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风雨大宋 > 第32章 收网
    吉路引着何昆到了马蒙的门前,恭敬地道:“寨主,这就是马蒙的家,本庄第一大户。”

    何昆看了看,对身边的金书召道:“孔目,这家看着甚是奢华,不知有没有越制?”

    “一些小地方不甚合规矩,不过无大错。寨主,这些小节就不计较了,还是办正事要紧。”

    听金书召如此说,何昆便让人把看门的马三破叫过来,高声道:“速去报你们家长知晓,有人首告你家藏匿人户,躲避差役赋税。让他速来见我,不然,儿郎们闯进门去,只怕一时收不住手!”

    马三破见外面聚着的数十兵丁,各持刀枪,气势汹汹,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心惊胆战,诺诺连声,飞也似地跑进门里,去找马蒙。

    这几日事事不顺,马蒙早上起来饮了两碗酒,正在院子里面闲坐晒太阳。听了马三破的话,便就跳起来:“什么人放的狗屁!这些日子我事事小心,反而被人欺上门来了!”

    拽开大步,随着马三破到了门口,见到何昆三人和后面跟着的数十兵士,刀枪晃眼,冲天的气势一下子就泄了下去。上前拱手,马蒙对何昆道:“不知寨主来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何昆摆了摆手:“闲话休提!马蒙,有人首告你这里藏匿人户,逃避差役。我奉从事之命,来你庄里拿人,到寨里去对质。你是个晓事的,不要我多费手脚,赶紧把家里的人点起来,一起回寨里复命!”

    马蒙吃了一惊,连连喊冤:“寨主,你不是第一日识我,知道我平日老实做人,作奸犯科的事情是一点也不敢干的。是什么人,如此诬我清白,还请寨主明辨!”

    何昆不耐烦地道:“你与我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都是从事做主,我只管拿人。有什么冤屈,到了寨里跟从事说去!我寨里还有许多事情,你速把家里的人丁全部点起来,一个都不许漏了!临行从事特别吩咐,你这一家到底有多少人户,不拘是女户还是单丁,一一条列清楚!”

    说完,见马蒙在那里眼珠乱转,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何昆一挥手:“来呀,带马员外进屋,一一查看,是不是有脱漏人口!都给我仔细着,有差错的回去重罚!”

    一个小校叉手应诺,带了两个兵士出列,叉了马蒙就进了院门。

    马蒙万没想到何昆完全不顾从前颜面,如此对待自己,心中不由有些着慌。到了院子里,被兵士放到地上,才对跟来的金书召道:“节级,衙门清点什么人户?小的有些不清楚。”

    金书召道:“最近州里在附近垦田,早就揭出榜文,有人出人,无人出钱。有人首告你家里藏匿了不少丁壮,既不出钱又不出力,官人着我前来查验。”

    马蒙连呼冤枉:“节级,衙门让不服劳役的出钱雇人,我可是老实遵命,钱一文不曾少交。”

    金书召满脸不耐烦:“既是你不曾违了官人法度,只管清点好丁口,随我回寨对质就是。这是官人亲口吩咐下来的事情,哪个敢私自做主!时候不早,你速速把家里的人招回来才是!”

    马蒙见何昆和金书召两人都不好说话,跟进来的兵士凶神恶煞一般,只好不再分辨,让马三破把家里的全都唤来,集中到院子里。

    约一个时辰之后,金书召见院子里站着的男男女女共五十多人,对马蒙道:“这就是你家里全部的人口了?再说一遍,无论老少,男口女口,全都要在这里!”

    马蒙道:“回节级,还有两个佣奴到县城里办些杂事,三个仆妇到码头那里采办货物,其他人都在这里了。办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若是不顺利,不定要到天黑。”

    金书召点了点头,又看了一遍众人:“无妨,那五个人我记下了,会派人等他们的。等到回来,一起押到寨里去。马蒙,你带着这里的人一起,与我先回寨去。记住,带上雇佣这些人的文契,官人要一一查验。此事不可马虎,不要到了寨里又缺这缺那!”

    马蒙一怔:“节级,这话怎么说?这些人好多是自小在我家里长大,哪有什么文契?”

    金书召的手暗暗握了一下,心中松了一口气,面上不动声色,道:“你与我说有什么用?有什么话到了寨里,跟官人说去。一切都是官人做主,我只是跑一趟而已。——放心,官人虽然年少,却是最好说话,从不苛待百姓。这几个月,这附近哪个不念他的好处?”

    听见这话,马蒙心里又松了一口气。杜中宵到这里也有几个月了,做事情极有分寸,也能体谅百姓疾苦,官声倒是极好。马蒙虽然因为嘲笑杜中宵,被顾知县打断了腿,终究是永城县,而不是杜中宵对他动的手。听金书召如此说,心中又有幻想,觉得并不会有什么大事。

    开封府那种大地方,雇佣奴仆的手续极为正规,就连亳州城里,一般也都文书齐全。永城这种乡下地方,怎么可能会那么守规矩?不只是马蒙这里,好多大户家里的佣奴,文书都不全。毕竟经过牙人办理正式文契,是要交税的,哪里会处处都按着官法来。马蒙又是依赖庄客做江湖勾当,有正式文契的庄客就没几家。以前官府对这种事情睁一眼闭一眼,马蒙也不往心里去。

    让马三破清点了人数,并没有遗漏,马蒙才在前面一瘸一拐地带着,跟在何昆后面向巡检寨去。

    贝二郎跟在人群里,心里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他前天去找了杜中宵,没想到今天便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也曾经想过杜中宵会如何处置,万没想到是用这种手段。马蒙家里的这些人,手续齐全的只有少数,大多数都并无文契,这就说不清楚了。若在平时,官府不会认真查,现在却可以做许多文章。

    承认马蒙家里的人是事实上的主仆,还有不办文契的偷逃税。如果直接不承认主仆关系,那么私藏人口,逃避差役,麻烦更大。只要进了巡检寨,杜中宵有许多手段收拾马蒙。

    随着垦田事业的推进,新来这里的人口已经远远超出了马蒙庄里的人口,加上马蒙被县衙关了一段时间,形势早不是杜中宵初来时的样子。此时马蒙的羽翼已经剪除,杜中宵要收网了。

    何昆与金书召骑马押在后面,表情严肃,一双眼睛好似鹰一般不时扫过众人。马蒙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混江湖,若说他以前不知道是不可能的,也没少收马蒙的孝敬。但他只是巡检,又不是县尉知县,只负责拿人,不负责查案。不管马蒙被查出什么来,何昆都可以推得干净。更何况杜中宵早就讲过,不管是巡检寨还是县衙,不知者不罪,既往不咎。真查了马蒙这大案,何昆一样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