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风雨大宋 > 第24章 劫富济贫
    并州后衙夏竦住处的客厅,杜中宵和夏贵对面而坐,中间坐着夏竦。

    仆役端了肉片上来,夏竦道:“天气严寒,签判这个把肉片涮了吃的法子,极是舒适。并州这里的羊据说是养在盐碱滩上,没有一丝膻味,非中原可比。来,我们吃肉喝酒,说些闲话。”

    杜中宵拱手称是,与夏竦和夏贵一起,喝了一杯酒。

    说了些天气变化,城中内物,夏竦话题一转,对杜中宵道:“听主管说,签判建议让他把手中存的香药立即抛掉,不知可有此事?”

    杜中宵点头:“不错。现在香药的价格高企,而且交易厅里有价无市,最是好卖。”

    夏竦顿了一下才道:“可若是这时抛掉,若几日之后,价钱再翻上一番,岂不少赚许多钱?”

    杜中宵笑着摇了摇头:“相公,账是不能这么算的。这种囤积居奇的生意,只有把钱赚到手里才是真的。只可以算我现在卖掉赚多少钱,切不可想着价钱上涨,会再赚多少。现在香药的价格,就像吹的泡泡一样,看着巨大,一个不好崩掉了,就一无所有。到了那个时候,手中的香药想卖也卖不掉了。”

    夏竦想了想,点了点头:“也有道理。只是看着价钱上涨,心总有不甘。”

    杜中宵喝了一杯酒,沉默了一会,才道:“相公,这种快钱看起来赚得容易,其实有无数风险。今日有闲,我一一剖析,相公斟酌。”

    夏竦道:“如此最好。我们自己人说话,不必有那么多顾虑。”

    “其一,对于相公来说,现在手里有货最好尽快抛掉。现如今香药价钱已经涨得不快了,把手里的香药卖掉,换了钱去做其他生意,也未必少赚多。这种投机生意,一旦市场上无货,便就很容易突然扭头向下,手中有货的员外开始抛售。价钱从而快速下跌,拉都拉不回来。”

    “其二,民间交易,本是互通有无,从中赚钱。比如并州的皮毛生意,是把北地的羊皮贩运到这里之后,制成熟皮,再卖给北地和中原。我们赚的钱,是熟皮和生皮的价差。这是实打实的钱,不过是参与其中的商户,各自分的份额不同罢了。而囤积香药谋利,则没有互通有无的作用。大家把市面上的香药买光囤货,等到赚得够了,依然卖出去。货换了主人,钱也换了主人。此次收益最大的,毫无疑问是并州衙门。军资库的毛皮全部进入货场,可以慢慢出清。军兵和官吏的俸禄,由此次赚的钱支付,既免了大量毛皮入市,价格波动,又免了毛皮入货场,军资库不足。后续毛皮卖的钱,则是意外之喜。只不过衙门这样从市面上刮钱,是另一种收税,必然有不少员外的钱被我们收来了。此事偶一为之无妨,无伤大雅,一旦做得多了,从民间刮钱过甚,难免市面冷清,非长久之计。相公,虽然此次香药涨价,衙门从中得利着实不少,但这种事情,以后却不可轻易做。还是让商人员外安心做毛皮生意,衙门从中收税,才是真正的长久之计。前天跟主管做了个比喻,民间的商户员外便如韭菜,时候到了割上一把。又或者说,便如北地人羊的绵羊,毛长得长了,必须要剪。这样做的目的,不只是衙门从民间刮钱,还因为并州有这么大个毛皮市场在这里,商人员外们手里的钱多了,难免就要兴风作浪。不管是囤积居奇操弄价格,还是把持货场货源,打压小商户,都不利于毛皮交易的发展。便如韭菜和羊毛一般,时间到了不割,反而有害。”

    听到这里,夏竦点了点头。杜中宵一再用韭菜作比,让他觉得分外有趣。

    其实杜中宵是到了自己掌控、管理市场的地位,才对前世流行的割韭菜、剪羊毛的说法,有了新的理解。前世这样说,是对权力和资本掌控者,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使用金融手段,从民间特别是普通人手中收割财富的不满与无奈,跟现在杜中宵讲的割韭菜有本质的不同。随着并州毛皮市场的爆发,有不少商人从中发了大财,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出现了借助行会和商业同盟操纵市场的迹像。杜中宵要割的韭菜是这些商人,而不是普通百姓。在行业发展的并键阶段,商业资本过于集中,不利于行业发展。便如种韭菜一样,不及时收割,会让整块田废掉。

    前世说的割韭菜与此不同,更像是指着麦田说是韭菜,一刀割光,断了收成。

    “其三,做这种事情,不能危及根本。并州商业的根本是什么?自然是毛皮交易。这次衙门背后操纵香药价格,从根本上说,是为了保毛皮价格的稳定。军兵和官吏的俸禄月月要发,把州里各库的毛皮放到货场,慢慢出清,就会断粮。而香药实际不是日常必用之物,操纵一下,不影响百姓民生。有了这多出来的收入,衙门才有底气,毛皮不一下卖出去。不然一次出清,毛皮价格大涨大落,损及并州根本。如果这里的毛皮市场不稳定,商人不来,我们这半年的心血就白废了。香药则无所谓,商人不来就不来。”

    夏竦听完,笑着举起酒杯来,道:“来,来,饮酒!”

    他也是一时脑袋发昏,听夏贵说几天时间赚了这么多钱,心中贪念作祟,忘了自己是知州。作为知州,当然是仕途要紧,钱总是可以慢慢赚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毛皮产业,一旦为了这么一次风波受到影响,对夏竦来说是不值得的。杜中宵选择在香药上作文章,其实赚钱是其次,最根本的,还是为了保护毛皮产业。那些参与进来的员外商人,被割了一次韭菜,只能说活该,就当为衙门做贡献了。

    夏贵虽然觉得杜中宵讲得过于复杂,听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心中却明白手中的香药该全部抛出去了。夏竦的态度,无疑是认可以杜中宵的做法。

    从夏竦家里出来,迎着吹来的寒风,杜中宵出了一口气。这一次风波,并州必然有不少商人财产会受到损失,临近年关,只怕都不好过。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毛皮的价格稳定,不好好做生意,学着人家投机,那也只有自认倒霉了。好在这年代不流行上杠杆,只是财产缩水,不至于倾家荡产。至于真有人敢借钱参与此次炒作,那就是自己作死了。

    有了这一次教训,但愿并州商人学得乖了,专心做毛皮生意。这才是并州的支柱产业,涉及到大量的从业人员,发展得好了,市井繁荣。操纵市场,暴涨暴跌,不是好的赚钱方法。只是现在天下最大的资本是官府,能够操控市场的也是官府,可决定割哪些韭菜。

    小商人赚生产者的钱,大商人赚小商人的钱,官府便用这种办法赚大商人的钱。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阶梯税吧。自己这算是劫富济贫么?杜中宵自嘲地笑了笑。这种方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自己手里劫富济贫,换一个官员,则就未必了。比如炒食盐和粮食价格,又是一副完全相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