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风雨大宋 > 第1章 平安是福
    陈州在蔡河岸边,是开封府南边的门户,水陆交通便捷,繁华无比。

    八月中旬,杜中宵与韩绛、苏颂自许州至陈州,略作停留,便与苏颂一起,告别韩绛,前往亳州。

    这一带是中原腹地,广阔的平原一望无垠,几乎看不到高山。不过晚唐五代战乱,这里是受灾最重的地方,加之地势低洼,多有涝灾,直到此时依然没有恢复。

    一行人晓行夜宿,出了陈州,便就进了亳州境,不是到了鹿邑县城。在驿馆歇息一夜,第二日一早便就早行,到了淝水渡口。

    这里正是淝水上游,河并不宽,因为来得早,只有一艘渡船飘在那里,并无人影。

    杜中宵转身看城门外有一个早点铺子,对苏颂道:“太阳还未升起,我们县那铺子里吃碗粥。过了渡口,今日不知能不能到卫真县城,怕路上茶饭不济。”

    苏颂自无异议,人行人又返回来,到了城外的早点铺子。

    杜中宵到了铺子前,高声道:“主人家,来几碗粥裹腹。有点心也来一些,车上有女眷。”

    主人应好,一个小厮飞快地跑过来收拾桌子,让杜中宵和苏颂坐下。

    不大一会,上来两碗肉粥放到桌上。杜中宵尝了一口,粥的里面加了胡椒,一股香辣味,对苏颂道:“早上天已经凉了,这粥里加些辛辣料,倒是正好。”

    两人吃罢了粥,坐在那里歇息,看出城的路上,依然没有什么行人。

    太阳已经升起,杜中宵不由焦躁,问铺子里忙的掌柜道:“主人家,这里是东西大道,已经太阳高升,怎么不见几个行人?那边渡口只有渡船在那里,也不见撑船的人家。”

    掌柜道:“官人且等吧,总要再过一个时辰的样子,撑船的程千六才会出城。现如今道上有些不太平,来往的客人都要等天色大亮,结伴而行,程老儿早出城也没有用处。”

    杜中宵吃一惊,急忙问道:“这一带州县并不曾听闻有什么盗贼,怎么会不太平。”

    掌柜连连摇头:“没有大股盗贼,小贼却是不少。近日听闻京城有什么大盗,盗了一个员外数千贯的金银,因为被追得紧,逃到这里来了。附近的蟊贼听闻,纷纷作案,可不就乱了么。”

    杜中宵与苏颂对视一眼,不由都有些紧张。他们因为贪图行得快,没有要求州县派员护送,想不到地方上竟然出了盗贼。虽然经常以州县指地方,实际上州和县大大不同。州城里官吏众多,禁军、厢军加上各种公人力量充足,一般都治安良好。一出了州城十里之外,便就是另一种画风。杜中宵一直把这个时代的县比作他前世的乡镇,实际上大多数小县连乡镇都比不上。县里没有什么正经公人,大多都是没有俸禄的差役之流,加上数目不等的弓手。治安主力的弓手小县十人,大县不足百,面对一个稍微大一些的乡间地主就心虚,怎么可能管得好地方治安。

    宋朝留给后世最著名的故事梁山好汉们,其实历史上不过数十人,加上裹挟的手下,最多也就是几百人而已。这样一支力量,就足以在内地横行数州,如入无人之境,可见地方力量之薄弱。

    回头看了看停在路边的牛车,里面是韩月娘和她的贴身女使,杜中宵不由有些担心。路上的小贼敢白日劫官员的没有听说,但一旦惊扰了自己家眷,可就不好。

    想了一会,杜中宵对苏颂道:“这一带河流纵横,地旷人稀,谁知乡野间有什么人物。我们路上还是小心些,与大队客人同行,免出意外。”

    苏颂点头同意。他是孤身上任,等到了宿州之后,再想办法接家人过来,自然以杜中宵为主。

    以陈州为中心的数州,地势低洼,有大量淮河的支流,内涝严重,盐碱地众多。虽然地处中原,但荒废的土地众多,人口并不稠密。晚唐五代战乱,又养成了这一带不好的民风,乡间盗贼不少。这些年对西北用兵,朝廷财政压力巨大,地方多苛捐杂税,地方更加混乱。

    杜中宵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放心,取了自己的名帖,唤了出门时雇的仆人周厚,对他道:“你拿了我的名帖,去鹿邑县衙,只说我与苏官人要到亳州上任,着他派个公人,带几个弓手,护送我们出境。等到了卫真县,自然有那里的公人换他们回来。”

    周厚叉手应诺,拿了名帖飞也似地去了。鹿邑已是亳州治下,杜中宵是本州推官,县里本当派人护送的。只是他在繁华地方待惯了,一时忘了此节。

    等了约半个时辰,周厚同本县的曲都头,同五个弓手赶了过来。

    交回名帖,曲都头向杜中宵唱诺:“小的是本县都头,县令差来,听官人吩咐。”

    杜中宵道:“我适才听主人家说,最近路上有些不太平。你带几个人,一路上小心,护送我们两人出境。我甫来本州上任,切莫出了差错。但有一点差池,惟你是问!”

    曲都头连道不敢,口中道:“官人切莫听人胡说,现在太平时节,路上怎么不太平。这些路边做生意的,专一抖嘴,显得自己多有见识。官人只管安心赶路,小人伺候着便是。”

    杜中宵点了点头,不多说什么,只是让曲都头一路小心。

    歇息了一会,见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杜中宵和苏颂才起身。曲都头带着弓手在前,一行人向渡口行去。弓手只是一种组织的名字,实际与弓箭无关。他们是本地丁壮,轮流当差,维护地方治安。

    离着渡口不远的一处长满芦苇的汊口里,一只小船上,三个汉子坐在一起,撕着一只鸡饮酒。远远看见路上曲都头和杜中宵一行,坐在里面的一个汉子啐了一口:“可不晦气!好不容易看见一只肥羊,应该有些身家,不想却是个官宦人物,引了县里曲都头护送。”

    他对面的汉子转身看了一会,道:“大哥,曲都头不过带了五个人,里面还有一个与我们熟识的蒋二郎。那个书生,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算是搭头。不如我们劫了他们,无非分些与曲都头便了。”

    先前的汉子大骂:“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能让曲都头老实护送,必然是官宦,说不定还是本州的官人,怎么敢去招惹!这些人都认得我们,只要走了一个,我们就难以逃脱。算了,只当晦气,今天不做买卖了!我听说,有一个宋四公,甚是有手段,前些日子在京城做了件大案,被官府捉拿,跑到我们这一带来了。你们都警醒些,有了他的消息,及早报与我。”

    另一个汉子道:“那宋四公做了大案,手中必有金银宝物,哥哥是要发他的财么?”

    “你知道什么!这个宋四公在江湖上甚有名声,我们搭上了他的线,也做大买卖,才能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