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风雨大宋 > 第2章 城狐社鼠
    知道路途险恶,杜中宵再不敢大意。由曲都头护着到了卫真,换了人员,一路到了亳州。

    到亳州已是天黑,杜中宵与苏颂在驿馆歇了,第二日换了官服,入城直到官衙来。杜中宵是经韩绛推荐,韩艺辟来的,是他的自己人,早在后衙排下了筵席,为杜中宵接风。

    亳州城里,除了知州韩亿,杜中宵的上司还有通判刘几,签判赵抃,其余诸曹参军,算是同僚。

    接风宴直到日中方散,韩亿对杜中宵道:“州里最近并无紧急公务,你且歇息些日子,官衙附近找处院子居住。这处州衙多年未修,后衙委实无处居住,只好委屈你。赁屋的租钱,库里拨付就是。等到安顿下来了,到永城县去走一遭。那里正临汴渠,漕运繁忙,不可有丝毫差池。其余随从等等,自有签判安排,你不需操心。”

    杜中宵拱手称是,与苏颂一起辞别众官,出了州衙。

    签判赵抃安排了一个军将柴信,带了五个排军,作为杜中宵的长随,一起去驿馆搬运行礼。

    城门处的一处茶铺,三个汉子围着一张桌子喝茶,看见杜中宵一行直往驿馆去了,为首的汉子低声道:“看见了没有,那个我们前几日见的年轻官人,果然是本州新来的不知什么人物。此番没有了都头弓手在身边,却多了一个节级几个排军,如何能够惹得?”

    另外两人也直咂舌。一个道:“我听蔡三郎说,本州有一个新来的推官,是新科进士,莫不就是这位年轻官人?此人看起来如此年少,却做了如许大的官!”

    为首的汉子道:“进士们多是少年郎,在本朝最是重用,稀奇什么!州城眼线众多,我们切不可闹事,被抓到官里去便一切皆休。吃了茶,寻个相熟的人家歇息一夜,明早去寻宋四公是正经。”

    三人吃了一会茶,看太阳西移,便算了茶钱,一起向城门而来。

    到了城门处,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蹲在城墙边,衣衫褴褛,一双黑亮的眼睛扫视着进城的人。

    为首的汉子低声道:“以我见识,这个乞儿必不是正经人物,只怕是个偷儿。这种人物对地方格外熟悉,我们去找他探探消息。”

    说完,走到少年面前,弯腰道:“城里有个黄大官人,你可知道?”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目光满是警惕,道:“什么黄大官人,闲汉黄六郎就听说过。”

    “不错,正是黄六郎。你带我们去他家里,我给你两文钱买个烧饼吃。”

    少年站起身来,看着汉子道:“你是什么人?若是与黄六郎有仇,我带你去他家里,将来岂不是说不清楚?再者,只肯拿两文钱出来,太也小气。”

    汉子笑道:“我是鹿邑贩羊的沈大郎,那两个是我的兄弟,一个名李细,一个名孙崧,都与黄六郎熟识。以前在外地相会,说好到黄六郎家里喝酒耍子。好吧,你带我们去,给你五文钱。”

    少年看了看另外两人,伸出手来:“先给我钱,我自带你们去。”

    沈大郎从身上摸出五枚铜钱,放到少年手里,连连道:“依你,好,好,快去!”

    少年收了钱,带着三人入了城门,走不多远,拐入一条小巷。走到尽头,却是一个荒废的菜园,少年指着道:“便是这里了。黄六郎日常在这里招人聚赌,不定什么时候就捉进官里去,我却不敢进他的园子。好了,到了地方,你们自进去。”

    跟在后面的李细听了这话,上前一把捉住少年,恶声道:“这小泼皮如此可恶,不过两三步路,就要五文钱,还不带我们进去。拿回钱来,快滚!”

    说完,从少年手里抢了五文钱回来,一把就把少年甩了出去。

    少年跌倒在地,一滚爬了起来,觉得嘴角湿甜,摸一下才发现摔破了嘴角。在身上擦了擦手,少年目射凶光。瞪眼看着三人,过了一会自知不是对手,恶狠狠地道:“好,今日不与你们讲较。记住我陶十七的名字,若有一日落到我的手里,让你们生不如死!”

    孙崧听了大笑:“这小猴子没三两力气,口气却大。你若还在这里纠缠,我先叫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亳州以西,谁不知道我们三兄弟大名!”

    陶十七冷哼一声,看了三人一眼,转身大步去了。

    看着少年的背影,沈大郎摇了摇头:“这小猴子有些古怪,不知什么来路。”

    说完,三人进了菜园。只见园里乱七八糟长着杂草,许久都没有人打理了,里面两间茅屋。

    黄六郎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六郎在家么?我是鹿邑沈大郎,前来拜访。”

    话音刚落,从茅屋里出来一个敞着怀的粗壮大汉,瓮声瓮气地道:“既然是自己兄弟,尽管入来喝酒便是,只管在外面大呼小叫做什么!”

    见来人正是黄六郎,沈大郎满脸堆笑,带着两个兄弟迎上前去。

    随着黄六郎进了茅屋,只见有四五个汉子围在地上,正大呼小叫地掷铜钱。

    沈大郎对身边的黄六郎道:“听说州城里做公的眼线众多,六哥这里怎么还敢赌钱。”

    地上的一人笑道:“六郎跟司理院的哥哥便如一家人,哪个还管这里的闲事!你们三人,若是也来赌钱耍子,趁早寻个位子坐下,真金白银拿出来。”

    沈大郎陪着笑:“我们都是乡下穷汉,哪里来的闲钱赌。今日寻六哥有些事情相商,你们只管玩就是。这里地方偏僻,又无四邻,正是玩乐的好地方。”

    赌钱的几人听说这三人没钱,便就没了兴致,只管自己掷钱,不理他们。

    黄六郎寻个凳子坐了,看着沈大郎道:“你这厮寻我做什么。前几个月,到你那里做买卖,一文钱都没有赚到,还请你们酒肉。莫不是吃得口滑,又想到我这里蹭吃蹭喝?”

    沈大郎看了看地上赌钱的几个人,凑到黄六郎跟前,低声道:“不瞒六哥,我们这几个月没做成一笔买卖,着实穷得狠了。前些日子听说,有一个京城来的宋四公,甚是有手段,因为官府捉拿,逃到了我们这里。六哥认识的人多,必然听说他的行踪。”

    说到这里,见黄六郎看着自己只是冷笑,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道:“六哥莫要多疑,我们不是贪图赏钱,只是想寻宋四公入伙,赚些衣食。若不趁这几个月赚些钱财,到了冬天天寒地冻,弟兄们如何存活。六哥可怜则个,给我们指一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