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梦境指南 > 158、如此兄弟
    脚步声越来越重,有种穿透的力量,在黑暗的夜里传出去很远。楼板就好像空心的一样,发出咚哒咚哒的响声,和踢踏踢踏的脚步一起,像协奏的乐章,连带着整栋大楼也都震动起来。

    天越来越黑,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风呼啸着从马福庆耳旁掠过,却掩不住楼板咚哒咚哒的震动声。

    这声音仿佛直击人的大脑,就连心脏也跟着跳动起来。

    马福庆有点难受,胃里翻腾着,想吐又吐不出来,好像晕车了一样。

    “青木老师,你想好了没有?”他有点着急了。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他只听见青木的声音:“想好了。”

    马福庆得意地笑了:“那么好吧,我说话算话,这里的一百万归你,三亚那栋别墅你要是想住随时可以去住。不过,你也得帮我做点事情吧!不用多,只要帮点小忙,以后我赚的钱少不了分你一份。”

    青木说:“哦,你以为我在想这些吗?我怎么会无聊到去想这些呢?”

    “那你在想什么?”马福庆不解地问。

    “我在想你该怎么死啊!”青木说。

    “你……”马福庆有点恼怒,更重要的是,那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让他无比烦躁,“你不怕那些视频传到网上去吗?我死了,你自己也会麻烦不断的。而且,你就不担心你那个空姐女朋友吗?”

    “怕啊!我怎么不怕!”青木的声音被风吹得缥缥缈缈的,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但那都是明天才会发生的事情不是吗?不管是把视频传到网上,还是你派人去伤害我女朋——哦对了,声明一下,那是我朋友,不是女朋友——那都是要到明天才会去做的吧?你算计了那么多,可是却忘记了我是个很懒的人。你不了解懒人,懒人是从不去想明天的事情的。而你怎么死的事情,却是马上就要发生的啊!”

    “你……你唬我呢!”马福庆气急败坏地说:“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今天你杀了我,明天你就和我一样完蛋!”

    青木说:“我说了我不会去想明天的事情,你看你还在拿明天来威胁我。”

    马福庆发现青木说的可能是真的,但他绝不相信一个人会懒成这样,所以他现在有点怀疑,眼前这家伙不是懒,而是脑子有病!

    他突然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就好像在拳台上,自己费尽心思研究透了敌人的弱点,观察好了进攻路线,并想好了一系列的后招,然后出了一记重拳,满以为可以将对手Ko了。然而,当他的拳头打出去以后才发现,对面那家伙还没打就已经躺地了。你不能击打一个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人。不但如此,你还要随时担心这个不守规则的家伙会不会给你来上一脚。

    “你想怎么样?”马福庆有点心虚地问。

    青木说:“死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从这里跳下去,只要五秒,你就会死的很彻底。但那样就太便宜你了。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你死的这么容易呢!我要让那些被你坑害过的人受过的罪都在你身上来一遍,如果你能捱到那个时候还不死,那么我们再来研究你最终的死法的问题吧。”

    马福庆听得毛骨悚然,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了很多人来,无边的黑暗反而让这些人影变得无比清晰。

    他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他想要逃走。然而,就在他转身想跑的时候,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他伸手摸了一下,是冰冷的铁条,一根一根的竖在身前。

    他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个铁笼子。他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接着,他就发现脚下的水在上涨,已经没过了他的脚踝。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被关进来?药婆呢?放我出去!”马福庆大声地喊。

    “原来你真的知道这个地方,不但知道,还很熟悉,连水位变化的细节都很清楚。”青木冷冷的声音传来,“看样子你弟弟的确是被你关进这里逼疯的!”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怎么会把我关进来?”马福庆摇晃着铁笼子,“快放我出去!”

    “又不是我关你进去的,我怎么放你?”青木说,“关你的是你的弟弟,他受过的苦你都要经历一遍,否则他是不会放你出去的。”

    马福庆说:“不可能!他在吴中精神病院里关着,他怎么可能把我关到这里来!”

    水位快速上涨,没过了他的膝盖、他的腰,很快就到了脖子。马福庆感觉到浑身冰冷,胸口被水压压得透不过气来。

    “放了我吧!”他哀求道。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把你弟弟关起来逼疯?你们毕竟是亲兄弟啊!”青木问道。

    水位慢了下来,停在马福庆下巴的位置不动。他仰起脖子,双手抓住笼顶,呸一口把吃进嘴巴里的水吐出来,冷哼道:“亲兄弟?狗屁!从小到大,我就没感觉到自己和他是什么亲兄弟!别人家的兄弟,都是老大穿新衣服,老大穿不下了,才给老二穿。我们家是反过来的,他穿的都是新衣服,等他穿旧了才给我穿。小时候我穿的衣服都是又短又小,每次上学都被同学笑,上体育课动作大一点就开档。我回家哭,我妈也不给我买新衣服,顶多弄几块破布给我加一截袖子或裤管。而我那个弟弟,却每天亮亮光光的。”

    “从小到大,都是他吃肉我喝汤;吃饭的时候他可以上桌,我却只能蹲在门槛上吃;他可以在家里玩玩具,看圣斗士星矢,而我却在田里干农活……,有时候我就想,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都是一个妈生的,凭什么!”

    “不过这也就算了,我能忍。我努力读书,我要考大学,只要考上大学,去了大城市,我就能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可是,明明我的学习成绩不差,他们却不让我读了,让我出去打工供我弟弟上学。”

    “你说,这叫兄弟?亲兄弟?哈哈哈……这他妈的算什么亲兄弟!”

    马福庆像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青木冷冷的说:“就因为这个,你就把你弟弟骗去了滇南,关进了猪笼,把他逼疯?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把他逼死,还要送回吴中干什么?”

    马福庆说:“逼死?我当然不会逼死他,他毕竟是我弟弟呀!我把他带回家,就是要让我妈看看,她曾经的宝贝儿子变成了啥样。她越痛苦,我就越舒坦!我要让他知道,这个家,只有靠我才能撑下去,我要让他后悔她以前做的一切。”

    青木叹息道:“可惜你那个老娘似乎不吃你那一套,你弟弟疯了,她还是疼他喜欢他,你挣钱再多,她也不待见你。”

    青木的话像一根刺一样刺进了马福庆的痛穴。他歇斯底里地大叫:“所以我要她死!他们都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