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妈是剑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算为难你吧
    “阿嚏!”

    哮天犬打了个喷嚏,一脸的嫌弃,朝着不远处的一棵树吠叫起来,“汪汪汪……”

    练青衣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晓:“我说过沾上狐狸精没好事,你想给人家当女婿,只是看样子岳家不太看得上你,还没隔夜,就找上门来了。”

    陈晓没有说话,也是朝着那棵树上看去。

    聂玲玲也是好奇的瞪着大眼睛。

    “咦……被发现了?”

    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从树后面跨了出来,男人身高将近一米八,丰神俊朗,面如润玉,穿着一身黑色的狐裘,仪态雍容华贵,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连惊讶的表情都含在笑里,不失风度。

    聂玲玲讶然道:“好帅啊,跟电视里的男主角似的。”

    笑颜如花道:“小妹妹,真会说话。”

    聂玲玲却是没有回应男人的话,反而看向陈晓认真道:“都快赶上你一半儿了。”

    苏迈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一下,这小孩一点都不招人喜欢,不过高傲如他,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女孩辩解,他哪里没有陈晓帅,也不会真的和陈晓比帅。

    苏迈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晓一家,敛起笑意,慢悠悠道:“我本来还以为,是哪个没有根脚的破落户,不知利害,色欲熏心想要攀龙附凤,只是看起来,却也有些来头,只是既然知道九儿是我青丘一族的贵女,那就应该知道,青丘一族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

    练青衣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晓,想要看看陈晓怎么应对。

    聂玲玲倒是兴致勃勃的戳了戳陈晓问道:“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也能看到这样的桥段,听起来他家里一副很有钱有势的样子,接下来他是不是应该掏出一张银行卡,然后说给你一百万,离开谁谁谁之类的,然后你再说你和谁谁谁是真爱,拒绝这张卡,再然后他说呦呵……胃口还不小之类的话,然后再扔出一张卡,说这是一千万,让你离开谁谁谁,结果你感觉尊严受害,真情受辱,冲冠一怒,扔给他一张卡,说这里是一个亿……”

    陈晓敲了聂玲玲的脑门一下,聂玲玲痛苦的捂住头:“哎……你打我干什么?”

    “来自聂玲玲的怨念+123。”

    陈晓瞪了练青衣一眼:“看一看言情剧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带着她看网络小说,装逼打脸有意思么?她可还是个孩子。”

    练青衣一本正经道:“你这就是偏见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人间的网友都会觉得强者装逼是一件很落后很没有格调的事儿,强者不装逼,强起来还有什么意义?万物修行长生,本身不就是吊丝逆袭的典范么?在仙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当然,装逼不成反被草的例子也很多。”

    陈晓面无表情的看着练青衣,心里竟然有种她说的好有道理的感觉,丫的一个月这傻娘们究竟学了多少东西,感觉比自己还贴地气儿了。

    不过陈晓心里清楚,练青衣开口的原因肯定不会是为了自己帮腔,而是趁机赚怨念。

    陈晓转过头看向聂玲玲,语重心长道:“好吧,其实艺术本身就源自于生活,都是取材来的,真在生活中经历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之后,你就会发现,生活有时候比小说里的情节还要荒诞。”

    然后陈晓指着苏迈道:“就比如他,一个出身不凡,长相俊美的有为青年,怎么会这么没脑子,连自己要找麻烦的人是谁都不打听清楚,就来寻衅滋事,但是其实出身不凡的人,往往都会自我感觉比较良好,一辈子都顺风顺水惯了,处处被人抬举,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家里长辈要是明事理,懂教育还会好一点,不然的话,成长为一个草包也不足为奇。”

    “够了!”

    苏迈低喝一声,脸色阴沉的看着一家三口,哪怕是再有风度和涵养,也架不住这般指桑骂槐的贬损。

    “来自苏迈的怨念+357.”

    陈晓摇摇头,继续对着聂玲玲讲解道:“看没看到,这就是玻璃心了,被人撩拨两句就觉得自尊受损,按奈不住恼羞成怒了,你可不能学他。”

    聂玲玲重重的点点头:“嗯,知道了。”

    练青衣中肯道:“其实狐狸和黄皮子自古以来都以气量狭小爱记仇出名,说是玻璃心也不冤枉,不过我之前听过一些传闻,越纯长得越好看的狐狸精脑子越不太好使,好像是因为近亲结婚导致的。”

    陈晓有点惊讶:“怪不得这出了名的狐狸大多都是一个姓,我还以为是他们觉得姓苏,是因为苏比较好听,没想到是近亲繁殖。”

    苏迈身上的气势渐渐的升腾起来,冷声道:“我本来还想看在九儿小姐的面子上,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只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开口之际,苏迈身下的影子越来越长,蔓延至四面八方,这一片林子也变得越来越暗淡。

    陈晓拍拍手,无奈道:“看起这只挺纯的,听了这么半天竟然还没有退意,看来真的被人看不起了啊。”

    练青衣眉头微皱神情凝重起来道:“是大黑天术,这小子是幽灵狐族的嫡系血脉,擅长刺杀,他已经筑基,可能本身就是人间妖修,怪不得有恃无恐……”

    只是还没等练青衣说完,本身幽暗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突然出现了两个小亮点,还闪了闪。

    是一双眼睛!

    继而传来了“叮”的一声轻响。

    练青衣本身就是懂剑的人,所以很清楚刚才那是剑被折断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声痛呼。

    “啊……”

    黑暗在下一刻退去,恢复四周的光亮的和广场下的喧嚣,烟火在天上绚烂。

    苏迈半跪在陈晓身前,半截断剑杵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一手持杯,一手捏剑的陈晓,难以置信道:“这……不可能!”

    陈晓把半截断剑丢在地上,有些欲求不满的敷衍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太菜了。”

    陈晓斜了练青衣一眼:“你刚才的紧张是在搞笑么?”

    练青衣神情有点尴尬。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258.”

    苏迈脸色渐渐的变得惨白,本以为只是遇见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却没想到是这样的高手,自己竟然连一招都走不过。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杀了我吧。”

    陈晓叹了口气道:“看你岁数也不小了,别这么中二了,张嘴闭嘴打打杀杀的,大过年的,说点吉利话,以后可能也是亲家关系了,我现在杀你不太好的。”

    苏迈有点惊喜的看着陈晓:“你的意思是放过我?”

    陈晓摇头道:“放过你是不可能的,大年夜都给我搅合了,刚才的打铁花我都没看着,这样吧你下山去广场中间跳个脱衣舞,跳的好看的话,我就饶了你,怎么样?不算为难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