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547章 番外篇 穆阳枭(九)
    “第一发!”

    幽灵是个货真价实的怪物,他的性格、他的行为,甚至是从作为狙击手的他的枪膛里射出的子弹都暴露着他狂热的本质。

    他是个一直在燃烧着的人,为了让目标生命终结时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璀璨的“火男”!

    当他进行首发狙击时,我借着对他的了解躲了过去。

    他喜欢在狙击的过程中消遣对方的生命,让对方迷惘地死去,这种方式似乎可以显示他的狙击技术和隐藏技术高人一等,他有着这方面的追求,于是这东西可以变成弱点。

    “第二发!”

    躲藏在他的狙击死角中,我将蓝牙扔出去,第一发未中让他的精神集中起来,动态视力和反应神经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强化,于是捕捉到移动物体的瞬间,他会开枪。

    于是,我骗出他的第二发子弹。

    到了这时候,我已经可以等死啦!

    因为两发未中已经帮幽灵将射击状态调整到最佳,此前的射击弹道还在他的眼睛里,精神也恢复到冷静,第三发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

    但我还是和他耗着,我在赌他对履历的执着!

    幽灵的履历是没有任何污点的,从出道到现在,全战全捷,被幽灵接单的对象,甚至是还没喝药自杀,幽灵的子弹就已经送到他(她)的脑子里,结束一切。

    既然是这样,那幽灵就不太可能拿着自己的履历冒险。

    在他移动更换狙击点时,如果我跑出去,闪到黑暗中,他是来不及射杀我的,然后我被“眼睛”捕获,他永远失去射杀我的机会,那么,幽灵“无暇”的履历就完啦!

    所以,他是不可能移动的,他要等我按耐不住,露出那一点点要害的瞬间百分百地击杀我,所以,我也不动。

    事实证明,我错了!

    幽灵动了,不知因为什么动了,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第三发子弹已经射穿了我的腿,剧烈的疼痛让我倒在地上。

    这时,那声音又出现了,催促我在地上爬行。

    ——快跑!快跑!

    ——跑快点!穆阳枭!

    “闭嘴!吵死啦!”

    心里大骂,我只能往一边爬,眼看着第四发子弹就会打穿我的头,“眼睛”过来了,想要阻止他,还朝着他开枪。

    那把高仿狙击步枪是我交给他的,我清楚那把枪的性能,所以我对“眼睛”开枪阻止的行为不抱希望,打不中的。

    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幽灵第四发子弹打偏了,打在我身旁的地上,泥土与小碎沙飞溅到我身上、撞到我脸上。

    远远的,我好像看见幽灵的身影站起来,笔挺地抬着枪向我这边瞄准,目标已然是我的脑袋。

    ——这下死定了吧?

    我如此认为,闭上眼睛等死,但脑海中的声音再度出现,给了我回答。

    ——还没呢!

    ——还没呢!

    ——穆阳枭!睁开眼!还没结束呢!

    “是吗?”

    我睁眼了,看到一道身影站在我面前,他很年轻,正拿着强光手电对着幽灵打去光束,想要阻止他的狙击。

    他能不能阻止幽灵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照在他身上的手电光和我看到的照耀在“纯洁天使”身上的光似乎是一样的,于是,我决定了,将孩子托付给他。

    下一刻,贯穿的痛感洞穿我的胸口!

    我被打中了,没打着即死的脑袋,打中了必死的胸膛,我心里笑了,感觉自己是无比幸运的,因为我还有那么点力气将想说的话说出来。

    痛感已经麻木,看着那张面孔,我想说:

    “闸口找狗牙子!”

    “箱子里面有个孩子!”

    “钥匙在我口袋里!”

    结果,我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从不知何时有鲜血涌出来的口腔里吐出来的字变得异常简短。

    “闸口……”

    “箱子……”

    “钥……”

    我还想把闸口钥匙交给他,但我做不到了!

    恍惚着,似乎到了灵魂从身体中分离出来的时刻,我听到了从记忆深处飘出来的声音。

    ——枭!你还记得吗?

    记得什么?

    ——她的名字?

    蓝蓝?

    ——没错,就是蓝蓝!

    蓝蓝是谁?

    ——枭!你不记得了吗?

    我记得什么?

    ——蓝蓝!

    我说了,蓝蓝是谁?

    ——枭!蓝蓝是……

    ——枭!蓝蓝是……

    ——枭!蓝蓝是……

    话音变得越来越急促,痛苦的身躯在最后一刻最终将尘封的记忆闸门打开,那句话在我心里呼之欲出!

    ——枭!蓝蓝是……

    我的女儿(你的女儿)!

    泪水瞬间夺眶而出,记忆的湖泊演化成海洋之后就经历了一场特大的狂风,海水激昂,浪花翻滚,将海中存在的一切击溃打散后又重新组合在一起,变成全新的东西……

    不知何时,我又回到那高架桥上,转身望向那栋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厦,我看到,大厦顶上,一只蓝翅的蝶扑棱着纤细的翅膀,掀起一阵夸张的风暴。

    风起时,蓝蝶从大厦上起飞,连阳光都在为这“天使”的飞行点缀美好,但当纤细无暇的身躯在空中停滞的瞬间,闪现的一抹黑色将它沾染,然后,蝶从上空摔下去。

    在我克制不住地惊恐中,她那美丽翅膀被不知从何而来风劲折断,可怜的残破身躯依旧在下落,要跌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知何时,我又出现在大厦楼下,我在这里,捧起双手,接住了那已经遍体鳞伤的黑蝶!

    看着那颤抖的小身体,更加浓厚的悲意从心底浮上,最深处、最痛苦的记忆画面在此时从我眼前飘过。

    我不太清楚自己看到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也永远失去了什么!

    我捧着这只蝶不知所措,慌乱与癫狂作用着我的神经,泪水再次涌出眼眶,它成了我最好的表达方式。

    我跪在地上,搂着这只蝶嚎啕大哭,我永远失去了我的“天使”!

    当泪水将这只蝶淹没时,我看到了神迹的一幕:

    不知何时,沾染它的黑色已经被泪水洗涤干净,断裂的翅膀已经重新长出来,变得更坚韧,阳光下扑扇的翅膀上沾着的水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它再度飞起来,以最美丽的姿态,在我眼前。

    ——枭!它就是蓝蓝!我们最爱的女儿!

    七彩的阳光中,蝶的轮廓放大了,逐渐变成一张我从心底生出熟悉感的笑脸,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笑着的她对我伸出一只手。

    ——爸爸,谢谢你,蓝蓝很高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

    ——爸爸,蓝蓝最喜欢你啦!

    “蓝蓝!”

    “蓝蓝!”

    “我的宝贝女儿!”

    当我的手再度牵住那双温暖的小手时,我还坚信着:

    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我是幸福的!