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妈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借钱
    道歉这种事儿并没有受到曲九儿的排斥,当然也不是因为曲九儿不是个爱面子的人,而是她觉得找到孙悟空的遗孤更重要一些。

    “老丈,对不起,这件事儿是我做得不对,刚才我表哥已经批评我了,给你造成的损失,他可以三倍赔偿。”

    曲九儿突然道歉,还说要三倍赔偿顿时让那位卖家有点猝不及防:“你说的是真的?”

    陈晓正看曲九儿传过来的风火玄瞳术,一听曲九儿说翻倍赔偿,脸色顿时就是一黑。

    从练青衣和曲九儿的表现来看,足见只要是女人,不论是凡人还是仙人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小心眼儿。

    曲九儿对老人有点不耐烦,皱眉道:“我骗你干什么?多给你赔钱你还不乐意?”

    卖家的老头也不是善茬,看到曲九儿的态度不好,便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知道了,你们这是看犯了众怒了,先把事情圆过去,然后过后在找我麻烦对不对?”

    周围的商家一听,也都是鼓噪起来。

    “是啊,当面一条背后一套,当官的都这样!”

    “先装的一副好人的样,然后在背后算账!”

    反正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曲九儿脸色有点不好看,她在天界还从没见到过这样蹬鼻子上脸的人。

    陈晓见状乐了,你这摆出一副秋后算账的嘴脸,还怪人家不答应。

    看到曲九儿还想说话,陈晓就扯了她一下,心平气的看着卖家:“老丈,我这表妹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这样吧,你店里的石头我都原价买下,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更何况你们张会长是我的铁哥们,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今天在场这么多人,以后谁要是为难你,你直接找她,到时候我一定大义灭亲,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不能不相信我身上这身军装,不相信我作为军人的荣誉。”

    陈晓一番话说的也算客气,而且还堵上了军人的荣誉,说到了这个份上,卖家也只能见好就收:“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这批毛料刨除她刚才赌的九块,进货价一共三千二,既然你都买下来给你摸个零,三千。”

    现在通用货币基本上已经废止了,只有基础生活资料还在使用货币交易,新的货币还没有发行,对于有关修行的物资基本上已经退化到了以物易物的程度。

    五品物资暂时被定位一个货币单元,老板说三千二,就是三千二件物品物资。

    陈晓偏头看了张之桥一眼,张之桥点点头,示意卖家没有坑人,陈晓便开口道:“老秦,给钱。”

    秦寰宇在后面看着,暗自摇头,腹诽道,军人的荣誉感你有么?刚嘀咕完,秦寰宇就是一惊,自己现在怎么也变成了这样了,一定是跟这小子学坏了。

    掏钱的时候,秦寰宇有点肉疼,他总共就带了三万,一下就支出去三千,跟打水漂似的。

    张之桥看到卖家拿了钱,便道:“行了,既然矛盾已经解决了,那就散了吧。”

    本来以为能看一场大热闹的人,都是有点兴趣缺缺。

    “没想到这个陈将军还挺讲理的。”

    “嘿嘿,现在当官的都胆小,亲戚胆子大,要保帽子哩!”

    “都是为了形象,懂么,其实心里面不知道怎么样呢!”

    “为啥叫人民公仆,人民不满意,直接就解雇!敢咋呼?”

    见到了陈晓当众让步,一帮子人就像是打了胜仗一样,秦寰宇听着听着,脸色就有点不太好看。

    陈晓拍拍秦寰宇的肩膀,笑眯眯道:“看到了,这都是太平病,没人会觉得我让步,是因为觉得我表妹事儿做的不对,而是觉得我怕曝光,要保帽子,保护形象。”

    秦寰宇更觉唏嘘,谁知道陈晓继续道:“不过不管到什么时候,群众的眼光确实是雪亮的。”

    秦寰宇:???

    看着秦寰宇茫然不解的眼神,陈晓笑道:“我确实是在保护自己,我现在挺需要这个身份的,有点污点挺麻烦,要按平时的我,想让我赔钱,没门。”

    “来自秦寰宇的怨念+5412.”

    秦寰宇无力道:“你真实在。”

    紧接着,陈晓就和曲九儿开始分开搜索,顺便开始扫货,本金不多,想要参与正式的公盘,他们这点本金还玩不转,需要一些积累。

    陈晓今天来翡翠公盘打的也是以战养战的主意,只是没想到,因为曲九儿那么一闹,很多商家都认识了曲九儿,都知道她赌石的本事高,她看中的石头,卖家都会大量溢价,给曲九儿差点气的抽过去。

    陈晓一看这也不行啊,只能让曲九儿只看不收,搜寻悟空遗嗣,然后自己出手。

    有了风火玄瞳术,再加上破妄神瞳,陈晓看石头一挑一个准,但是陈晓有了曲九儿前车之鉴,也现场开石头,只是捂着不动。

    很快,陈晓的本金已经见底了。

    “你到底有谱没谱?你也不看看受气好不好?”

    秦寰宇看着陈晓买了大大小小一堆石头,却一个都不开,就有点犯嘀咕了。

    “就这些,开出来,足够把本金翻十倍,但是现在不能开,开了就等着当冤大头了。”

    尽管陈晓一副很自信的样子,但是秦寰宇依旧忐忑。

    很多卖家看到了陈晓一口气买了这么多石头,也都是有点暗嘲这陈将军外行,但是接待的时候都是热情无比,人傻钱多的大款谁不喜欢?

    张之桥也有点看不下去了:“陈将军,要不你把你表妹叫下来给掌掌眼,她还挺懂行的。”

    他有点担心,这陈将军要是真的赔个底朝天,然后大发脾气。

    陈晓乐了:“我还能不如她?”

    张之桥赔笑道:“我可没这个意思,您看,您看。”

    心说这陈将军不识好人心,提醒他他还不乐意听,赔就赔吧,反正也不是赔自己的钱。

    陈晓看了看张之桥,眼睛一转道:“老张,跟你商量个事儿,我这钱有点不凑手,你借我两个?”

    张之桥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之桥勉强的笑道:“我倒是还有点私房钱,您说借多少。”

    陈晓笑道:“不多,就一千万,完事儿之后就还你。”

    张之桥:“多少???”

    气度斐然的张会长,发出了一声彷如女人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