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泣震三界 > 第一百零一章歌舞升平时,来客非善类
一曲音落,得意的看着囚焰:“想学吗,拜我为师我就教你。”

既然他非要调侃,那就也不跟他客气,冷冷得嘲讽他说道:“我以为钢筋铁骨哪吒三太子该是君王气度,却不想也会女儿家的东西。”

转过头看她一眼,有些鄙夷的语气说道:“妖精就是妖精,我成仙之前乃是周王属臣,周国君子精通六艺,音律乃是其一,本尊在凡间求学之时样样第一,音律更是曾得著名琴师指点,方才的曲子名为沙场素情,乃是我师叔大周丞相姜子牙逐鹿大战前所作,送给武王的贺礼,音律简洁,弹奏容易,你却连最简单的律理都听不出来,身为和音第一的狐妖,居然还有脸笑我。”

被哪吒这么一说,真的是无地自容了,狐妖天生就有音律情怀,和音更是被称作三界第一,而她,,连基本的古琴都不知道怎么弹,应该是狐妖中一个特别的存在了吧。

当然,囚焰也在心底暗自决定,等这次回去,一定要在天庭寻求最好的琴师学琴。

是的,这件事对她打击确实不小,不是因为哪吒会弹琴而她这根和音第一的狐族妖精不会,而是她竟然连周国贵族子弟,君子六艺都不知道。

还是太年轻,成仙才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她去学习做人,更别说学做神仙了。

要是羽舞在,她一定知道,天涯不归阁藏书万卷,其中肯定有相关典籍,而羽舞一定看过,只不过羽舞的性格,这时候真不一定能想起来。

哎,内办法,跟哪吒斗嘴,继续下去也只有被他调侃的份,揍他呢这家伙有不死之身,先天金莲铸造的身子,疼一阵就过去了,对这些九天大罗金仙来说,偶尔的疼痛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所以只能放弃种种,然后倒杯茶拿在手上,懒得管这个不讨人喜欢的三太子。

哪吒又过去古琴旁边,轻轻拨弄几下,琴音异常轻快,对囚焰说道:“狐族能歌善舞和音第一,这是三界中广为人知的事情,你父母是青丘狐族,也是著名的歌舞仙子,俊朗萧郎,你不通音律,歌舞总该知道一二,多年前游访青丘,曾听闻一支曲子,配以舞蹈至今难忘。”

哪吒说完,十指走动,优美的乐声就传入耳朵,虽然曲子很优美,但是囚焰却不曾起舞,因为这首曲子她是第一次听,哪吒所说的歌舞更是丝毫不知。

曲音过半,囚焰就尴尬的坐着,任由优美的声音滑过耳畔。

门外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在屋里挥动衣袖偏偏起舞。

透过灯管,在她旋转的旋律中能认出来这姑娘乃是白天去给她们斟酒,有意要嫁如意郎君中的一个,这时候再次出现在这里,恐怕不是献歌舞来的。

心底立刻就有不好的感觉,私自下界已经是不小的罪名,要是还沾带一点情缘回去,那主人估计得大发雷霆。

但眼下的形式,如何去留已经由不得她选择,还是静下心来欣赏歌舞,至于其它的事情,一切都是定数,而且她记得这姑娘白天是给哪吒斟酒的,晚上也是寻着哪吒的琴音过来,想来不是找她来的。

既然是哪吒的劫难来了,而不是她的,那就搬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看戏,这是最好的态度。

此刻的哪吒与南疆女子,配合的可谓天衣无缝,抚琴的音律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起舞的衣袂飘飘婀娜多姿,真可谓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如果不是因为哪吒乃是九重天大罗金仙,情爱之欲望早就锁在岁月流尘之中,那就是人间美事了。

一曲音落,姑娘的舞姿也跟着停了下来,过去古琴跟前,学着中原女子的样子轻轻躬身道了个“小女子有礼了”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哪吒,似有千言万语说不出来的相思,只待君郎与之意会。

哪吒从古琴后面起身,不太友好的声音问她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那姑娘从腰上取下来一个木雕一类的东西递给哪吒,羞涩的模样娇声说道:“有心会佳偶,求遇少年郎,公子远从九州来,今朝相遇,缘分天定。”

虽然说得委婉,但是论谁也都听得出言下之意,看样子这个姑娘是非要跟哪吒结出果来不可了。

哪吒把呢东西还给她,冷冷的声音回答她说道:“我不是从九州来,我是从九重天宫来,你家巫师该对你说过,九天仙家绝情绝欲,姑娘芳心所托非人了。”

他会如此直接了当的拒绝,到是真的有些超出囚焰意料,在囚焰看来,像哪吒这种登临九天的仙家,面对自己的情劫的时候应该是求中庸之道的。

但更让她吃惊的是那个南疆的姑娘,被哪吒这么直接的拒绝之后没有丝毫失落,也没有尴尬的样子,而是仍旧眉眼饱含相思豆,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调皮可爱的声音对他说道:“九天金仙哪吒三太子,玉皇帝君已经陨落,应龙帝君也不是你想要辅佐的人,元帅府中住的尴尬吧,何不从了奴家,南疆千里地,还怕没有你一方净土吗,况且话说回来,你父亲不愿意出来,是因为天庭没有他一席之地,你又不愿意让他归在哀牢山去,但南疆呢,你我共结良缘,南疆千里地对你父亲也不失为一个居所,我爷爷与若木元帅多有交情,爷爷开口,他不会拒绝的。”

这么说来,这姑娘的身份不一般,而且她能认出哪吒来,必然也能认出囚焰,那么她爷爷是谁呢?南疆之地,九天之上,跟若木能说有交情的还真找不出几个,这么看来这姑娘的爷爷,想必就是南蛮第一巫师,那个在戒魔关败了弥勒佛的家伙。

现在的事情可难办了,对方若是一般人家的姑娘,挥挥手打发走就是了,但对方是个这么厉害的角色,可真的就给哪吒出难题了,囚焰心下无比担忧,真害怕这关系处理不好,那主人跟南蛮还有哪吒这三方的关系可就尴尬了。

但是她似乎想多了,哪吒只是淡淡的看那姑娘一眼,然后不悦说道:“原来是南蛮第一巫师的孙女,难怪这么不懂规矩,你自有南疆千里地,我自有心中骄傲事,我父既是天庭兵马大元帅,他所作所为又岂是你这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能够理解的。”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吗?不太可能吧,南蛮巫师有两千多岁了,就是这姑娘只是他的孙女,那至少也都有上千岁的吧,可是哪吒说这姑娘只有十五六岁,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被哪吒就这样干脆果断的拒绝,然后还带着鄙夷的语气,那姑娘也有些不高兴了,但爱情来临,高傲的姑娘也会放下骄傲,还是笑盈盈的,问哪吒道:“难道我不好看吗,你不喜欢?”

这姑娘的直白,让哪吒也差点吐血,故作镇定告诉她说:“你好看或不好看,跟我有什么关系,本尊敢称是得到仙家,岂会因为你容貌如何就做出决断。”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可好?”南蛮的姑娘很有勇气,面对爱情也没有中原女子那种纠结,她们敢于大声说出来,敢于对心爱的人表明心迹。

这样的姑娘,在爱情上看得比较开,如果心爱的人不爱她,立刻就会转身看向另外的君郎,可在这些姑娘中,偶尔也会出一两个特别固执的存在,她们就像是冬天的梅花,在最艰苦的条件中开放,只为让那人看到她惊艳的一面。

而眼前的这个姑娘无疑就是最好的列子,虽然明知她爱上的是一个九天大罗金仙,虽然明知哪吒三太子是不可能对她动情的,虽然明知不论她付出多少在哪吒看来都一文不名,但她还是来了,义无反顾的扑到过来,坚决而肯定的告诉哪吒:“我喜欢你,我要跟你生娃娃。”

这话出口,在她看来可能是对爱情的执着,但是发生在不合适的人身上,就变得很怪了,好在哪吒并不是古板的人,也知道南疆的姑娘胆大,不然估计会当场对她说“不知廉耻。”

哪吒没有这么说,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

从古琴后面起身,绕开这南蛮美女向门外走去。

这姑娘的执着,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上去,一直跟他到房里,小手不安分的环在他腰上。

幻化摆脱她的双手,在这有限的地方跟她保持最远的距离,警告的声音说道:“出去,否则休怪本尊翻脸无情。”

那姑娘没有丝毫畏惧,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哪吒身边,双手环在他脖子上,笑嘻嘻的说道:“我跟爷爷修炼巫术,也学会了一些本领,若木元帅还指点我法术,我知道你身上有他的禁咒,你现在只有三成的法力,奈何我不得。”

看样子这姑娘确实有些本事,能看出这两的身份,在三界中也算是一个比较厉害的角色了,当然,她南蛮公主的身份已经是非常厉害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