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泣震三界 > 第一百零二章今朝有无使,姑娘放心负
但是她似乎小看哪吒了,哪吒既然能号称天界第一战神,自然有他厉害的本领,如果连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都搞不定,那早就被剁碎吃了。

手上掐出手决,口中念了个什么咒语,一朵金莲就将他罩起来,将那个姑娘与他隔离开来,警告的声音告诉她道:“此物乃是先天金莲,别说是你,就算你爷爷来了也奈何我不得,三界之中,只有若木及先天五道人才有本事破了它,劝你不要自讨苦吃。”

虽然能明显感觉这东西力量强大,但南疆的姑娘执着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丝毫不管他的说辞,使出吃奶得劲要往里面挤。

这个样子,让哪吒也不高兴了,轻轻挥一下手,她接触到莲花金光的地方立刻就会有针刺的感觉,不是普通的刺痛,而是刺入骨髓的感觉。

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大叫一声,然后不解的看着哪吒,或许她不明白,她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他会这么抗拒她。

就这么直溜溜的看着哪吒,眼里饱含对心仪郎君的情愫,想要问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顺着脸颊流淌,滴落在地上,滴答一声,诉说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最伤心的地方。

她突然哭了,让哪吒也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分,收了金莲,对她做个请的手势开口道:“坐,你告诉我,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南疆的姑娘在他对面坐下来,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溢出来,她也不去擦,就任由泪水滑过脸庞,哽咽的声音说道:“昨天我就发现你了,你在云端的样子很可爱,若木爷爷说我会遇上一个男子,他是从天上下来的大仙,我会爱上他,但是他不会爱我,如果我能令他动心,天地的规矩就会因此改变,如果不能,我就只能相思一世,最后归在九幽也不得安宁,见到你的时候,我知道你就是我要嫁的郎君,你爱或者不爱,我今生的命运都是嫁给你,你娶或者不娶,我今生的命就是等着你心动,来娶我。”

这事是若木说的,那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只是这个男子是不是他还说不定,况且从她的话里可以听出来,这段孽缘的结果,就连若木也没有测算出来结果。

或许不是没有测算出来,而是没有测算,跟若木打交道,哪吒算是九天诸神中比较多的,他知道若木的行事风格,他知道若木跟先天五道君不同,他知道若木不喜欢把未来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既然这样,是别人就管不了了,但如果是哪吒,那他的态度非常明显,那就是这狗屁缘分谁爱要谁拿走,但是我没兴趣,宁可踩在脚底下,也不接受。

虽然答案有些残酷,但面对这样的事情,必须让她知道这事的残酷,才是对她最负责的态度:“九天上不是只有我一个仙剑,这次来的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九天仙家,南疆千里地,更不是只有我一个九天仙家会来,若木言下之意,你要等的人可能是九天上的任何一个仙家,我劝你,乖乖的等着,不要烦我。如果我真是你要等的人,那不妨明着告诉你,本尊不会对你生出情愫。”

如此决绝,让南疆的姑娘脸上也挂不住,但是他认定眼前的就是她要等的人,情郎跟前,没有了昔日骄傲,眼角落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嬉笑着说:“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很好呢,你不抱抱我,怎么知道我不好。或许你抱着我,就不舍得放开了呢。”

这姑娘的风格,在哪吒眼里简直是越来越接近不知廉耻四个字,没有好感,也不想在继续给她颜面,冷冷的开口道:“若无事,请离开。”

他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知道即便她再努力也不可能在这短时间让他有所改变,嘴角挂起一抹惨淡的笑容,从怀里拿出一小坛子好酒放在桌子上。

站起身来,想要说点是什么,却听到哪吒冰冷的声音:“你的东西,一并带走。”

姑娘虽然开朗,但是被他这么一连串的打击,也实在有些受不了,抓起桌子上的酒坛子摔了,哭泣着跑出去。

酒坛子摔碎的一瞬间,浓烈的酒香顷刻间将整个房间充斥,那种香味,是他从来没有闻过的。

虽然不喜欢这个姑娘,但是这坛子美酒的味道却印在他脑海里,久久不能抹去。

被她这么一闹,哪吒也没心情继续在南疆呆下去,迫切的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过去敲开囚焰的房门,不太好的声音说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走吧。”

囚焰虽然刚刚入世,但对于男女情爱也懂得一些,她知道对于哪吒而言一个姑娘的爱意味着什么,或许爱情是美好的,但如果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人不对,那就是人间惨剧,悲惨的哀鸣十里。

但真的就这样离开吗?不妥,人间三千事,事事有源头,这一遭南疆之行看似无意,但能在无意中遇见这个南疆的姑娘,是哪吒命中该有这劫难,逃避,只会让事情更加难堪。

虽然她不能替哪吒决定什么,但是站在朋友的角度,给出个意见总是必要的。

看一眼楼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还能听见几个姑娘安慰那个姑娘的声音,同为女子,在心理上她是站在南疆姑娘一边的。

怀揣一点点的私心,也带着许些同情,用一个调侃的语气对哪吒说道:“怎么,九天大罗金仙哪吒三太子殿下遇上自己的情劫,只剩下逃跑的份了,不过恕我直言,她爷爷是南蛮第一巫师,九天之上有很高的席位,你这样逃避是没用的,万一这事闹上天庭,毫不怀疑,应龙帝君陛下肯定站在她一边,元帅也肯定站在她一边,你的父亲哥哥和师兄考虑大局,也肯定站在她一边,所以三太子,我觉得如果你想要此事圆满,最好是解决了再走。”

囚焰这是一个求中的办法,其实她根本不觉得这件事会被提上九天议案,之所以抬出这么大的阵势,就是希望哪吒能够不要逃避,面对这份孽缘,至于结果如何,那是两个人的事情。

而她的说辞对哪吒很有效果,哪吒并不怀疑她说的事情会发生,而这绝对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看来这一趟南疆之行,是他的劫难,九天诸神陨落,唯独他例外,还以为是若木有心放他一马,却原来,他的劫难在这个地方。

真是世事无常,谁能想到名震三界的哪吒三太子,有一天会被自己的缘分困在囚笼之中。

既然难以抉择,最好的选择就是坦然面对,大大方方的下楼,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冰冷的声音对酒肆老板说道:“店家,烦劳给我换一个房间。”

酒肆老板看他一眼,没有了之前的敬重,继续安慰那个姑娘,也不理会哪吒。

他这个态度让哪吒非常不爽,将一袋子钱币放在柜台上:“店家,烦劳你换一个房间。”

“没房间了,你去别处吧。”那店家头都没抬,一边给南疆姑娘擦拭眼泪,不耐烦的声音告诉他道。

看样子是他对南疆女孩的态度使得这个店家对她有了仇视,既然这样,哪吒三太子在哪还不能睡觉,收起钱袋就往外面走。

南疆女孩见他往外走,立刻跑出来拉住,随即又松开,转过身背对他说:“楼上有房间,你自己去选,爱住哪间就住那间。”

店老板也有些无奈,起身把女孩拉了坐下,整个过程没有看哪吒一眼。

九天大罗金仙,这么被人藐视还是第一次,就算如今天道已经不再是玉皇帝君做主,就算他是玉皇帝君属臣,但是大罗金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不是由得凡人这么藐视的吧。

等等,他此时的想法,跟那些归在哀牢山的神仙有什么两样,他是九天大罗金仙,但更多的是他是三太子哪吒,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成了这样。

这时候,脑子里浮现出另一件事来,他这趟南疆之行是命中注定的,修道之始他打死东海太子,最后割肉剔骨以还之,剥落了肉体凡胎,莲花重铸金身,万劫不灭,看似是他渡过劫难,实则是天地为他开一线恩德,他这一路走的太顺利,所以这遭九天诸神应劫下狱,他看似例外,实则是有更大的劫难在前面等着。

或许囚焰是对的,这是他的情劫,不论他如何逃避,最后都必须自己来解决。

既然是避不开的劫难,那坦然面对就是最好的办法,轻轻叹口气,转过身上楼,上到一半的地方停下来,转过身将一个小瓶子扔给南疆姑娘说道:“我的金莲圣光在仙家宝器中也是很厉害的东西,你的修为承受不住,这里面的金丹乃我师祖太上老君所练,疗伤治病的良药。”

说到这里,虽然觉得还应该说点什么,却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尴尬一下转身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