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什么是死亡
    “至高权柄,告诉我,你认为死亡是什么?”张诚盯着容器内已经被分解成无数细小微粒的灵魂碎片问。

    “按照人类医学的定义,当大脑电信号活动消失,就意味着死亡。但从魔法的角度,只要一个生物的灵魂还存在,他就仍然还活着。尊敬的主人,死亡从来都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定义,而是一个相对意义上的定义。决定死亡的并不是客观现实,而时大环境下对于死亡的认知与理解。”神器不慌不忙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得不说,作为一件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武器,它的智力水平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比最聪明的人类差不多少。

    恰恰相反,由于没有各种各样的偏见,它很多时候的观察角度都更公正,能够提供一些非常不错的建议。

    张诚显然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经常性的提出一些问题。

    一方面是作为参考,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培养至高权柄思维的复杂性,使其朝着更高的逻辑思维层次进化。

    只见他随手释放出大量奥术能量,将散碎的颗粒重新成一小块碎片,不置可否的说道:“也许你是对的,死亡不是个绝对的概念,仅仅是一种理解和认知上的相对定义。但是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所有世界包括整个宇宙,都有一套绝对体系,它决定了生命体究竟算是活着还是死亡。”

    “哦?您是指死亡规则?”至高权柄的预期中透露出强烈的好奇。

    “没错!死亡规则!永远无法被任何凡人或是神明掌控的强大力量!一种超越一切,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东西。即使那些神话时代的死神们,也仅仅是摄取了死亡规则的一小部分权柄。想想看,有哪位死神能够做到让行星或者横行死亡吗?不,他们做不到,他们能做到的只有建立一个死亡国度,用来容纳凡人的灵魂罢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张诚眼睛里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疯狂。

    是的!

    透过伏地魔魂器的碎片,他已经窥探到了一丝死亡秘密背后隐藏的真实。

    与无处不在的死亡规则比起来,什么区区死神、巫妖王、地狱、天堂,统统不过是整个庞大死亡体系中微不足道的尘埃。

    从整个宇宙诞生的那一刻起,死亡便像一个无形的幽灵紧随其后,即使宇宙本身都无法逃脱最终灭亡的命运,更何况是宇宙中存在的生命。

    但总有些家伙可以察觉到死亡规则的存在,并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把它扭曲,使其变成自己能够操控的力量,他们要么是神话传说中的死神,要么就是一些极为强大的个体。

    “您也想要获取死亡规则的力量?”至高权柄不愧是由张诚亲手创造出来的神器,一下子便看透了主人的野心。

    “呵呵!如此强大的规则,谁又会不窥探呢。别忘了,它可是目前我们唯一已知,可以杀死造物主的力量。”张诚意味深深长的回应道。

    “那么创造之力呢?您打算放弃吗?”至高权柄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继续追问。

    张诚稍微犹豫了片刻,很快笑着摇了摇头:“不,为什么要放弃呢?难道你忘了,我可是非常贪婪的人,凡是有价值的东西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深入了解敌人的力量,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创造之力的提升,可以掩盖我真正的底牌。”

    “明白了!那么您打算什么时候去跟这位自称伏地魔的巫师谈谈?我相信,他脑海中的一部分知识,肯定会对您非常有用。”

    “急什么!我们亲爱的黑魔王阁下,现在连个固定的形体都没有,正忙着四处躲避敌人的追捕。再等两年,两年之后他自然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随着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张诚大手一挥熄灭了马尔福庄园地下室的灯光,透过传送魔法消失得无影无踪。

    ……

    与此同时,圣诞节过后,卢修斯正挥舞着刚刚获得的大量黄金,肆无忌惮收购各种各样的产业,不管是对角巷还是翻倒巷,都有大量商铺成为他名下的产业,马尔福家族的名号更是变得如日中天,哪怕魔法部的官僚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要对其保持相当程度的尊敬,不然山呼海啸的舆论攻势立刻能把一个人压垮。

    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痛苦和选择困难,都是因为穷造成的。

    一旦有了花不完的钱,所有这一切都将不再是问题。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被金钱收买,比如说亚瑟·韦斯莱就不吃这一套,前不久甚至还亲自带队搜查了马尔福家族的庄园,想要抓住对方私藏黑魔法物品的证据。

    对此,卢修斯深感羞辱和厌恶,眼下正独自一人坐在客厅内,紧紧握着手杖,思考要怎样才能给对方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

    可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好办法,便突然看到凭空出现的张诚,赶忙站起身问候道:“下午好,阁下,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啊,下午好,我的朋友。感谢你的好意,我暂时没什么需要帮助的。对了,你那个计划实行的怎么样?”张诚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抿了一小口,饶有兴致的盯着对方。

    “很顺利!用不了几天,我就能把邓布利多的半巨人仆从送进阿兹卡班,然后等局势进一步恶化,发动董事会赶走那个该死的老家伙。到时候,凡是曾经效忠于他的人,无一例外都会被清算,尤其是韦斯莱一家。”卢修斯脸色阴冷的解释道。

    “通过散布黑魔王学生时代的遗物打开密室,制造恐慌和混乱,再让现任校长来承担责任?不得不说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也只能对付普通人,像阿不思·邓布利多这种自身实力强大的家伙,才不会被如此轻易的击败。别忘了,魔法界从来都是一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除非有人能站出来当中击败他,否则他就是无冕之王。即使魔法部的官僚,也不会轻易得罪现存最强大的巫师。”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识是,只要邓布利多愿意做出某种程度的妥协,任何人都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激怒他。毕竟白巫师和黑巫师之间,很可能差的仅仅是一次情绪失控,你敢想象邓布利多放弃底线大开杀戒的光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