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妈是剑仙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老狐狸
    所有的老人差点当场就尿了。

    这老太太是谁,那可是青丘狐族硕果仅存的老祖宗之一,自上古封神时期活到现在,虽然因为当年伤重,修为下跌,可是身份资历摆在那里,哪怕是如今东胜神州的妖山共主,也要尊称一声苏家姥姥。

    然而此人不光不把孙青鼎放在眼里,对着苏云清竟然也出口不逊,这胆子可真是不小!

    但是这苏家宿老虽然心中不满非常,却也又忌惮非常,而且陈晓越加的无礼,他们就越加的忌惮,包括苏云清本人。

    因为陈晓的那一句,天地造化,阴阳交感,简直太过骇人,真言石也证明了此人绝无虚言,他们深怕这是陈晓在敲打他们。

    如今青丘狐族深入敌后,孤掌难鸣,要是惹上了惹不起的人,这万年的望族可能要就此毁于一旦了。

    孙青鼎见状,却是冷笑道:“大言不惭……”

    苏云清老太太眼眉低垂,拦住孙青鼎,按着话筒,勉强道:“青鼎,慎言,此人来历不明,可能大有来头,这是我楚家的事儿,不要给药王谷惹上麻烦。”

    随即苏云清挪开手,对着电话严肃道:“陈道友,我不知道你来自何地,又有多大的神通,可是如今你与我孙女纠缠,自不应该对我这个长辈如此无礼,我楚家虽然小门小户,可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你若是真的有意追求我家孙女,那就让我看到你的诚意,三日之后楚家庄园大宴,你若来我们还可商量,若不来,那就是青鼎和红鱼的婚宴!”

    说完苏云清就挂断了电话。

    孙青鼎眉头一皱,还未等开口,便是被苏云清握住双手,恳切的劝慰道:“青鼎,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楚家虽然门户小,但是不出小人,见异思迁的事儿做不出来,我只是担心,此子如此狷狂,背后必有依仗,如今药王谷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不该为我楚家树敌。”

    苏云清说罢脸色一肃,大义凛然道:“三日后,此子若是不敢前来,那你和红鱼便成婚,若是此子来了,我楚家满门哪怕和他同归于尽,也不会辱没了药王谷的脸面,再赐红鱼三尺白绫,为你守节!”

    孙青鼎本身有些不满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化为一腔感动,这楚家的老太太简直太会做人了!

    孙青鼎反手握住苏云清因老迈而干枯的双手,动容道:“楚家奶奶,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当年若不是您家老太爷救我父亲一命,哪有现在的我,这样可就把两家的情谊给生份了!”

    苏云清惭愧道:“孩子,你的心意我懂,我知道哪怕我拦你,你也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可是你要为大局考虑啊,你是药王谷的继承人,不能只顾儿女情长,需得有壮士断腕的魄力,不可给药王谷添麻烦。”

    孙青鼎却是摇摇头毅然道:“连儿女情长都处理不好,又有什么资格继承药王谷,我和红鱼有婚约在前,他却如此招摇,引得满城风雨,若是我没有作为,丢的是药王谷的脸面,从我和红鱼订下婚约的那一天起,药王谷和楚家便是同心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是楚家的女婿,红鱼是药王谷的媳妇,他敢欺上门来,我必不会答应。”

    苏云清还想说些什么,孙青鼎便是长身而起:“楚家奶奶不用说了,我需要准备一下,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苏云清感动的老泪纵横,连声慨叹道:“好孩子啊,好孩子,才华横溢,又重情重义,药王谷有这样的继承人,何愁不兴盛。”

    孙青鼎被苏云清捧的心花怒放,脸上却是谦虚道:“楚家奶奶过誉了,是家父教导的好。”

    苏云清面色责怪道:“还叫楚家奶奶,该叫我什么不知道么?”

    孙青鼎愣了一下。

    苏九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两人身边,伸手锤了孙青鼎一下,脸色羞红道:“笨,还不叫奶奶!”

    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了,似是羞不可抑。

    孙青鼎当时就被苏九儿的媚态给撩得五迷三道,不能自已,痴痴的看着苏九儿离开的方向,傻笑道:“奶奶,奶奶……”

    最后孙青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楚家的,只知道走的时候脚下好像踩着云彩。

    ……

    孙青鼎一走,客厅里的场面便是活跃了起来,苏家二爷,幽冥狐族的族长苏定原,也就是被陈晓逼着跳脱衣舞的苏迈的亲爷爷,开口赞叹道:“大姐好谋略,心术也越发的圆融了,把这孙家的小子糊弄的一愣一愣的。”

    苏云清搬腿一盘坐在太师椅上,抬了一下眼皮,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烟袋,眯着眼睛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细声细气道:“毛头小子而已,算不得什么,真当我老的不中用了么,如今搬来和那姓陈的小子,作过一场,方才知道一些根脚,千万不要打了眼。”

    苏定原点点头:“若是那姓陈的小子,真的有了不得的来头,那我苏家正好可以趁势而起,也打压了药王谷,消减了人族修行界的力量,若是那姓陈的小子不济事,那便新账旧账一块算了,也不耽误咱们原本策反药王谷的计划。”

    苏云清瞟了苏定原一眼,意味深长道:“假如这姓陈的小子,真的成了苏家的女婿,那迈儿的事,你心里就一点疙瘩都没有么?”

    苏定原心里一跳,连忙起身:“定原不敢,一切私怨在我狐族大义面前都不值一提,若是他成为了我狐族贤婿,迈儿也必当奉他为兄长,不敢二心。”

    苏云清满意的点点头笑道:“那就好。”

    随即苏云清脸色一冷,徐徐的扫视了一圈,阴测测道:“三日后的大宴,谁也别给我动小心思,谁都不许插手,若是让我知道谁的爪子长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一群老者见状都是垂下眼眉,不敢做声了。

    苏云清脸上又带起笑意,像个慈祥的老人,慢悠悠的吟唱起来:“隔岸红尘忙似火,当斩青嶂冷如冰……”

    屋里烟雾缭绕,呛得人睁不开眼,却渲染的老太太缥缈如仙。

    只是片刻,老太太声音一窒,恼怒的看着茶几上,原本方在这里的手机已经不见了,不用猜也是谁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