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风雨大宋 > 第46章 人心惶惶
    永城外的小酒铺里,刘大看着一瘸一拐的李平安走进来,笑着问道:“打过了?”

    “打过了,打过了——”李平安点点头,如释重负的样子,在桌边坐了下来。

    刘大道:“打过了就好,可算去了心事。我认识城里看病的柳助教,一会到他那里替你讨一贴膏药来,两日就好。现在码头那里做事的人少,又没人把持,多赚些钱财。”

    说着,倒上了酒,两人一起喝了一碗。

    这几天永城这里的游手闲汉,几乎人人都到巡检寨里走了一遭,除了杀人放火的凶恶之徒,多是打几下板子了事。几个人一见面,问的要么是去过巡检寨了,要么就是打过了。被打两下板子,不但不是坏事,反而人人称贺,这一场大难就此过去。

    两人喝了一会酒,李平安问刘大:“我进来的时候,看外面贴着榜文,不知又是什么事情?我们这些码头上讨生活的,已经人人挨打,官人不会又有什么新规矩吧?”

    “李大哥安心,不是什么新章程,是有人首告近来妖人借烧香之名为乱,官府严查。李大哥家里既不吃素,又不烧香,管那些做什么?只是一点,若是亲朋里有烧香念佛的,依新揭榜文,须到朝廷核准的寺庙去,不许私自结社,大哥回家去说一声。”

    李平安吃了一惊:“我们这里历来烧香的多,朝廷大多优容,怎么突然查起来了。”

    “哪个知道?我听说是有北方妖人,本是白衣弥勒教,混进了烧香社里,蛊惑人心。——我们又不吃斋念佛,管那些做什么!最近诸事查得严,莫跟江湖上来历不明的人结交就是。”

    李平安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才苦着脸道:“唉,大哥不知,我家里老母自小奉佛,最近不知听了什么人蛊惑,也入了香社。一样吃斋念经,哪个知道他们拜的是哪路神仙?我才吃了打,莫要因为此事再被抓到衙门里去。这是自古就有的事情,怎么现在闹起来!”

    刘大吃了一惊:“此事大意不得。你回去问清楚,阿母拜的到底是什么神,念的什么经。若只是吃斋礼佛,倒也没什么,榜文里提到的愚民不知,念弥勒佛号者当审明官府。最近风声太紧,还是让阿母不要去烧什么香,结什么社,在家里念念经就好。”

    李平安点头答应,还是忧心忡忡。他大字不识一个,怎么知道母亲念什么经,只知道拜佛而已。

    摩尼教是西北胡教,于阗等国虔诚信奉的,宋朝其实并不严禁,此时视为妖教禁绝的是弥勒教。不过这两种宗教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民间又不断融合,很多教徒都不知道入的哪个教门。这些秘密宗教传入中原之后,多是假托佛教之名,一般百姓更加搞不清楚。

    不要说这些平常百姓,杜中宵都有些犯糊涂。要不是有苏颂仔细剖析教义,他就要辖地的所有信众到官府登记了。杜中宵前世,和尚们最常挂在嘴边的几个字是“阿弥陀佛”,弥勒教早已跟明教等其他各种秘密宗教结合成了白莲教,甚少人去念弥勒佛了。

    以陈州为中心的中原地区,正是这种秘密宗教发展融合的核心区,历史上反元的红巾军,便是这附近的“香会”起事。只是在这个年代,以“香会”为中心的摩尼教相对无害就是了。

    以马蒙一案为中心,杜中宵已经把附近的民间社会彻底梳理一遍,不想再扩大。不然辖境内人心惶惶,社会不安定,垦田等诸多事情都影响。最终决定柴本山的事情大事化小,对民间宗教略作限制,排除掉以造反为业的弥勒教影响就好。

    正在这时,刘大看见外面一个汉子提了只鸡走过,高声喊道:“朱家哥哥,过来喝酒!”

    那汉子名叫朱限,一样是个游手闲汉,一听见喝酒,忙不迭地进了店里。

    刘大看着朱限手里的鸡,笑道:“现在街上的闲汉少了,哥哥这生意却是不好做。”

    朱限连连叹气:“着实难做,这几日我一文钱都没有赚到,快要无米下锅了。听说对面垦田的那里甚是热闹,再是如此,我也要到那里做工了。”

    “做工好,做工好,强似你今天一只鸡,明天一尾鱼,没人扑买便就搭上本钱。”

    刘大一边说着,一边给朱限倒了一碗酒。

    朱限日常就在这附近,不拘是鸡是鱼,拎着找人扑买。他手段高超,靠此混些衣食,日子倒也过得下去。最近由马蒙案而起,游手闲人人人被查,他的日子也难过起来。

    喝了一碗酒,朱限重重叹了口气:“不怕两位哥哥笑话,这只鸡还是我从吴阿大那里赊来,直到现在连个问价的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人买扑。官人最近整治地方,我们这些人着实难过。若是两位哥哥有什么发财的门路,带挚兄弟一番。”

    刘大笑道:“我们都是凭力气吃饭的人,你做不来重活,如何带挚你?”

    朱限连连摇头,看见旁边的李平安垂头丧气,问道:“李家哥哥怎么如此丧气?是到巡检寨里挨了板子么?我们这些人哪个没挨过?打过就好,以后衙门不再来寻事了。”

    李平安连连摇头:“我委实是到巡检寨里吃了打,却不是为此事烦恼。刚才外面榜文,说是要严查什么妖教。我家里老母吃斋念佛,学着人家烧香结社,不知有没有犯了官法,心中不安。”

    朱限拍了拍李平安的肩膀道:“哥哥真是个不晓事的。官府为何要查妖教?因为妖教蛊惑人家谋反作乱,这是重罪。你家老母七十有余,难道还能学着人家造反!快快安心,我们喝酒!”

    李平安想想也是,稍放松了心情,与两人喝了碗酒。

    刘大叹了口气:“罢了,我看在这码头闲混的日子不好过,不如明天我们也到对岸去,跟着人家垦田吧。听说那里只要肯干活,有吃有穿,还有钱发呢。左右是卖力气,码头做活有一天没一天,又跟三教九流的人物混在一起,谁知又犯什么事情?”

    朱限这几天一直没开张,听了刘大的话连连点头。

    李平安为人至孝,一直为自己的老母亲担心,生怕卷进什么妖教里去。听了刘大的话,猛然警醒过来,一拍桌子:“哥哥说的对。对岸垦田是官府的事,我们到了那里,总不会有什么妖教的事情。好,明日一早,我们一起到对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