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梦境指南 > 383、权力和扯皮
    自从各地的科学家不断遭遇暗杀,梅以求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实验室了,哪怕是参加联合国的特别会议,也是通过在线视频的方式进行的。

    会议室里充满了白色的烟雾,梅以求喜欢这样的感觉,浓浓的烟味能让他的身体更放松,就好像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吸烟一样,此时他的大脑可以更加冷静地专注于思考,而不必分心身体的其他方面。

    所以,他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关闭空气净化系统和烟雾警报系统,让一团一团的白烟弥漫在房间里。当然,这也只局限于他的办公室和会议室,在实验室里,他还是保持着充分的克制的。

    联合国空间管理委员会刚刚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议内容是讨论关于南太平洋局势的。由于科考船残骸和潜艇碎片的发现,很多国家的神经进入了敏感期,他们纷纷要求向太平洋地区派出自己的海军,就连一向强横的美国也已经阻止不了事态的发展,只能让整个太平洋舰队进入战备状态,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发生的不测。

    梅以求明白,这其实不过是那些国家在利用这件事情争夺太平洋的控制权和周边利益,除了几个大国之外,很多小国也卷入其中。有些国家是主动加入的,他们虽然没有实力去争夺制海权,但趟浑水的本事却是丝毫不落人后,想着浑水摸鱼,能捞多少是多少;有些国家则是被迫卷入其中的,因为他们就在事发海域周边,想不参与都不行。

    这样的会议开了四个多小时,梅以求觉得又累又无聊。但作为空间管理委员会举足轻重的顾问,他却又不能不参加。

    他很清楚,一旦参与的国家一多,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大,而在各国经济普遍下行的情况下,有些人巴不得找个地方搞点军事行动,以此来缓解国内矛盾。

    而且,全球刚刚经历过一场因意识入侵、弓形虫和灰脑病毒而引发的恐慌,这时候最容易引起更大的混乱。

    有人可能以为外星人入侵、全球性灾难这种事情会让人类空前团结,但梅以求知道,这种人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苦难。苦难从来不会让人团结,只会暴露出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

    掌权者醉心于永无歇止的权力斗争,即使斗争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他们也停不下来。梅以求称之为权力病,这种病没有药可以医治,因为它根植于人性和基因,就像癌细胞一样潜藏于人的灵魂深处,当良知稍有懈怠,它就会发作出来,且从此难以治愈。

    梅以求是一个科学家,无力改变什么。但他并不是一个隐士,所以又必须做点什么。

    一直等到那些无休无止的争论停下来以后,梅以求才向联合国郑重地提出了他的议案:

    在全球范围内取缔梦想会,查处梦想基金会相关帐户,同时通缉罗纳德·科恩。

    因为他的提议,这次会议又延长了两个小时,最终却只有不到十个国家同意,其他的国家都说他们的法律不允许这么做,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梦想会和罗纳德·科恩和外星人的关系,并且经过审判才可以。

    最后,委员会提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案,由空间管理委员会成立一个特别检察组,向国际法庭起诉科恩,如果最后法庭宣判科恩有罪,那么所有国家都可以采取统一行动,在全球范围内通缉罗纳德·科恩。

    关于罪名,又讨论了一个小时,因为从来没有哪一条法律是针对外星人和寄生意识的。最后定下来,以反人类罪的罪名提起诉讼。

    梅以求叹息着关掉了远程会议屏幕,给烟斗里重新装了一锅烟,用火柴点燃。烟雾从肺里经过,又从鼻子里喷出来,在会议室里弥漫。他那蓬松而刚硬的白发,在浓雾中张开,像冬日覆雪的松盖。

    又一锅烟抽完的时候,梅子青敲门进来。她被浓浓的烟雾呛到,一边咳嗽,一边用手撩赶,皱着眉头问道:“啊,教授,您怎么抽这么多烟?”

    “我一直抽这么多烟!”教授回答道。

    梅子青感觉到教授的心情不太好,便不再抱怨,伸手在墙上按了一下,打开了空气循环净化系统。

    烟雾很快就散去了。

    梅子青倒了一杯水,说:“教授,您不必为那些政客生气。”

    梅以求说:“我不是生气,他们还不值得我动气。我只是在想,人类为什么会发展出今天这样的社会结构来,当命运走到关键的十字路口的时候,决定我们前进方向的竟然是一群愚蠢的政客!”

    “不是还有您这样优秀的科学家吗?”梅子青一边帮他清理烟斗里的烟渣,一边开解道,“正因为你们在,人类才会进步。”

    梅以求笑道:“你这是哄小孩的话,居然拿来哄我这个老头子。”又问,“汉斯那边有消息了吗?”

    梅子青说:“刚刚收到汉斯教授的邮件,第二代空间盒子的性能测试一切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周我们就可以接入梦境指南游戏了。”

    “嗯,这就好。”梅以求揉了揉眼皮,“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等第二代产品出来,就启动梦境指南游戏,进行公测。关于游戏的全球宣发工作,你要多盯着点。”

    梅子青奇道:“教授,不是要等青木和苏教授回来内测吗?您说过,只有他们测试过,有些功能才能放心用,否则会有比较大的风险。”

    梅以求说:“来不及了,不等他们了。你再给汉斯发邮件说一声,一定要加快进度。另外,和夏家联系一下,游戏的推广还要靠资本的力量,环宇国际和长洲国际旗下都有娱乐产业,他们和企鹅集团也有合作,必须让他们全力配合。另外,我也要和夏老爷子见一面,游戏推广后,空间盒子的量产是件大事,我想在国内再设立一个加工基地。”

    “不是要让Hw公司生产吗?”梅子青问道。

    “Hw公司太大了,寄生意识一定会渗透进去的,所以核心部件和游戏意图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不过他们的生产条件比较好,虚拟现实部分和一些相关组件可以交给他们生产,外壳可组装暂时委托FSK公司,由我们派人监督。不过最终,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生产基地的。”

    梅子青把事情一一记下,正要去办,忽然想起一事,说:“教授,边子远最近总是去顶楼实验室,说是检查游戏代码,可我总觉得他有点奇怪,而且我发现他偷偷用过空间盒子,可您说过,任何人都不准单独使用空间盒子。”

    梅以求摆摆手,说:“让他去吧!对于天才的年轻人,我们不应太过束缚他们,看看他能搞出什么名堂来吧,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梅子青点点头出去了,可心里总觉得不妥。

    能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教授明明说过,在第二代盒子出来之前,一个人进入空间盒子会有意识无法回归的危险,难道不怕一个天才不小心变成植物人了吗?

    或者,他是个实验品?

    梅子青忽然抖了一下,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