然后江左看了下奖励,一颗四品灵石。

    其实很贵了,而且委托中,只要知道踪迹就好,完全不需要动手去抓,通知雇主就行。

    当然,如果一颗四品要是能换一只多灵犬,江左觉得他会把身上的灵石,瞬间花光。

    江左看到这条寻狗启示,他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他没有去接下来。

    而是利用APP联系了雇主,雇主自然是西门玲珑了。

    “一条狗腿,我帮你找到它。”

    这是这么多委托中,第二条值得江左主动去交涉的委托。

    而外面,西门玲珑在不断的用秘法寻找奇奇,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她都着急的要哭了。

    奇奇离家几天了,她真的没想到,奇奇会吓成这样。

    早知道就不乱说话了。

    这时候她手机中APP突然来了条消息,她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又是这个破晓。

    没有他,她家奇奇就不会失踪了。

    然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收到拒绝消息的江左,又敲了敲键盘:我说过,多灵犬的最高价值在于摆在桌上。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久没找到它是为什么?

    因为它很可能已经被摆在桌上了,或者正在摆在桌上的途中。

    你找不到它,但是我可以,你有时间浪费,但是不代表多灵犬也有时间。

    你拒绝付出的一条腿,可能将剥夺它一整条狗命。

    对了,你换条狗卸条腿,我也不介意。

    给你三十秒考虑。

    看到信息的西门玲珑终于忍不住哭了。

    喧闹的街道上,她的身影显得特别无助。

    西门玲珑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她为什么会遇上这个恶魔?她就是出门历练,干嘛要遭受这么大的罪。

    她想她爸妈了,她想回家了。

    最后,

    西门玲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