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妈是剑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相见之欢,不以言说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聂玲玲雀跃道。

    陈晓琢磨了一下道:“那就老地方见吧,你回去一趟给奶奶带上……嗯……然后就把电话扔掉吧。”

    尽管陈晓觉得有着叶准的关系,想要抹除自己在通信网络留下的痕迹很容易,不过既然现在他需要改头换面,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按照时间算,玄武剑陵的一行人,也应该快要发现那个锦囊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儿了。

    聂玲玲迟疑道:“能不扔么?”

    陈晓纳闷道:“你当时不是一直在抱怨山寨机不好用么?扔了我给你换新的。”

    聂玲玲低声道:“这是你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我有点舍不得,都用了一个多月了。”

    陈晓愣了一下,沉默片刻道:“那你把手机卡和电池都扔掉吧,看到我的时候,不要喊我的名字,我现在叫陈现实。”

    聂玲玲犹豫了一下,才答应道:“好吧。”

    聂玲玲并没有多问,尽管岁数小,但是聂玲玲早已经领略了世道险恶,而且在小丫头眼里,陈晓做什么事儿,都是有理由的。

    陈晓挂了电话,在街上转了一圈儿,找了一家样子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餐馆,打包了一些吃食,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了中陵公园。

    中陵公园是他和小丫头唯一的一个老地方,聂玲玲在这里完成了她小天龙身初体验,给一些晨练的大爷大妈留下了一段苦情兄妹的传说。

    这个身体往年的记忆里,每年中陵公园,都会有一场灯会,十分热闹。

    异界的红星国度虽然不叫中国,但是却同出一源,除了断代的差异和文化的稍作区别,精神内核还是颇为一致的。

    看着大街小巷张灯结彩,陈晓也仿佛回到了地球。

    其实从小到大,陈晓几乎没好好的过过元旦。

    小的时候,度日艰难,东北的元旦都是逼近最冷的时候,别人都再想着过节,他再想着过活,怎么挺过一个又一个寒冬。

    大了以后就进了号子,元旦的时候,倒是不怕冻死了,可是别的犯人要不是有亲属探视,要不就是家里寄钱,他却什么都没有,身上不冷,心里冷。

    郭老头过年的时候总会很忙,接见一些平时偶然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大人物。

    老唐是元旦联欢会挑大梁的人物,不过老唐也未必没有在逢年过节躲开陈晓的意思。

    能懂陈晓的人不多,老唐是最懂的,所以他不会在这些日子里,在陈晓面前晃悠,最多给陈晓留半碗不冷不热的酸菜猪肉馅的饺子。

    再长大一些的时候,他就对年节一类的看淡了,哪怕是在外面浪荡的时候,也都想不起来过节。

    一个人过节,不如不过,其实一个人过情人节不是最惨的,一个人过中秋才是最惨的,次一些的是元旦。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是心碎的,没有家人的元旦心是粉碎的。

    但是今年,可能不太一样了,首先是他不用担心冻害,不必有生存上的担忧,最重要的是,他不用一个人了。

    得到了苏九儿的启发,他对命格的担忧也放松了一些,至少这个命格虽然糟烂,却未必没有抢救一下的机会。

    聂玲玲的话,孤苦无依的小孩命一般都硬一些。

    至于练青衣,这二傻子祸害贻千年倒霉估计也倒霉不到哪里去,号称仙界作损三千年,那都没死,应该是块硬铁。

    “到了,18块7,过年了抹个零给18就成,顺带祝您新年快乐!”

    司机刹车,笑呵呵的回头道。

    陈晓愣了一下,眼睛有点失神,新年快乐,这可能是两世为人,第一次听到这种祝福吧。

    司机两鬓斑白,穿着朴素,笑起来很憨厚和气。

    而陈晓脸色一沉有些愠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我是差那七毛钱的人么?”

    司机师傅有点懵逼了,这人吃枪药了吧?

    “来自郭东宇的怨念+65.”

    郭东宇苦笑道:“我就是想讨个吉利,你怎么还误会上了。”

    陈晓声色俱厉道:“这是原则问题,元旦还出车,不在家陪老婆孩子,挣得是辛苦钱,大晚上的夜黑天冷路还滑,一不小心出个意外,家里还怎么过年,你当你这七毛钱是大风刮来的,说抹了就抹了?”

    郭东宇也急了:“你这人脑子有病吧,我好心好意给你摸个零,你还咒我出意外,草!这特么晦气!赶紧下车,车钱不要了!”

    “来自郭东宇的怨念+99,+89,+76……”

    陈晓冷笑一声:“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偏给!”

    说完,陈晓就扔下一沓红票子,砸在车座上,提起东西转身就走。

    郭东宇回头望座位上一看,当时就尿了,一沓红票,少说也得上千了,具体不清楚。

    只是往车外看人的时候,那个状似神经病的乘客已经不见了。

    郭东宇忧心起来,不明白这究竟是一个有钱任性的乘客,还是脑子真不好用。

    陈晓慢悠悠的走进中陵公园,远处光火通亮,幻如白昼,喧嚣和鞭炮声隐隐的从远处的广场上传来。

    陈晓路过大门口的一个一座石狮子雕像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拍了拍狮子的爪子十分诚恳道:“你也新年快乐。”

    然后陈晓就坐在门口石阶上,静静的等待着。

    “还不来?”

    陈晓嘀咕了一句,又抱怨道:“麻蛋,手机扔早了。”

    抱怨完,陈晓又自顾自的笑起来,有点自嘲的味道。

    曾几何时,他觉得自己最擅长的就是等待,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东西。

    不过当有了期待的东西出现的时候,陈晓突然发觉,他其实本身并不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

    “多帅的人啊,可惜是个傻子。”

    公园门口人来人往,而陈晓坐的是最显眼的位置,而他的样貌也显眼,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时不时的失神笑起来,有小姑娘要手机号也不搭理,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

    “陈小……现实!”

    一个惊喜的几乎要破音的尖叫声传来。

    陈晓猛然站起,就看到了一个聂玲玲像一只发了疯的兔子向自己蹦蹦跶跶的飞奔而来。

    陈晓张开双臂,满脸带笑。

    聂玲玲激动一跃而起。

    就当聂玲玲以为陈晓要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的时候。

    陈晓合起双臂,以双风贯儿的姿势,用手夹住了聂玲玲的脑袋。

    聂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